今天和日本友人Tomo在曼谷見了面. Tomo在曼谷工作.

不知道怎麼的我們講到了這輩子想要活多久. Tomo san 的祖母活到92歲,她說她並不想活那麼久呢,她的祖母在世的最後那十幾年,所有的朋友平輩都已經不在了,只剩下了子孫晚輩,雖說身體還算硬朗也不是無依無靠也有著家人的陪伴,但心靈上和精神上某一方面卻是孤單寂寞的. 如果是妳,她問我,妳會想活到九十幾歲嗎?

於是我跟她說起了林覺民與妻訣別書,這篇流傳下來的亙古情書在國中課本裡就讓我低迴不已. 幾年前,友人小剛意外過世後,在跟他的堅強獨立又勇敢的女友嘉琪往來中更讓我有所體悟. 所以有著這樣的心情似乎就慢慢的在我的心裡孵育著. 

如果我可以跟老天商量,關於我在這個世間可以流連多長或多短的話. 
我希望和結髮的他能夠一起養育著孩子,一起成家立業,一起子孫滿堂種樹蔽蔭,白首諧老, 然後手牽手幸福的微笑著到最後一刻.

我沒有辦法想像若得獨立面對一個人被留下來的樣子.所有的景物未變而那人已不在.一個人面對那樣孤獨的時刻. 當你真心真心真正真正的愛著一個人的時候,你才會有這樣的體會.因為我現在知道自己真心真正的愛著一個人,我第一次具體的湧現著這樣的意思.

覺得若是,若是兩個人不能再愛了的話,必須分手的話,那只要對方還是好好的活著,這樣就可以了. 只要懷抱著我們曾經相愛的記憶祝福對方然後各自走著自己該走的路也就好了. 只要對方還是好好的活著. 

這是我以前的想法,只到這裡.  但現在的我又有了再一層的心思.  

西方的結婚誓言,在 I do 前的最後一句是 Until death do us part. 但若是可以的話我想改它一改,我不要 Death do us part. I prefer death join us.

若是還是相愛著對方的我們,卻因為這大限不得不分開,對留下來的那一方來說實在是太痛苦了.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嘉琪,知道有時候為什麼我沒跟妳連絡嗎? 因為我好捨不得妳, 因為妳堅強到讓我心疼心痛,因為看到妳用力活著的樣子, 對照著人生的無常, 我會有著無比的傷心, 我想我是脆弱的, 我沒有辦法像妳面對生死大限意外來臨的那一刻那樣的勇敢, 就像直到今天我一想到 525 747-200 還是會掉眼淚因為我還不夠成熟到可以跟妳一樣去直視傷口存在並且期待癒合的事實所以我選擇對這樣的事情就是逃避, 埋起來不去碰觸那塊脆弱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uisachang 的頭像
Louisachang

Louisa 的椰林筆記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