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做菜這檔事,除了天份之外,努力也是很重要的。




 
 
出國念書之前,平日下班就在家當大小姐的我,會出手做菜只有兩個心血來潮的時間點:裝賢慧做給男人吃;飛長班在外站煉三洋鍋。關於前者,基本上就是以浪漫的愛情為基礎,力行實踐心中編織的美好圖像:男人一進門就發現飯桌上有著熱騰騰的飯菜,廚房裡圍著圍裙的女友,轉頭溫柔的微笑,累不累?餓了吧? 再炒個青菜就好囉。好一副溫良恭儉的賢妻良母狀啊…但實際上,發現自己揮汗如雨一下午端上桌的不明物體,結果還比不上長年租屋在外的男人隨便弄弄就香氣四溢的四物湯、滷豬腳...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一旁翹著二郎腿看我的電視去讓能者多勞吧,要不,咱們出去吃,連碗都不用洗,多好。


 
至於三洋鍋出動的場合那更是曇花一現。就算要煮,也是簡單方便求粗飽,畢竟停的時間不長,弄太多吃不完,搞太複雜只是給自己找麻煩。我最常煮的,大概就是下個麵,開個罐頭,配個飯友之類的。要不就是熱一熱前一頓沒吃完的便當,拌炒兩下了事。換句話說,這根本還稱不上做菜的地步。

 

出國念書後,做不做得了菜便是個攸關存亡的轉捩點。第一個星期進了系上,發現研究生的辦公室裡有冰箱和微波爐,便很開心的決定要像小學生般天天帶便當(註)。當然,不想自己煮也不是不可以。這裡物價還算不高,個人對美式食物的接受度也還算中等,但每餐都外食先受不了該是荷包吧。在敝小鎮,普通餐館的一頓晚餐,含小費少說十二、三元起跳。打牙祭或是點了酒精性飲料那當然就不只這個價錢。本人小氣只點免費供應的水,可以再壓低個兩三元;不過個人堅持絕不縮水的是服務人員的小費,該給多少就是多少,除非對方態度惡劣。就算是在學校裡,點個速食或是Subway三明治,一餐也是要個五六塊。最便宜的是 Taco Bell,一家墨西哥連鎖速食店,單點的價錢都在兩三元之間。只是亞洲人有時對它接受度不高,自己多年前第一次吃到它們的 Burrito 也是一整個惡心,留美這兩年倒是愛上墨西哥食物,有時鬧脾氣不想吃自己做的菜,就去花個一兩塊哄哄肚子裡的小饞鬼。



 
自煮自食不只是為了省錢。由於本人身居地處偏遠的大學小鎮,不像洛杉磯、紐約之大城市覓家鄉味方便,要想安慰自己土生土長的台灣胃,最簡單又省事的方式就是自己做。覺悟沒辦法像在家裡一樣飯來張口,所以便捧著帶來的一堆精美食譜硬著頭皮上場。還好,沒慘到連蔬菜都不會洗,或是生米不會變熟飯。只是因為從來沒有完全屬於自己的廚房,什麼東西要放哪裡動線才會順,要先切這個還是洗那個,這種食材怎麼處理可以放多久,這旁邊黑黑的地方可不可以吃,一切從頭摸索起相當生澀。國中時某次聽到媽媽和阿姨在八卦鄰家書局的老闆娘嫁他們的博士女兒:「...她跟親家母說,對不起喔,我們家女兒這麼多年來都是在念書,家事都不會做,你們請多多包涵啦...」這句話背後的的社會學意義暫且撇下不談,我想總該努力一下,讓我媽講這種話時只是謙虛客套而已。(喔,打這幾個字覺得好心虛…)
 



那麼,離鄉背井後,第一個星期做的菜是什麼呢?

 
(還算可以的) 滷牛肉、豆干及滷蛋,(超級美味的) 豬肉咖哩,(香甜可口的)番茄豆腐蔬菜湯,(不入味的)奶油紅蘿蔔,(看食譜弄的) 味噌芝麻雞肉。當然煎蛋和炒/燙青菜是最基本的啦。有圖有真相,拿幾張勉強可以看的初學者習作給各位看倌笑笑。



( 我都說了是勉強可看的初學者習作,所以請不要鞭太大力!)


 



雖然看起來還好,但「沒想到我做的東西還能入口!」的成就感,可讓我得意洋洋的老半天囉。於是在我家的第一次宴客,就請了四個朋友來吃咖哩。這種興奮感延續了很久,大家要想想,對五體不勤的大小姐來說,能自產、自製、自銷,當然是跨出人生中的一大步!廚房變成了超級有趣的遊樂場,煎煮炒炸通通列入練習清單,紅燒啦,焗烤啦,燉熬啦,一併列入挑戰者候補列,還寫信回家跟我爸要了他自慢的獅子頭食譜。課業負擔一直都重,在廚房裡玩得不亦樂乎,順理成了輕鬆中帶實際的減壓良方啊。


 
兩個月後西岸友人來訪,大膽請了十位台灣友人來家裡辦桌,逗陣熱鬧一晚,而且還不是走標準留學生聚會,一人帶一菜的「趴辣客」(Potluck)路線,七八道菜通通自個兒包辦。現在想想真是有勇氣:我有勇氣自曝其短,而朋友們也不怕回去會得腸胃炎...其實我一直沒膽問,大家是不是回去還得吃泡麵?儘管第一次請客還算個賓主盡歡的愉快夜(或者要說表面看來是如此的其樂融融),想變出一桌真正稱得上漂亮的宴客菜,我的火候還差得遠咧。事實上,自食其力的興頭過了,突然覺悟自己是在玩扮家家酒的成人版,要刀工沒刀工,要精緻沒精緻,該嫩的煮太老,要入味的只是死鹹。大小姐下廚房,充其量只是剛從幼稚園畢業罷。

 

雖是端不上檯面的手藝,唬起美國同學還算管用。每天中午只要一加熱我的便當,總會驚起一陣騷動: "

"Louisa! Your food smells sooooooo delicious!!" (真的只有聞起來香而已)
"I just had my lunch and you're making me hungry again!" (冷冰冰的沙拉不夠看吧)
"What is that?"   (探頭探腦躍躍欲試…放下那隻雞腿!)



有時還會有因為受不了我的便當攻勢,大家紛紛起身走避,認命覓食去的情況。系上的春季野餐會,我的三色青椒牛肉被掃個精光;同學間的趴辣客,我的指定演奏曲是紅燒和滷味。其實我很清楚,不是我做的好吃,而是這裡的中國菜什麼都甜酸糖醋(Sweet & Sour),不一樣的口味當然新鮮。我小學一年級程度的廚藝大家還這麼捧場,害得我得意的尾巴都要翹起來啦。逮到機會就會好好大顯身手一番。
 

不過,如果是去台灣人之間的趴辣客,我只敢用外面賣的現成的烤雞飲料進貢,熟一點的朋友,就烤個怎樣都不會失敗的 Betty Crocker 布朗尼蛋糕聊表心意。這種高手雲集的場合,我那不成材的廚藝,還是一旁惦惦去。
 
 
畢竟,做菜這檔事,除了努力之外,天份還是很重要的。



 
 
[還有劇情要交代]
其實,小學的我沒有帶便當,因為天天有媽媽專程送來愛心便當,剛做好熱騰騰的,青菜翠綠,也沒有蒸便當的怪味。一直送到國中畢業後才暫停了一陣子。高三晚上留校念書,媽媽三不五時就會送來愛心晚餐。寫著寫著,突然想到大學聯考時,陪考的是媽媽,爸爸在家做好送來營養又豐盛的什錦蛋炒飯給我吃。唉,異鄉的夜裡想起少女時期的幸福...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ocrder
  • 肚子餓了..(咕嚕咕嚕)
  • 最近都害讀者很餓 哈哈.

    Louisachang 於 2007/09/15 11:45 回覆

  • 悄悄話
  • The Penn State Alex
  • 好乾淨的爐子啊~~(亮~)!!
  • 我純對不會承認沒入鏡的地方是截然不同的情況...

    Louisachang 於 2007/09/16 16:14 回覆

  • 悄悄話
  • petitenono
  • 我小時候也是媽媽送的愛心便當耶,
    一直持續到國中畢業,高中雖然也離家很近,可是不允許媽媽帶便當。
    聽妳敘述這段,我也好懷念那段日子。
  • 原來Eveline的媽咪跟我媽咪一樣啊. 我到了高中就吵著想跟同學一樣帶便當,啊,真是個傻小孩...現在想要家人送便當是不可能的事...

    Louisachang 於 2007/09/21 00:53 回覆

  • 悄悄話
  • Solo
  • 到此一遊

    啊... 我想看下集啊.....
  • 嗯...好啦,剛寫完大長篇,要休養生息幾天...

    Louisachang 於 2007/10/05 08: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