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從以前同事那邊聽說了另一位同事的不幸,心裡震驚不捨..沒想到出事的居然是那麼好那麼好的她.  每當我遇到這種折人的時刻都沒辦法好好的反應. 我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的說出什麼話安慰跟我一樣傷心的同事和自己.
 
心下現在還是一片空白. 只有她的笑容歷歷眼前. 想她喊我的名字,想擦著綠色眼影的她的臉蛋兒.還有我們共事的片段....我和她不常一起工作,在國外時一起去逛過mall一起吃飯,見面都會打招呼,剛同事跟我說了我才想起來我跟她一起差不多年紀, 都還這麼年輕.......我們連一張合照都沒有. 寒假回台灣時我在公司找人訪問,那時在查資料時不知道怎的她的名字一直跳出來,一月初我要回美國前又回了趟公司,去信箱留紙條給一些這次沒遇到的同事打招呼,看到她的名字時還想說啊,糟糕,我漏了寫紙條給她了,五六月回去時再找她吧.
 
聽說她出事的日子是一月九日.就差那麼幾天.我連一張小紙片都來不及給她了.
 
 
 
幾年前那個心痛的星期六下午,大學同學會到一半, Mel的手機來了封簡訊,我一聽到就知道不妙了,拿起電話馬上撥給瑤,她在另一頭泣不成聲,她還沒說什麼我也大哭起來知道木已成舟. 我完全沒辦法在同學會裡繼續開心分享我的生活了...生活的現實是殘酷的而我成了立見之證.
 
 
那樣熟悉的場景裡可能是你也是我. 後來眾人每每回想起那日午後都有著各人的複雜心緒. 我還是記得那幾日我上班前經過信箱都看著憶慈的那格裡的花發愣. 但撞擊的那瞬我心中留白,初傷的那一刻未必見血. 情緒總要日後才會洶湧醞釀,滴滴刺目.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念了悼文.想我們沒有成行的大阪,想頂好前妳拿紅本子還我說要請我吃小火鍋, 想那日清晨的 032 早餐,妳買給我的咖啡,在兇婆娘前幫我說好話,想出事前一天我們還見過的妳笑意朗朗.  這樣的事發生了誰也不願. 而我們在傷心的同時還要第一線面對外人的責難是非.
 
這一次我離開了那樣的環境裡,她出事的地點也不是我熟悉的場景.  但是我依舊心折. 那麼好那麼好的一個人就這樣不見了.就像剛剛同事說的,她還想跟她一起做的事都還沒來得及做總以為以後還有機會. 小故事有著大啟示. 而我不在此點明了那啟示.
 
我放在心裡想著.
 
 
紫緹,妳好走.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