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919.JPG

 

 

今天在全聯買菜太匆忙,現在記帳才看到梨子多刷了一次。

49 元也是錢,但是都回家了也沒辦法去討回來。難道為了49 元調監視器不成?

 

有時候雖然不高興但也不見得都是適合計較的場合。也就罷了,也許12 月會發現今天發票中兩百之類的。

 

「也只能這樣想啦,不然呢?」我發現這幾個月我一直遇到這樣的時刻,是那種,情勢所逼或是考慮相關人事立場心情,所以不想說某些話或是正面衝突。嗯,不,有時候我也會說,但點到為止,沒有聽懂就算了,隨緣啦。

 

最近還有個體會,來自我本來很喜歡的進階塔羅課跟靈氣課,我喜歡它們的程度不再那麼多了。尤其是靈氣課,在我把臼井靈氣課全部上完,要上卡魯娜靈氣前,靜坐時一直有個聲音,要我不要再繼續,「夠了」。我後來還是去上課,但,真的有點後悔,簡單說我理解了那個「夠了」的意義有許多層面,包括上課的內容跟互動與我的落差很大,而老師給我的說明不足以說服我,包括跟這位老師的學習應該要告一段落,跟不同老師學習應該會帶給我不一樣的啟發才是。緣分的起滅自是有節律,所以要聽自己的直覺,才不會當停下來多看了幾眼,突然發現原來那些小缺點並不小,反而被失望打壞了胃口,遺憾起來。然後就跟這一顆不存在的梨子一樣,只能不得不的正面思考。

 

「在最美的地方停止,日後想起來感覺還是很好,這樣不是很好嗎?」我想這樣勸服早一些的我。

 

最後要分享一個體會,是「自己心中的很公平」與「別人心中的很公平」是不能畫上等號的,但是我們很容易自我中心就忘記這一點。這個月我參加另一個訓練遇到了一位好老師,在突發狀況影響學生學習時,雖然知道她的私心也曾出現,態度搖擺過,但最後知錯快改的補救。她把「學生心中的認知的權益」放在「自己心中認為的公平」之前。我很快明白為什麼我對這件事情的觀察深刻敏銳,因爲我也是有著在意公平的特質,受過考慮脈絡與立場的社會學訓練,所以總是會考慮班級經營裡的平衡與公正,就算不是教社會學的時候也一樣。教英文更是要的,所以我寧願跟錢過不去火掉會笑同學的學生,因為教室是所有人的,不是講話最大聲的。我以前沒想過這是我很棒的特質,直到最近因緣際會才知道,這些未必都會被別人觀察到的事情,是重要的優點。所以先不管教得怎樣,容我自我感覺良好的,對得起自己的說,我喲真的是個好老師。

 


啊,本篇重點其實是,要提醒大家去全聯買菜要對完明細在離開喔。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