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那雙雪白的長腿慵懶地靠著他。暫時的。蟒蛇鬆展,喘息。

 

翻身便要再戰。

 

*

 

……你用香水了?」他甫坐定,幾秒鐘裡她便發現了。

「呃是啊。她送的。」他有些尷尬地微笑。

……你是不用香水的呢。」她自語般地說。

……就,香水嘛。還不就那樣。噴噴看而已。」他還是尷尬。

 

她輕輕回他一個理解的微笑。她知道他怕她吃醋所以沒想多說,不過她一點都不會。是前男友,可以雲淡風清也沒什麼疙瘩的見面吃飯的那種前男友。畢竟在一起很久,兩人的默契和諧融洽不在話下,現在似乎還更勝以往,還是熟悉安心的人,但不是在一起的了。不在一起,才不吃醋呢。實在想跟他說,這味道雖然不差,只是挑的不好,不適合你。像穿了一件昂貴的Armani的西裝,但你,該選Gucci. 她歪歪頭,把話放在心裡,沒有開口。

 

兩人這時都低著頭看菜單。都不是很專心,也都不知道兩人心裡面正浮起同一件事,關於她曾經瘋狂迷戀他的氣味。每當他用微微冒出的鬍渣在她鎖骨上磨蹭,她會全身上繃緊貼住他,嬌軀熱烈回應,把頭埋在他的耳後深深呼吸,雪白長腿忍不住纏住他的腰,像尾蟒蛇。她的柔軟身段累積自多年不間斷的瑜伽練習,以不同的角度緊攀著他上下巔峰。之後,她總是滿足地說,我好喜歡好喜歡你的味道,是你天生的味道,不是洗衣粉或烘衣紙的喔。真的嗎?他很疑惑的說,到底是什麼味道,好好奇,我都聞不到。就你的味道呀,她說。還好你不擦香水。沒有一種香水比你身上的味道好聞。我要怎麼樣把你的味道帶在身邊呢?他問,妳想當葛奴已啊?是呀,你不是處女也可以。現在過來,讓我把你榨得乾乾淨淨,帶在身邊。

 

她不算美麗,但自有韻味。斜睨男人的模樣,是個甜美又辛辣的惡魔天使。

 

*

 

「我想問你一件事。想要你很誠實的給我一點feedback可不可以?」

「當然。」

「你覺得,」她頓了頓,嘆口氣。「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是個很愛吃醋的女朋友嗎?」

 

他沉吟了一會。

 

「妳吃醋都是有理由的。不過我覺得妳常常都不直說,是那種一顆心裡拐十八個彎然後吞下去那種吃醋法。」

「哪有十八個彎!」

「沒十八個也有八個啦。妳不是那種直率的有話直接開轟的那種。」

「我覺得我是啊?很直有時候。」

「妳並沒有吧。妳體貼多了。」

多了?什麼是多了?你在說跟她比嗎?」

 

他看看她,停了停才說對。兩個人間沉默了一會兒。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很愛吃醋嗎?」

「不是啊。我說妳是有理由的,不是大小事都神經質的懷疑我。但是,我覺得妳會笑笑的不說什麼,但是臉色變了。或是一點點暗示然後我沒抓到。或是說沒事,我後來才知道是有事。」

「嗯,你那時候是讓我內傷得要命。」

「那你應該告訴我。不然突然說出來還突然講了很久以前的事,我會覺得妳很沒安全感,為什麼翻出舊帳不是不在意嗎。或是像我跟前女友意外遇到所以出去,妳不開心那次。」

「我相信你啊。可是我很傷心。」啊,這句話好耳熟她最近是不是才講過。

「我跟她沒怎麼樣。」

「可是那時我不知道。你那天說很累不想來找我,結果卻被我看到跟別人走在一起,有說有笑。雖然是你們正好碰到,可是我當然會誤會啊。」

「我了解。但是妳居然當下沒叫住我們也就算了,還一直都沒說,好像不知道。」

「我明明心都碎了。好沮喪。」

「覺得我一直都劈腿,都在騙妳是吧。我那天打電話給妳說晚安時只以為妳累了。妳也沒套我話,問我晚上在做什麼。」

「如果我那時問你你會老實講嗎?」

…..大概不會吧。我覺得妳會吃醋,而且會怕妳誤會。可是偏偏就那麼巧遇到她。然後又被妳看到。」

「我就知道你不會講。不講才有鬼不是嗎?你不講我才會誤會不是嗎?後來才會跟你大吵一架。」

「正好妳在我家,她打電話來我接了,匆匆打發掉她。妳卻在知道是誰打來後突然大爆發,說那天妳看到了。妳幹嘛不一開始問我就好了。這樣我會覺得妳心機很重。」

「我忍著都先自己想想自己判斷,沒有劈頭罵你一頓。」

「妳後來還不是罵了。」

「但你看我有沒有挑日子跟你發作。事情發生那時你在忙那個企劃案天昏地暗,我都自己偷偷哭,不吵你。去你家那時是週末。」

「就八個彎吧我說。妳是比較體貼。」

「一直說比較體貼。她不體貼嗎?」

……妳們是不同類型的女生。」

「怎麼個不同法?」

….就,很不同啦。喂妳不是喜歡吃有點肥又帶皮的這種?快夾去。」

「啊給我給我。這種邊角角的烤得好香又帶點油我最愛了。」

「不香妳就不愛吃。長得不用多好看沒關係但是要香。」

「對啊。嗅覺性動物咩。…..不過為什麼覺得你這句是在說男人?」

「因為我很香。」

「你也很好看啊。」

「雖然不帥。」

「帥又不能吃。很快就老了。不如香噴噴的可以趁熱一口吃掉。油滋滋多棒。」

「所以妳這是稱讚我囉?」

「算是。如果你還很香的話。用香水作弊的不算。」

 

兩人低頭吃飯。他輕笑起來。

 

「妳反應還是這麼快,不夠聰明的男人追不到妳。」

「你現在是在拐八個彎稱讚自己嗎?」

「算是。」

「我知道你也不喜歡笨的女生當女朋友。最好還很難追大家都追不到大家都在搶,可是卻被你追到了的那種。」

「是啊,所以我交到的女朋友都很棒。雖然都追得我好累。」

 

兩人低頭吃飯。這回她輕笑起來。

 

「當你女朋友是還不錯啦。」

「真的嗎?」

「我喜歡當女朋友,不喜歡當管東管西唸唸唸的老媽子。」此話一出連她自個兒也驚詫。原來她自己是這樣想的。「我自己都不喜歡被人家管了。誰喜歡被管東管西的啊。」

 

「可是我覺得妳是適合娶回家當老婆的那種女生。」

「這句真的是稱讚嗎?我才說我不喜歡當老媽子。」

「我又不是說妳是會娶回家就變黃臉婆的那種女生。」

 

「就算被娶回家了還是有女朋友的心情比較好。性感又有趣的女朋友。」

妳是。這回真的是稱讚。」

「謝謝那我就收下了。」

 

「妳的問題….其實就在意才會吃醋吧。」

「對,像我現在不在意的人我就不吃醋了。」

 

兩個人又沉默了一會兒。

 

「喂。」

「蛤?」

「為什麼問這個?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

「跟男朋友吵架了嗎?」

…...不知從何說起。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我的問題。」

「那就不要先拐八個彎才去說。」

「我說了而且沒有先拐八個彎。」

「然後呢?」

 

她沒吭聲。他耐心等。

 

「我現在越來越不喜歡自己太體貼人的個性。體貼而別人不見得會放在心裡面,無法撼動對方的心到願意珍惜我們之間的關係的程度的話,那麼體貼這件事還有繼續存在下去的意義嗎?沒有默契啊。我會有這樣子是在做什麼啊我在做什麼的感覺。還有,有時候我太相信人家跟我說的話了。也許有些話只是說出來摸摸頭,像安慰獎一樣,根本不必往心裡去。其實這道理我也懂啊,我也會對某些男人這麼做啊。這次我也好像,最後說了,只是為了表面和諧所說的話而已。也許我是失望了,看清楚了什麼吧。看清楚,這個人做為一個男人,原來是這樣嘛,有點,哎不過爾爾吧。至少就我看到的部份,是也有很棒的地方的人,但是我也看到了不棒的地方,所以才會讓默契變成只是想像的存在。說出來了就不是默契了。還有看清楚了,我們這個年紀的戀愛關係本質。因為好香所以覺得是真愛,或者很難追到還是去追,真的是學生時代的純真戀情最可能這樣了吧,大家都有著大把的光陰可以揮霍。現在的,多半都是想試看看先,跟這個人可能不可能要試試看才知道。可是又不想隨便定下來,因為還沒有試完,定下來就有責任要擔的。這個或許很不錯但是下一個搞不好更棒。繼續試看看。要試幾個試到何時,哪一個才稱得上可以叫做真愛的真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時程表,默默地評量打算著。要坦坦蕩蕩公開底限嗎?大概只有對著用不著吃對方醋的人,才會覺得可以比較安心的說出來吧。總之,突然覺得,夠了。這人恐怕也沒以為的好到哪裡去。伸手才會得到的溫柔沒有意義,跟硬塞給對方所以對方才收下了的那種體貼一樣。我這樣子是在做什麼。再者,他如果想要跟別人試試看那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對;而且說真的,我也可以跟別人啊。又沒有一定要在一起。沒有期待就不會失望,也沒有壓力。」

 

「那兩個人就不是承諾的關係。」

「那就沒有好了。公平。」

 

她咬咬唇。細緻的泡沫從杯口緩緩回滑,啤酒大約少了一半。

 

「妳想離開他對不對?就離開他啊。男人是很賤的!」

「你這個男人居然這樣跟我說!」

「他沒把妳放在心裡妳就離開他。」

「我知道。」

「妳又不是交不到新的男朋友。」

「哎喲,交不到啦。你快點幫我介紹。」

「果然換了男朋友就不一樣。不拐八個彎了。」

「還說呢,你不也是。你才是換了女朋友就不一樣。連味道都變了。」

 

*

 

妳比較體貼。妳真的好溫柔。雖然是個女強人,可是妳真是體貼。好會照顧人,對我真的好好。妳的好離開妳了才懂得。雖然我們是不可能了。我沒那意思重新追妳而妳也不會想跟我。雖然兩個人如此熟悉和諧。

 

我的醋妳一定不會吃吧?在意我但不是那一種在意。

 

關於香水的事。她下大夜班的清晨,我在她家巷口等她,帶了早餐想要給她驚喜。無意間撞見另一個他送她回家。我忍著繼續站在騎樓暗處,遠遠看著他與她擁吻道別。那男人往我這方向走來時,我忍住沒給他一拳頭,以擊得他滿頭金星一臉是血的力道。但與其說是我忍住,不如說是一陣暈眩無力招架,迎面而來與我身上同樣的香味,擊得我滿頭金星,一臉是血。

 

是她買了與我同樣的香水送給他?是她買了與他同樣的香水送給我?還是,她買同樣的香水,送給我們兩個人?之後我也不敢問。我確實喜歡她,但若是開口,她也許會惱羞成怒地,說出我不想要聽到的話。她有張乖巧純潔的臉,看來像隻柔順小綿羊,卻有著直率強悍的個性,沒有妳這般懂事大方。妳們兩個還真是相反又相似,都是跟外表不一樣的個性。

 

雖然還是想試一試,看一看這個看一看那個。可是還是希望能夠遇到真愛的。是性感又有趣的漂亮女朋友,還可以娶回家當老婆,那就太完美了。是個小男孩走進了糖果店裡,每個清澈晶透的高細玻璃罐裡都裝著大大小小的糖果,五顏六色都想抓一把啊。就算知道只能帶走一種。她也是個走入糖果店裡的小女孩,也打算試一試這個試一試那個,雖然是這樣,我還是喜歡她。我不想要失去她。男人是很賤的。

 

如果告訴妳這些事,妳會怎麼說?

 

*

被前男友這樣記著,是種幸福吧?

 

尤其跟新女友比起來,特別懷念。你嘴上沒有多說但是臉上都說了。我知道的喲,所以就不告訴你,這香水真的不適合你。她還不了解你的關係吧,所以選了不適合你的香水給你。但我這樣說你可能會有點難過,自己的女朋友原來並不懂自己。你沒有多說但是我感覺得到的是,兩人之間,恐怕不是很順利啊。我淡淡的想問,你就把話題岔開。好像不是怕我吃醋這麼簡單的原因。

 

啊,什麼算歷久彌新的真愛,什麼算千帆盡過的桃花呢?遍地桃花裡會有一個是真愛。但沒有揀選起來細細品味,就不知道是不是。像你,曾經我也以為是命定之人哪。但現在可不是那種在意的在意了。誰都在揀誰都在選,這樣的事說穿了誰也沒錯吧。只是要到能像這樣,把底牌掀了也沒關係的,也就是因為我們之間過去了。

 

嘿,不過,心裡好得意。前男友他說我是個溫柔體貼的女朋友。真的很安慰,沒枉費我對他那麼好呢。儘管不在一起了,但是他想到我是這樣子的印象。雖然這又不能當口碑,又不能寫評價。而且,都要到分開之後才會知道,夜闌人靜時,突然想起來,那個女朋友真的好溫柔。

 

分開之後才會這樣子想。沒辦法。男人啊,是很賤的!

 

*

 

他身上的味道變了。晚餐的尾聲,他身上香水氣味消退殆盡,她才不覺得另一個女人存在。他陪她走到她家樓下,她輕輕開口。

 

「今天,你不要走。留下來陪我可不可以?」

………………..

「留下來陪我。」

「我可不可以想一想?」

「不可以。就今天。就今晚。之後,我不會亂想,你也不要。」

……這樣好嗎?」

「我只是想要確認,你身上的味道還在不在。」

 

*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做了。」 她沒頭沒尾的冒出一句。穿著柔軟薄紗睡衣的小天使,臉上突然有些恨恨地小惡魔神情。「雖然看那個態勢,應該還沒有吧。」

 

「難說喲。」他毫不猶豫的接口。

 

她突然覺得有些好笑。是啊,他這麼乖的男人,現在不也跟我……?

連他這麼乖的男人都會了,不是嗎?難說喲。

 

「我好矛盾呢。我希望他們沒上床,這樣子,現在我就贏一回合了。他對不起我,我就做的比他更過份。可是,我又希望他們之間有發生什麼。那現在我跟他就扯平了。我沒有對不起男朋友。一人一次,公平。」

 

「妳還真的很矛盾。別想了。」

 

*

「我身上的味道還在不在?」

 

靠在他肩上的她停了幾秒,輕輕點點頭。不過那一瞬間,兩個人都知道,事實並不是那樣子。只是誰也沒說破。

 

「喂。」

「嗯?」

「我想要……起碼贏他兩回合。你給我過來。」

 

雪白的長腿勾纏上腰。夜裡的費洛蒙有著難以形容的強烈氣味。翻身。

 

 

 

 

 

 

葛奴已--- 徐四金小說 <香水> 的主人翁。殺害處女收集她們的氣味,而製作出令全城瘋狂的香味。

 

一樣,這是一篇習作。乖來唸一次,習、作。雖然小說家都是在生活中找尋素材,但這不是自傳體小說

 

因為第一句就不對了,我沒有雪白長腿兒(爆)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lexlu911
  • 怎麼你們大人的世界那麼複雜啊~~~~~ XD
  • 這位大哥不要裝清純小朋友...

    (我有留悄悄話給你耶 你有沒有看到?)

    Louisachang 於 2011/10/17 03:5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