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前陣子買了一台
Sony 的相機,可以免費製作一份照片月曆。我想,既然 2010 年過得那樣好,就從去年裡面的照片挑喜歡的來做。很有趣的,在很難抉擇中選出了十二張照片,最後留下來的都是下半年的自己。花蓮。和好朋友們在一起。美女同事姐姐開的服飾店。跳舞。夏天、秋、冬時。勇氣。寫作。不同時期有著不同的思考,十二張代表的不同的心理意義。

今天把最近相機裡的照片上傳電腦裡,想起了什麼,翻了翻桌上的月曆,然後只得默默承認:自己現在真是,肥到一種令人髮指的境界啊……(掩面)。去年夏天時我容易胃口不好,吃得很少,而且那時晚上有個家教是小男孩兒,每次教他前我都吃不下東西,帶他又很耗心力,要不停變花招吸引他的注意,上完課,也不想吃了。無怪乎我一度瘦到久未出現的 4 字頭體重。題外話一下,今年初有一回幫別人代課,教小學生英文,那個下午之後,再次堅定確立我的志向:我寧可幫學生查醫學論文單字,也打死不要進兒童美語界。就算我到了母愛充滿的年紀(呃)對別人家的小惡魔,我就是沒有愛。愛,是勉強不來的… 

扯了這麼多,總之我要說,去年八月,明明有還算尖的下巴,現在可是兩頰豐潤很有肉,再加個幾碼就可以去演楊貴妃了嘖嘖。體重計上的數字,也在徘徊搖擺間,直逼我自訂的「絕對不可以胖過這個數字」最上限。雖然之前曾一度為了上台表演,在我強力克制下勉強瘦回原狀,但兩個月之內,三公斤又頑固的黏回來(「您回來啦!您真的回來啦!!」)會這樣也只能說是自找的,我知道自己壓力大就會吃個沒完,尤其帶甜的東西,可以讓我迅速轉變低落的心情。猶記得資格考前,我的準備事項之一包括儲備各種糧食,怕自己太忙沒空煮食會餓到,而我肚子餓就會耐性降低。好在美國的蛋糕對我來說都太甜,無意多吃,所以沒怎麼胖。現在回台灣,什麼不多,就是好吃的東西特別多,這樣子我要瘦下來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嘛!

所以我已經完全放棄在論文寫完前減肥這件事了。豐頰豐頰,頰就給它繼續豐吧。(謎之聲:頰豐夠了可不可以改成豐胸呢?) 

唉,為什麼還沒寫完,我到底還要肥多久?能不能不要肥太久……

但寫完後我一定要瘦回來,而且非瘦不可。為什麼呢?這是一件現在還不想說的事情,以後再告訴大家。

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圓潤哩,印象中好像只有在研一下,有極短的一段時間吧。因為制服,那七年裡我幾乎一直維持著,跟進公司時一樣的體重。而現在,我的身體不再受到那樣的規訓。此刻當下的我,也不想要規訓自己的身體。

 既然我在規訓著自己的情緒與心靈。身體,就讓它不受限制放縱吧!

 

 *

你問,規訓著自己的情緒與心靈,是什麼意思?

 前陣子在找東西的時候,我從櫃子裡翻出了許多早被自己遺忘的老東西,包括這兩張照片裡的,你知道是什麼嗎?

 P1060884.JPG P1060883.JPG

這是我高中時用的時間規劃表,與自製的讀書進度計劃表格。這些是原稿,我會拿去影印來用。一直到大學我都還會用那個 24小時表格。小學五年級時,無意間從圖書館借到一本教小朋友規劃時間做功課的書,對我影響很深,現在想起來這之於我是邁向自我管理/規訓的啟蒙,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聊這個。

 

總之,這幾個月我總有種說不上來地,似曾相識的感覺。翻出了這些東西,頓時豁然開朗:哎呀現在的我,好像是高三聯考前的樣子嘛!不知道算不算巧合,近來我常往兩廳院跑:中正紀念堂,不正是北一女的後院?排字練習啊軍歌比賽啊…大家不什麼都跑去那裡?我的心回到高三了,難怪最近好愛去那一帶。每每經過校門,抬頭上望光復樓,想那個綠衣黑裙的小女孩,唸書喜歡按我自己的步調;數學很爛很爛,常常考不及格,孤注一擲的努力演算課本裡的基本習題。(結果聯考時我過高標的科目,不只有預想之中的國文英文,竟然有數學!)這種時候不想理任何人。曾經關係蠻不錯,一個成功高中男的朋友(ß真的有那個「的」字),快聯考前他送生日禮物來給我,我要媽媽幫我接電話及下樓去幫我拿,因為我不想見他,覺得這種時候要見人很煩(說實話,現在想想還真是蠻對不起他的,不知道自己那時在鬧什麼彆扭…失聯已久,只能在心裡默默道歉:天生金髮的江X志同學,對不起…)

現在的我心境也好像。不想 social, 不想與人做比較深度的交談,只是因為要工作,沒辦法完全自閉到底。畢竟成人了,multi-tasking 是必要的能力;生活裡要考慮的事項,不可能只有單純的聯考而已。好在教學本身就有一部份是表演性質,身為演員的老師,確實是可以戴上面具,不必總是百分之百的,把自己的真實心情與學生交換;如果想要的話,可以保持,擁有距離感的客觀狀態。

心境之外,還有一些工作上的自我規訓約束的重現。當我想到,現在我常常會在紙上寫幾點到幾點要做什麼,這習慣是高中時有的,忍不住輕笑出聲:呵,真的是回到少女時代了嘛(樂)

學生時代的我,並不是又會唸書又會玩的那種聰明小孩,這並不是在謙虛。我一直很羨慕那種人,但我做不到,唸書跟玩樂只能選一個,上了大學後我玩心越來越重,成績就……嗯,you know… 現在回頭看,有時我會想啊,如果小時候多玩一點會怎樣呢?為了升學考試,我的青春都在書本知識上,而那些早就忘得一乾二淨(機率?幾何?Sin? Cos? 啥?)長大之後的我,嚮往的是均衡發展,心胸開闊,經驗豐富,多聞多識的類型。有自己的信念與原則,從容優雅的態度,會為了理想,滿懷勇氣,努力以赴;燃燒自己的小小宇宙,帶給別人溫暖,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發光發熱。

而為了完成自己的目標,自我規訓是必要的。好喜歡天下文化出版的一本書,「我比別人更認真」。它的中心主旨是,沒有所謂的天份決定論,所有的天才都是靠著苦練而來。惟有刻意的練習(deliberate practice),才能得到想要的完美表現與能力成就。

許多事,都需要勇氣。不能控制的事,就低頭謙卑吧;可以控制的事,就勇敢以對!

 

*

說到學生,一個學生在旅行社工作,託他幫我看看我想要的各種行程組合,大概要多少錢。我知道這回又不例外的,要一路忙到上飛機的那一天,希望不要又重演,忙到沒空收行李,直到出發前一刻才打包完的慘事…連髒衣服都丟進去帶回美國洗…。本來就想這次回美國要先停西岸,找個地方好好休養生息一番,再回去正式「面對現實」。唉,回到小鎮又要兵慌馬亂地重新安頓,光想就好累……停舊金山還是洛杉磯?要找什麼人?去什麼地方?停多久?做什麼事?又要考慮學校那邊的事情和日期。美國國內線要不要分開買?到底該買單程還是來回,回程變數多,跟自己說好要一路玩回家的……

  (行筆至此,突然覺悟自己好像只是想找個地方攤著不要動,好好追追美國影集們的最新進度,研究一下各大購物網站有什麼好貨準備下訂單,逛逛久違的美國書店+ Victoria's Secret, 烤烤蛋糕做做菜……哎呀,這是從台灣宅變成美國宅嘛)

 

 票價回報的驚人價格我早有心理準備。學生問我:那妳想搭華航還是長榮呢?兩家差不多價錢。 

好,問,題。從 06 年我把最後一張員工票用完之後,我就沒再坐過敝前公司的飛機。一方面是因為我回亞洲多半會中停東京玩耍,選擇幾乎就只剩沒有提供飛機餐的 AA(有提供吃的但是,拜託那根本就不能叫做飛機餐好嗎!?)配 JL(日航的餐點等等都變糟糕很多)如果有機會選擇國籍航空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的選友航。不是我對花航沒信心,所謂一日花航人終身花航人,只是愛不一定要擁有嘛(這什麼鬼~)

 

我只是不喜歡還沒上飛機,就已經知道上去後有什麼東西、走什麼流程的毫無新鮮感。而且,我更怕的,是自己聽到服務鈴叮咚的時候會想去回,進洗手間會開始清理,擦鏡子、擦檯面,補面紙,最後再把衛生紙摺三角形,還要拿 spray 給它噴香香。還有,最嚴重的是,我一定會忍不住想要去收客人椅背裡面的垃圾。因為我有時會選擇性潔癖上身(「選擇性」意即,不一定每件事我都潔癖),像我很討厭客艙區域很髒亂的感覺,別人家我管不到,但我負責的那區,無法忍受地上有拖鞋或耳機開封後剩下來的袋子在飄,或是椅背裡夾著空紙杯。而且如果感覺環境亂亂的,人在心理上也會比較不能安定,這樣子不願意乖乖睡覺,就會很愛按 call button!! 我常常會在客人坐好,開始拆耳機了就(手癢忍不住)開始收垃圾;起飛拉平要回廚房的路上,拿發拖鞋剩的空塑膠袋一路收得不亦樂乎,有那種一網打盡、無一倖免、全部收集到手的成就感(好吧,我承認這種成就感有點變態…)。偷偷告訴大家,上回我坐長榮,睡的模糊起身後,走在 cabin 裡面,真的差點就伸手去撈地上的紙杯(小姐妳不做這行已經很久了 >////<)

我想,這與其說是改不掉的職業習慣,不如說是被工作規訓了太久,在類似的場景裡,就會忍不住直覺,該如何反應,於是變成了我這個人的一部份。而沒有被規訓的部份,則不一定是同樣的態度。我討厭客艙區域很亂,但是,在我寫作的時候,卻一向是整個桌面都是我的東西,非常非常亂;再大的桌子給我,我都絕對有本事把它放滿。資格考結束時,我家客廳簡直像是爆炸過,滿桌都是紙,滿地都是書,如果不這樣子我好像不太會寫東西,所以,關於我家房間現在是什麼模樣,很恐怖,不要問……

在美國時,我的廚房裡有個兩層小櫃子,下層的抽屜裡我拿來放罐裝飲料。某日從大賣場回來,我蹲在櫃子旁邊,把補回來的貨拆開塑膠連條,可樂蘇打一瓶瓶放進去,一邊喬著位置,一邊算著什麼口味有幾瓶。接著突然意會到這是什麼情況,忍不住大笑起來:嘿,我這個是拉開抽屜,在補 bar car 飲料車啊!!還點算什麼有幾瓶,這是廚房大姐等下要寫交接單嗎?拆博客來一類的紙箱包裹,會跟拆泡麵紙箱一樣,從側面推,膠帶一撕就開了。身上一向會帶小剪刀、護手霜。族繁不及備載的,仔細一想才領悟的組員習慣們,都是規訓的痕跡。我想我這輩子,一定都有個空服員在身上囉?即使不想要也不行。一日空服員,終身空服員。

我想這趟應該會停舊金山。一直想要參加護犬大使的這個活動(連結在這),是幫忙把流浪犬送到美國的領養家庭。之前都不在他們要求的城市轉機,總算這回有機會幫忙了吧!等我確定好了行程計劃,要買機票前再寫信去問問看,因為,也許這一次,我會為了那兩隻掛在我名下的小動物坐華航。為什麼呢?因為之前聽說華航都會替這些動物的運費打折,可以多少減輕這個協會的負擔。我就說了,對這樣一個有人情味的公司,還是很有愛的啦。

 



想寫的話還有好多好多
,尤其是關於規訓這個主題。現在對自己可以鬼混的活動(尤其在網路上鬼混)有許多自我限制(規訓!),下一次吧。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