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069.JPG 

圖說:來博多當然要吃拉麵

 


有私人事務理由的,低調而快速的往返了一趟福岡與別府。停留的時間很短,尤其是別府幾乎哪裡也沒有去,所以寫不出什麼遊記。我好像在自己意會過來之前,就已經逐漸變成寫不出遊記的體質,老實說,我覺得有時讀不認識的陌生人們的遊記也沒什麼意思(小聲)。倒不見得文章本身是我討厭的做作扭捏體,或完備各種小題大作、大驚小怪的特質;而是我自己的難搞關係,變成了這個樣子。旅行之於我,與其說是個人性的,不如說是生活性的;只是稍稍花了點時間心力(與金錢),移動到另一區的時空,繼續過日子。早上在博多車站搭地鐵,晚上在台北繼續日文課,也不認為這是什麼不得了的事啊。離開了前一個工作這樣久,但還是這樣內化而實踐這樣覺知的心裡習慣,太常從事旅者的移動,新奇興奮變成了平淡日常,於是連應該要小題大作、大驚小怪的心情也忘記了。

 

不過還是應該稍稍留下一些文字紀錄。雖然不寫一般常見的網誌版遊記,私底下我有個旅行本,專門整理一趟旅行的各種大小收集。與旅遊資訊相關的部份就另起一篇。私以為讀別人遊記可以挖寶的,就只是那些實用的旅行生活小細節,這樣說似乎對別人努力寫遊記的心情很失禮,只是,遊記去除了資訊分享的那些部份,不有很大的一部份是相當個人的回憶嗎?想跟親朋好友分享,或是心情自由抒發的那些筆記,不論是以文字、照片、影片、甚或是其他的方式紀錄下來,都還是屬於作者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回憶。他者總不可能肩負著旁人的心情出發,不是嗎?

 

我倒也不是主張遊記廢話論啦。只是喜歡或習慣把嚕囌與碎念留給自己…

 

福岡對我來說是很有紀念意義的地方。當年菜鳥空服員上線第一趟單飛小飛機 Airbus 300-600 的 OJT(on job training),就是第一次有自己的 duty 要管一個門的那種。全班同學多半都是東南亞還有香港、西貢的,只有我和另一個同學的班表上是這個神秘的代號  FUK。第一趟打工動作之慢之笨拙實在慘不忍睹,跟我打工的日本姐還是溫柔微笑的耐心以對,但不用想也知道是暗譙在心內,每個日本人都很會這種表面功夫,接下來好幾年可是看多了。我去程是  4R  在經濟艙後半,是一整團和藹可親的日本老阿公老阿媽,不知道是因為本人的妝,紅的大紅藍的大藍很對他們的味(?!);還是日文講得太爆笑帶給他們兩個小時歡樂無限,總之他們下飛機時我得到明星般的禮遇,阿公阿媽排隊跟我照相握手說 ganbade  只差沒獻花致意要求簽名…換句話說,本人上線第一天的拙相流落在日本不知何方啊,希望老阿公老阿媽行行好,千萬別以此當出國比賽紀念品傳家之寶(掩面)這趟還第一次遇到後來變成好朋友的同事,後來飛夏威夷才熟起來。

 

組員在福岡下榻之處是相當有名的海鷹飯店,座艙長說,妳們兩個 OJT 第一趟就飛來這麼好的地方,真幸福咧。的確,當小巴士窗外出現那棟明亮的帆船型旅館,和旁邊的福岡巨蛋時,心裡的感動無以名之。因此我第一次想自己去旅行時,目的地毫不猶豫的決定福岡,也到海鷹飯店住了幾天。那次出發可是相當拼命,當天還有班(香港或是曼谷吧?),下午三點多落地,直接機場報離,連制服都還來不及換掉,衝去出境櫃台補位搭四點半的CI110.  還有件小事但我不能不提,那一次的座艙長,是人很好的盛俐國 chief, 還從商務艙倒了一杯酸梅湯來給我,他覺得組員出來玩,要給人家特別的關照。盛座艙長後來在澎湖 525 事件殉職,願他安息。

 

這趟出門前翻出了那次去玩在福岡買的當地旅遊書,原來上次那是 2000 年的事情。這次在福岡的一晚回去住了海鷹飯店,以前的小飲食雜貨店變成了便利商店,房間的擺設也有些不同。我特地要求了面向福岡塔那邊的房間,重溫第一次入住的感動。

 

 

十年後重遊舊地,人事、身份、心情全然兩樣。感傷的部份不想多寫,此刻我只想牢牢記著的是幸福。我對福岡的印象,似乎一直停留在那第一次看到明亮海鷹飯店的一刻,以及它的清晨時分,涼冽清新的爽快空氣。

 

或許,下一輪十週年,還要再拜訪福岡一次吧?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