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曾經讀過一篇關於敝校的*美國大學生們的報導,調查一週裡面會花多久時間跟父母講電話。結果是驚人的頻繁,高於百分之五十的大學生「每天」跟父母講「一小時以上」的電話,而且常常是白天**,想到就拿起電話來打。偶爾偷聽路人講電話,內容巨細靡遺包羅萬象,結尾一句  I love you Dad/Mom,才知道是在跟爸媽講電話,也遇過學生在上課傳簡訊不是給男朋友,是給她媽媽...

 

各位朋友,你們也會什麼事都跟父母說嗎?

 

表妹有次在 email 裡提到了一個對我的觀察,大意是我是那種報喜不報憂的。嗯是的對我來說,很多事跟父母是不能說的。我娘對很多事的觀念相當不開通,接受度低。我到大學畢業,工作之後都還是有門禁的,除非上班,不然別想晚於十一點回家,這樣大家可以想像吧。加上是可以很嚕囌管很多的人,(以下略講父母的壞話一千字),為了避免衝突場面和自己耳根子清靜,所以乾脆惦惦自己解決啦。

 

這幾年的留學生活,我也有一些不能跟父母說的秘密。今天寫的兩件事都跟校醫有關。



第一件事我寫過,是得到皮蛇
這我完全不敢講,因為絕對會勾起我媽的恐怖回憶,因為她那時又痛又病,奄奄一息,呈現昏迷不醒神志不清的狀態,是我大舅舅帶去斬皮蛇才好的。在那之後好幾年她都還有神經痛的問題。也是因為曾目擊她的慘狀,初期發作時我才沒掉以輕心,在第一時間立刻掛號看醫生。校醫開的藥聽說是很好又很貴的特效藥 Acyclovir(Zovirax),發作時是週末沒醫生看,我先調了精油自療。一年後看來,大概沒留下什麼後遺症。

 

第二件事,其實那時的日記我有透露一點點意思,講到腦的重要性,大家都看不出來為什麼我這麼寫啦。

那時的日記在這邊

 

(岔個題:寫日記真的是必要的!過去這幾個月刻意不寫的,生活裡有太多相當私人的東西不能公開。但如果不公開寫,很容易就會忘記 keep track of my mind 也許下個月之後看狀況重新開始寫寫看吧??)

 

 

去年八月我出了一場車禍。輕微腦震盪。講起來也沒什麼大礙,只是頭痛一個月而已...

 

八月時去參加會議,我和印度學姐在書展戰果頗豐。我們有教書,可以以開課選教科書的理由,要求 instructor examination copy/price, 有的出版社是直接給你免費的書,留下名片幫你寄到系上***。有的出版社則是相當便宜的價格,5元,10元,或是五折八折等。會議最後一天,各廠商都要撤展了,所以又會大打折出清。為了這書展,我們可是專程帶了大箱去裝啊。

 

四天三夜之後,兩個人滿滿的行李箱,結束了快樂的開會兼會友行程。搭飛機奔波勞累一整天,回到小鎮已經是凌晨了。馬上就要到家,兩個人很開心,沒想到在一個十字路口前出了事。

 

我不開車,駕照一向只是拿來當證明年紀的 ID 使用,平常都是當乘客,對路況常沒概念。學姐換車道的時候,不知為何我瞄了眼後視鏡。瞥見了後方那輛速度極快但離我們有段距離的休旅車,心中曾緊了一下但也沒想太多。換完車道後沒幾秒到了十字路口,紅燈亮了。我們停下來。再下一秒鐘,碰的好大一聲,我們後面被撞了。

 



撞我們的正是那部開得很快的車。我們停到路邊,學姐下去吵架:肇事司機是個墨西哥人,可兇的咧,居然當賊的喊捉賊,說是我們太晚停下來的錯。事實上是他看到紅燈根本沒想到要停,也以為我們會闖過去,但我們沒闖,他車速又快,所以煞車不及。

 

學姐下車,那我在幹嘛?被撞的那瞬間我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只覺得後腦勺痛了一下。車子被撞上的時候,我放在後座的行李箱撞上了我的頭靠墊。我們兩個都很累,放行李箱時只把它弄上車,沒讓它「平躺」下來,所以我等於間接被滿滿都是書的 50 大箱 K 了頭。當場開始頭痛。學姐開門下去我則翻出手機來,打 911 叫警察,然後打給在美國出過車禍的台灣朋友,問現在該注意什麼事。再打電話回台灣跟某人報告我遇到的狀況。

 

等警察的時候,學姐 call 了另一個學姐的女朋友來幫忙。她出現的時候,剛剛兇巴巴的學姐哭了起來。這刻我才意會到出車禍對她來說這是件多大的事,她一直都在裝著堅強。我和學姐沒有外傷,也不用叫救護車,真的很幸運。後來我們也一直在說,事情可以會更糟的。我想那墨西哥人還是有煞車,只是沒煞住而已。學姐的車子後保險桿掉了,不過沒毀也還能開。

 

警察很久之後才到,作筆錄也作了好久,墨西哥人的車子不是他的是朋友的,後來他朋友夫婦也到場,而他好像有駕照還行照的問題。可以離開的時候,已經快一點半,我們去了急診室,但是人實在太多:星期二的大半夜,整間急診室滿滿的,有老有病有小還有流浪漢,這是什麼情況?!櫃台小姐說,要等上七八個小時喔,一聽我當場決定轉身回家。把兩個可憐的學姐拉在這邊陪我乾耗,不如大家都回家休息,再幾個小時就天亮了,我回去看校醫根本不用這樣等,累得半死啊。

 

覺得自己遇到事情當下都有神奇的冷靜,某個層面來說是無感,有點像有時被割傷手指,你不會馬上覺得疼痛,甚至也不會流血,直到之後碰到水才痛徹心扉,理解到哎呀我受傷了,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不過憑常識也知道被 K 到頭不是鬧著玩的。學姐一直叫我到她家去睡,有人看著我,她比較放心,當下的我在這般折騰後只想回家好好洗個澡,我的頭痛感覺是一陣一陣,不是持續劇痛,也沒有越來越痛的狀況,也沒有嘔吐等,所以衡量一下,還是要回自己家,答應她會定時打電話,狀況不對也會馬上跟她講,也說好某人會打電話來確認我的狀況。自己也在想可能有腦震盪,所以不敢睡著。也有點擔心傷到頸椎,當下感覺也還好。

 

沒幾個小時天亮了我就去看校醫。校醫說,喔,你這是輕微腦震盪...回家好好休息。啊?什麼??就這樣???可是我頭痛啊。「那我開止痛藥給你」還送我兩包普拿疼...

 

之前所述遇到事情的冷靜到這時才有「我出事了」的感知:懷疑遇見了庸醫。對醫學麻瓜來說,腦震盪這三個字很嚴重耶,為什麼只給我普拿疼?!尤其是出事的第一個禮拜實在很難受,頭痛不說,反應也變慢。接下來的一個月我都在頭痛,沒辦法做正事太久,尤其在想事情或看嚴肅的書時特別痛,而且依活動內容的不同時,就會固定痛某些點。一向沉默的腦,存在感竟是如此活生生的強烈啊。我中間又跑了好幾次校醫抱怨頭痛,但不知為什麼一直不讓我轉診做進一步檢查,最後才送我去照腦部斷層CAT, 終於確認沒有事,還是要慢慢恢復。不過普拿疼我也沒吃,非不得已我不喜歡吃止痛藥。買了一堆補腦的食物(核桃、銀杏...)


讀書人,沒有書自然不行,但沒有腦更是不行。那個月的感想大概是這樣。

 

腦部斷層的費用好像一千多快兩千吧,學姐的車子保險公司負責一大部份,我自己的學生保險再補剩下的,所以我一直沒有弄清楚到底多少錢,不知道為什麼都已經過了一年多,到現在學生保險還是沒全部搞定,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自付多少錢,可能是不用吧?!對方保險公司(兩邊都是Geico)賠我學姐所有的修理費,並在第一時間說要給我五百元。經高人解說,這五百元拿了如果之後再有新狀況,就不能再去要求新的醫藥費支出,所以到 CAT 結果出來後又過了幾週才簽了文件寄回。

 

我現在有時候還是會頭痛。


 

這兩件算是留學生活裡難忘的但不愉快的回憶,我當下不想跟家裡說,會讓他們很擔心的秘密。讓他們在那麼遠的地方掛念著,也沒什麼意義啊。後來結局還算順利,現在說可能會被念為什麼沒講,所以也就沒必要說了...

 

 

認識我爸媽的人,這些事...噓,不能說。











還有故事要交代: 

 

* 其實我有點忘記那篇是只有講敝校學生還是泛指敝州各校。本人日常生活裡的不負責任觀察這還蠻反映現實的就是。


** 美國的手機服務常有平日晚上九點之後和週末通話免費的 plan, 打很大, 打不用錢...說是免費也都包在月租裡了啊。


*** 出發前我特別跑去印名片。這種場合名片真是超好用的,直接給廠商讓他們訂在訂購單上不用一直自己填資料。這些小技巧和現場的應對話術都是學姐教我,我有樣學樣的,啊有學姐真好。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麻糬
  • 以自身為例,或許不能說是家庭教育與成長環境所致,所以成了報喜不報憂性格,怕家人過憂過慮吧!
  • (點頭)

    Louisachang 於 2009/11/09 15:34 回覆

  • Kelly
  • 現在還是會頭痛啊??
  • 有時候會耶...><
    我游泳本來就會頭痛 現在更不敢游了說!

    Louisachang 於 2009/11/11 20:19 回覆

  • TY^.^
  • 辛苦妳了......(拍肩)

    留學的時候 我也是報喜不報憂
    因為距離太遙遠 四年間我又都沒有回台灣
    有些事電話上和信上都說不清楚 講了只會讓父母白操心
    不過也就是這樣 練就了一點獨立精神
    (話又說回來 爸媽也有一天會離開我們的啊 那到時也是得過生活嘛)

    現在大體上沒什麼不能跟爸媽說的事
    每回打電話都能講到快半個鐘頭
    回家時也都忙著跟家人聊天 比在學校說話的時間還多XDDD
    不過這些年來我的原則是:不傳八卦, 不在人後道是非, 盡量不抱怨

    之所以會這樣 主要是體驗到'言靈'的力量無遠弗屆----
    每一個意念, 每一句說出去的話, 能量都會回到自己身上
    如果真是不能講的事 那麼最好連想都不要想 做都不要做
    要是無法避免 那就只要自己和老天知道就好^^
  • 有些心情大概就是離鄉遊子比較能理解的囉~~

    Louisachang 於 2009/11/18 06:57 回覆

  • uscake
  • 對我爸我什麼都會講
    以前是每天打電話
    後來我爸暗示太頻繁
    才改成一星期,但又自已改3天打回去
    我媽的話,我就每隔2,3個月才打電話給她
  • 你跟爸爸感情很好呢!!

    Louisachang 於 2009/11/18 06:58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