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晚上七點半。



梳洗、吃飯、再次重讀自己的筆試答案卷,思考預想明日的可能狀況。我覺得我最大的困惑在,雖然聽了各家教戰守策,我還是沒有明確的概念,到底我應該期待口試是什麼樣子??指導教授說,我可以帶自己的筆記,被問到不會的題目時可以說 pass. 基本上你的筆試沒什麼問題,不必擔心沒過的丟臉可能性(OS: 老大,您說話可要算話啊~)。學長說口試時理論上,老師是可以問你在考試時你沒寫的題目的。雖然有時候他們開始問的範圍都在你寫的答案卷上,不過基本上他們可以想到什麼就問你什麼。這,不就等於沒範圍啊? 學姐說,在回答時一定不會看筆記,她是有帶而且還帶蠻多但完全沒有看。另外畢竟「只」有兩個小時,你的答案卷那就已經可以講很久問不完的,很難有時間去問你沒答的題目。同屆同學裡只有一個考過資格考,我算是第二個,緊接在我之後這個月有三個人也在考,大家都挑這個月,主要因為有春假;另一個考試高峰期是十一月的感恩節假期。同學的經驗是:進去前都會擔心不知道等下怎樣,等開始被問問題,時間馬上就過去了!這就是說,見招拆招,是吧?所以我最後直接在我的筆試答案上做筆記。另外我在答研究方法時的「去研究生 seminar當客座」狀況題裡刻意設計了給學生的「討論題目」,可以預期的我一定會要自問自答一番。




晚上八點半。有一點焦慮,收一下信。Dr.B 寫信來,說對不起今天沒跟我講到話,妳放心吧沒問題的,you have written solid exams 叫我不要 "too" nervous. 我看到哈哈大笑,回信道我會盡量不要「太」緊張的,但是「有一點」緊張可以吧?是嘛,這種場合叫別人不要緊張,就跟遇見朋友分手在第一時間跟她說不要傷心,這算好高騖遠沒什麼幫助啊。


今天一直想哭,也偷偷哭了一下。想起這一路走過來到現在,有許多情緒。來美國的時候我拿到的是碩士班的入學許可,因為當時申請時只打算念個碩士。在美國念書的前一年我申請到早稻田,後來因為種種原因相當不捨的放棄,轉了方向跟當時的男友一起申請美國的學校。申請了約莫十間出頭,確切的數字我也忘了,最後拿到 Duke, 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anoa  和敝校的入學許可。我對敝校是哪校暫時還想保持低調一陣子,所以一直都沒在網誌上明確提過我的所在地,或許到我畢業再說。一開始夏威夷大學只有給我 offer 沒有 funding ,但我回覆不去後卻自動要給我 TA +部份學費減免。儘管我可是愛死了夏威夷,但想到事實恐怕是去的話我八成不會想念書,檀香山生活費又高,另外,那時還是不可免俗的以學校排名做優先考量(先別鞭我這點,聽我說完)我的另外兩個 offer排名遠過夏大,Duke 不用說吧;敝校雖然沒那麼優,但也在前五十以內。當敝校被我ㄠ到了 funding offer後 (詳情以前寫過該選名校還是該說給我錢的學校是很大的掙扎。

後來選敝校有許多原因,關鍵是思考大學同學 Mel 給我的分析和建議後 (Mel 我一定會在博論謝詞中記上你一筆的!)我下定決心要投向錢的懷抱(呃)忍痛放棄名校光環;當時可真的是忍痛啊,那封回覆不去的 email 寫完掙扎了五分鐘咬牙終於按下  send。四年後回顧,得說這大概是我這輩子目前為止,僅次於決定要去做空服員外,最重要也最正確的選擇。沒有走的那條名校之路是怎樣的光景固然難下定論那是不是比較不「正確」,但現實就是過去這幾年不必為錢事奔走頭痛交了學費就沒飯吃,才有可能去談其他的事,包括學業在內。排名在前的學校自然有其原因,但其他的考量也是相當重要的,比如課程走向,教授的可親度和願意指導學生的意願,同儕研究生是怎樣的人等等;這些在開始念書以來才有比較深的體會,改天再專文寫寫。如果當時選的不是這裡,我應該現在,不可能走到資格考的前一天這步才是。

這條博士的路,我並不是沒有猶豫遲疑過的;事實上到 2007 之前我都還是抱持幾分不確定的狀態。2005 年來美國時那時的男友去了德州而我來了這兒,我們一起搭敝前公司的飛機坐到洛杉磯再轉機,在機場各自分飛那一刻我無法克制的大哭起來。而那似乎也對應暗示了最後的結局。他是個相當貼心細膩的人,在一起四年中對我的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這輩子不會忘記的。不,或許應該說,經歷過和他在一起而又得和他分開,經歷過這些事情後我才變成了現在的模樣,那些記憶封存沉澱融為我的一部份。都過了三十歲,誰沒有經歷過什麼呢?許多人事是不可能無情而輕易在心上移除抹去的,也沒有必要那樣做,只要抱著珍惜的心情,好好兒地說過再見,然後仔細地收藏起來,就可以了呀。這輩子還很長,得繼續前進追求真實的幸福時刻才行。

當然,這在面對感情必須結束當下的沉重時刻,要得有這樣豁達的心境,對誰來說都是理智上知道而實際上做起來困難的事情。一段長期的關係到了盡頭,其實彼此都有數,有些事是無法經由努力再重來的,只是還留戀不捨相伴多年的習慣,還不願意承認分開才真正是對自己與對方的人生負責。分手的原因,簡單說就是人生怕要往不同的方向行去,在他眼中我很笨,不願意在那樣的時刻表達支持,就算是未來難料,主客觀環境因素交錯下,誰知道當下的堅持之後又會有怎樣的變化?但對我來說這反而成了重點,而我想到現在他也還是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正因為未來難料,我根本無法說出違背我當下心意的話,對我來說那叫虛情假意。如果知道自己不可能那樣做那我為什麼要承諾?日後若是情勢沒有改變再來推翻改口,難道不是不負責任的事情?更何況那時,我面對的犧牲恐怕是傾覆我的所有,包括這個學位,離開了就不可能輕易回頭再來:我出來念書已經比人家晚,人文社科的博士不是一下子就能拿到。何況我是做質化!不是做統計的,換學校而且還是有funding 更不是想要就可以得到的。

有些情況難的部份不見得是分手,而是難在周告親友和旁人的關心壓力。猶記得家母的反應是,這樣子妳就要嫁不掉了!女博士更難嫁!我無言以對,自己的選擇自己得負責,若真的是因為這樣失婚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只是對不起父母的擔憂啊。我並不是不婚主義者,喜歡烹飪等等居家生活的那一面和女強人形象大相逕庭。不知道其他組員認不認同這句話,基本上我想,如果事業心太強,熱中追求個人成就,無法安於平淡安逸生活的話,空服員工作其實也是做不久的;看來絢爛精采的工作,在熟悉了之後或許只有在家宅與在旅館宅的區別。上一篇我提了知道自己明顯的變得強悍自立許多,這是累積的求生本能,也是因為過去職業原罪在轉換跑道後,隱約了解自己得付出更多努力做得更多,才不會被某些心胸狹窄以先入為主的觀念評斷旁人的人們輕視或打壓。我不能不勇敢,也不能不靠自己,在這樣的心理背景之下,要我走向菟絲附木的日子更難以想像。好男人是可以嫁的,家庭主婦也是可以做的(而且辛苦度不亞於上班族),但那對我來說都是行得通的選擇之外,還是得累積到有自己的專業能夠自立。嫁得不好不如不嫁,但是嫁得好,也還是得要有自立的本錢,因為誰都不能保證他一定愛你一輩子,比妳長命百歲,或是事業永遠飛黃騰達,小倆口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不會捉襟見肘。也許是我想得太遠,想得太遠就嫁不了了。

今晚在 ptt 鄉民的推文指引中,我看到長榮座艙長報告的原文。讓我氣到發抖,若不是第二天要口試,我恐怕當場洋洋灑灑下筆千萬言投書去。常常被問到為什麼想讀社會學。大學畢業前我一度想考外文所。工作多年後回鍋當學生轉換跑道,得說這七年的空服生涯,帶給我廣度深度兼有的影響無限。根據之前做過的一個學習型態測驗,我的型態是要依靠書寫與實作,學習效率最佳,比如我背英文單字要寫一遍;訓練機型時光看課本似懂非懂,但到飛機上一摸就會。社會學也是吧,因為研究的既然是人(的生活),每日經歷或目擊,印象立體於心之後,再談抽象思考的訓練對我來說便是有可能的事。一開始,我想研究的是外籍婚配與移民的問題,但後來才發現我對其他議題的興趣遠勝於此。我記得我從何而來,願我的往何而去,能如我所願回饋那些人們。


十一點半,睡前開信箱。老闆來信。標題:Good luck tomorrow!


Dear Louisa,

You are going to do great tomorrow! You are so knowledgeable and so well-prepared! You will make us all very proud.

I'm afraid I won't be able to attend your oral exam. I actually broke a bone in my leg today at 5PM. So I have to stay off of my feet until I get a cast on my leg.


看到這邊當場傻眼──啊??我要口試我老闆不會來???


不幸中的大幸是:

I emailed Dr. B to tell her. She and I both think you should go ahead with your exam. Since she is co-chair, this won't violate any of the rules.

I'm very sorry I can't be there with you. I wanted to see you shine!

Lots of love and good thoughts to you,

S

因為我有Co-chair 根據敝校的規定,口試還是可以照常舉行,不會因為老闆不能到得取消。因為我有Co-chair!!! 我從來沒這麼強烈的感謝 Dr. B 的存在,不,或許應該說,我真是感激當時我有把她變成Co-Chair !! 我的口試如果延期,茲事體大,後面一個獎助計劃的申請機會,就直接報銷了啊!


只是,我老闆竟然會在我口試前一天跌倒,腿骨折了! Orz 有沒有這麼戲劇化啊啊啊~~~

 








這篇一直沒修改完所以都好幾個月過去了才貼第二篇
 

第一篇在這邊
資格考口試(1) 之前的二十八小時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torYuan
  • 剛剛很認真低看完你的心歷路程,包括一跟二,真的好感動!不禁眼泛淚光,
    大家都很辛苦,雖然我們遇到的問題不同,但你勇敢堅強多了!
    唸博士班是場心理戰,內心的煎熬,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說完,看了你的娓娓道來,有種快破繭而出的感覺,這是個了不起的成就。加油了。
  • Yuan, 念博士班的辛苦確實是,冷暖自知.有時要戰勝的似乎自己的成份比知識或寫作更大一點,或許妳也是同樣的感覺//話說,論文寫完才能算是真的破繭而出(...然後掉入另一面網裡?!)我恐怕還要很久>"<...一起加油啦!

    Louisachang 於 2009/08/16 00:2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