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或許要從在那之前的二十八小時前說起。








早上七點。

出門前看到他寄來的長榮澳客送餐十次新聞連結。我快速回了封短信給他評論一下。

這天課堂講的是血汗工廠,影片 Made in LA 裡在洛杉磯的墨西哥非法移民,為  Forever21 縫製一件十四元美金的成衣,只拿到 79 cent. 我在黑暗的教室最後一排,想著空服員的工作又何嘗不是一種,付出與獲得不成正比的血汗?是的空服員的薪資有一定水準,但那背後有多少辛酸由自自尊、健康、情緒上的犧牲代價而那些不是金錢能完全衡量的?





下午一點半。

跟 Chair Dr. S 約了見面談明天的口試。她剛坐下她便直入正題,說我的資格考寫的很棒,很喜歡我 primary area 談社會變遷的和全球化對家庭的影響。研究方法實在答得太令人印象深刻,是她讀過最好的一篇,聽了真的很驕傲。她又說開始讀時回想,覺得我拿到的題目確實跟其他人的不一樣,不只是因為我都沒有什麼考古題的關係,而是別人的題目多半都是非常集中在論文主題相關某一個細項要寫,給我的題目都是答案需要以廣泛範圍回答的。嗚,對,我要引的文獻滿天飛,所以我寫起來很累,到現在我的書桌旁都還是亂糟糟的一堆書和紙。另外提到了那題講東亞文本的, Dr. S 說其實她本來想,問一個非西方社會的研究生為什麼要研究她的國家其實是有點冒犯的,啊,大老就是大老,看我連想都沒想到這一層上去,確實還太嫩。但我的  Co-chair 美女老師解釋她為什麼認為我應該要寫這一題,Dr. S 也覺得很有道理,所以就把它放在裡面了。我說我完全沒被冒犯到,不過我也沒完全想到會有這一題就是,我之前本來以為 Co-chair 是要暗示要考我某些東西,不過那後來竟然完全沒出到。

講到一個段落,Dr. S說要先告訴我一個小秘密:前兩天全系教授針對研究生年度評鑑開的會議,我被全體投票通過今年要給我 Excellence ! 全系五六十人只有三個拿到,我們每年四月初都要交一份報告及最新的履歷表,說明這一年內在課業上、學術上等做了什麼事完成什麼進度,CV上要把這一年的新成就用螢光筆標出來。然後老師們開會一個一個學生拿出來檢討評分,一般狀況都拿 Good, 單項表現很不錯是 exceptional, 另外還有差強人意的 Fair 或是...很丟臉但是還是有人會拿到的 Improvement recommended。這種比較法,聽起來很驚心吧?全部學生的 CV 攤出來評比,算會議數,算論文數,算得獎紀錄,算專業活動,過去這一年何人表現如何一目瞭然。今年好像有一點改變,所以多了這個投票的程序,好像之後會給我一張證書一類的東西(細節老師沒告訴我)。能拿到獎項很棒,能去開會發表論文也很高興,但對我來說能得到系上全體老師的認可意義更重大。在我之前系上有台灣學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現在大家應該會記得  Louisa is from Taiwan not Thailand.


老師不停說,妳很棒,我真為妳驕傲。老師,妳知道我沒有妳不可能走到這一步。這幾年如果我有一點點小小的,值得拿出來說嘴的事情,是我兩個指導教授的鼓勵與支持的關係,妳知道我幾乎走不下去完全停擺...講著我哽咽了,老師的眼角似乎也微微泛起淚光,問我妳記得我們第一次談話嗎?當然記得啊,那時妳的研究室還在那邊。「對啊,那時妳本來想做外籍新娘,後來我們講到空服員,當妳理解妳的經驗對妳多有意義甚至而且可以變成研究時,妳好興奮的樣子。」

我還在台灣尚未動身,準備註冊選課的時候,寫信給 Dr.S 問她的課要買什麼書,她馬上回信答覆我的問題,並且相當熱情的說歡迎我去念書很期待見到我。開系茶會是我們第一次講話,可以讀見她眼裡對我的高度興趣。坐進她的研究室是十月的事。Dr. S 記得很清楚的那一個十月初清朗的下午,在她眼裡的我是什麼模樣呢?






轉頭回望才確定自己在不知不覺間真的已經走了這麼遠。那時我對自己的研究主要的擔心,現在可以在會議發表論文被詰問時從容的搬出我的論點回應,遙遙想起那一個下午,在 Dr.S  的研究室裡,眼睛眨著閃著發著光的我,思考的述說的那些想法都是三年後在資格考裡完整寫出來的feminist standpoint theory, 可是當時我一點兒都不明白。當時我不明白的事情還有許多,我不知道它們背後的意義與對應的理論和名詞,但卻也許是我會說也會做,甚至再熟悉不過的場景。我與眾多姐妹從未懷疑而日復一日夜復一夜,以女身勞動實踐經驗。社會學之於我美妙的地方,便是它賦予我們在看似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裡,洞察檢驗,抽絲剝繭出層疊交錯意義的論述能力。

能走到資格考這一步對我來說的重大意義,恐怕不只是準備考試本身的艱困寂寞過程。不,或許那相對來說還算是小的。是這一條路我走得有相當程度的辛苦,而辛苦恐怕不完全來自於課業上,而是生活上,感情上,生涯規劃與自我發展上,間或交互作用其他種種的難處。難處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既是以女身實踐經驗,自詡為女性主義觀點社會學的實習門徒,便更覺當忠實紀錄。

研一上。一開始我連英文版 word 的紙張大小和 double space 的設定(1)跟我電腦裡的中文版系統不同都完全不清楚,以致第一份交出去的作業字數太少。某白人男教授從我一進來就開始盯上我,認為我是國際學生又是轉行非本科,程度一定不好,逼著我一定要去上一門根據學校規定我根本不需要上的英文課,讓我不能選 Dr. S 的課,少了一門選修堂數。這件事讓我憤憤不平兩年,他明知自己錯誤卻不改堅持,是包裝成關心指導的歧視與規訓。當時試圖幫助我改變他決定的,說來諷刺,是語言中心的一位同樣是白人男性的老師。他沒有博士學位沒有驚人著作,但是他打心底關懷國際學生的生活與學業;很不幸,他失敗了。種族、性別、階級與權力間的關係,端視所處位置不同而能位移、挑戰、改變;或是產生新的壓迫角力。



研一下。我的夢魘開始:我被指派成白人男教授的 TA, 要跟課,要做雜事,要改作業,更要忍受他三不五時語中帶刺的訓話指導時間。他的課是早上十點半,但他甚至以此理由阻止我去旁聽某堂課,因為那樣子我就不能按他規定的在早上九點先去找他看有沒有臨時要指派我做的任務。老佛爺叫小李子,隨傳隨到,有事領旨,無事跪安。除此之外一 TA 多用途,把我拿去當 RA 使用。換句話說,我除了當他助教外還要去當他的研究助理幫他處理他的研究資料。他的理由是,因為我沒有要指派你很多助教的工作(!)所以我來訓練你怎麼做研究。所謂的訓練就是要我在不同的 Word 檔案間「練習」剪貼複製的技巧將他的資料歸類。他的 RA 平常是找大四學生以修 3 學分independent study 的方式支應。但是現在我做,免錢又好用。我每週有無數小時耗在如此事務性的工作上,不太明白他交付我這樣的工作是怎樣的訓練?他更從來沒我和我解釋過,我從這樣低技能性的反覆動作中到底能學到怎樣的做研究技巧?我是研究生,不是大學生,更不是私人秘書。而我心中的十萬個為什麼,或許許多女性在職場上也常有一樣的疑問:我有能力,我有學歷,我有專業知識,我更願意學習,但為什麼總把我放在我不想放的位置,做繁瑣無趣,不重要的,男人不願意做的工作?剝削我的精神、薪水、時間?



是的,時間是個大問題。我當時其實不只是被指派給他,還同時延續研一上的分配繼續當美女老師的TA。國際學生依規定一週只能工作二十小時,他只能用我十小時,但實際上我花在他交付的工作上遠超過於此。各位要知道,如果國際學生每週工作超過允許的時間,是會被移民局遞送出境的。大學生RA都有固定工作的時間,而我則是只要他想到什麼就叫我馬上去做,星期一晚上告訴我,星期三一早就要交給他。每次開信箱心裡的沉沉的,希望不要看到他寄來的信,他交給我的工作量不合理也算了,可怕的是在心理和情緒上,他的言語態度帶給我的無形壓力傷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他口中的那樣沒用,那樣的「需要努力」。由於他完全不管我也有我的讀書計劃,我的時間表必須隨時配合他完全被打亂。因此我的課業成績被影響不少。修的三門課有兩科是我最討厭與數字有關的統計,都是險險的過關,還有一門是後來變成我主要領域的性別社會學,同學都是學長姐,只有我一個是研一生,還是上我我轉行後的第一門選修課(正因為上學期被此人逼迫不能上選修課!)。同學們知識遠在我之上,課堂討論我常常插不上話,讀起來很辛苦時間又不夠我念,拿了很一般的成績,引以為恥。那門課的老師 Dr. K 現在變成我的論文委員之一。她是個很優秀的學者,我對她十分敬畏。後來再上她的研究方法拿到超漂亮的分數,證明我當時如果不是正被這老師以不合理的工作量要求折磨,一定會念得好很多。



我被他欺壓的情況 Dr. S 和美女老師都知道,這時她們已經當我的碩論委員了。Dr.S 教我要怎麼應對,跟我說如果他太過份她是我指導教授可以介入。而美女老師則是因此幾乎不叫我做任何事,還在我學期末最忙的時候對我說,我給妳的工作就是去寫妳碩士論文計劃,其他什麼都不要管了。我看到那封 email在電腦前感動的大哭。後來在期中考時因為一些事情我終於爆發,還開始把每天工作時間紀錄放在電腦旁邊故意讓他看見。當他發現我其實沒他想像中的笨後,對我才開始和顏悅色起來。




這個經驗大概是我開始邁上個性強悍的轉捩點。現在重讀我那時寫的留學筆記 (2) 明顯的看到剛開始的我,還是以往的一副小媳婦動不動請謝謝對不起的以客為尊貌。以前跟日本男友交往時,飛不飛日本線都會被當成是日籍組員那種乖順柔弱氣質,現在幾乎完全不再外顯,或者早就不存在在我身上了?取而代之的,應該是恰貝貝阿莎力型的活潑個性美國妞。我蠻想念以前的樣子,也許,會在我離開美國回到亞洲後又有微妙的改變也不一定?






下午兩點半。


我在 Co-chair Dr. B 的辦公室門外等她。她今天很忙,我們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講話。我想其實也沒關係,就快速的確認一下她對我答案卷的想法就好。剛剛指導教授說她某日在走廊上遇到 Dr. B 兩人匆匆間  Dr. B 快速丟給她一句  Louisa's exam was really good.



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是一個星期二的下午兩點,我準時到了,才站到她的門口她便正好開門,與我照面是個美麗高挑、皮膚白皙的纖細女子,大約四十出頭,我當下第一印象就是她好漂亮,氣質好好!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在這邊稱她為美女老師的原因。 (3) 這純粹是我以對她的第一印象以此代稱書寫方便,從來都沒有強調她美貌勝過她專業的意思。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面便聊得很開心,她很喜歡笑,不過我不太會發她的姓氏,還偷偷練習很久。當時我跟的課是 Social Inequality, 我每週三天,陪她一起走十分鐘的路往來教室與辦公室之間,用力跟她找話聊。我會這麼做其實是因為我不知道 TA 要怎麼跟老師相處,於是做的有點兒拘謹亞洲學生尊師重道的感覺,後來我才發現好像不是每個 TA  都是這樣跟老師互動的。倒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的感情日漸加溫(這個形容好像怪怪的...)這故事告訴我們,近水樓台先得月,要追女生就要勤快一點天天在人家身邊繞啊繞提高曝光率...


那個學期我在她的課堂上做了一個 presentation, 之後輾轉得知她在教授們開會時用力的稱讚我幫我做了很棒的公關。那算是我第一次確認她對我還蠻疼愛的,不是一般老師對學生的禮貌而已。研一下其實我本來也不是派給她工作,後來因為一些原因我「開缺」,Dr. B 聽到了馬上說要「回收」所以我就這樣被她撿回去了。我跟她投緣有很多原因,我們個性很像,工作習慣也相近,笑點也很近,兩個人在一起聊天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莫名其妙被對方說的話逗笑。她對我來說是很容易親近的人,我對她來說大概也是一樣吧,我們會不小心講出心底話或是分享秘密。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 Dr. B 出現了,可是她跟另一個老師進了辦公室就關了門談話,兩個人似乎正談著嚴肅的事,等一下是我菲律賓同學要 defend her dissertation proposal, 應該是在討論這個吧。


研一下研二上的暑假前,指導教授 Dr. S 變成了系主任。在那之前系上發生了一些事,簡單說,就是某些學生的(有心)鼓動指控造成系上氣氛怪異,因此我們有了兩次的全系聚會討論,有點像是團體諮商的感覺。我的菲律賓同學認為她一直受到種族岐視和種種不平等的待遇,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她的情況我雖然不能完全了解也不完全符合我的狀況,我自己的苦痛何嘗少她一點?我運氣好了一些,遇上了兩位貴人,手把手的帶我險險的過沒跌跤。她哭的時候我也忍不住掉下莫名的不知從何而來的眼淚。只是她身上的負面情緒如此強烈,讓我幾乎無法呼吸,後來我們也因為種種原因漸行漸遠。印度學姐認為許多事都是菲律賓同學自己的想像和誇大,事情根本沒那麼嚴重,像她自己就從沒遇到過同樣的狀況,英文是母語的她,認定自己從沒有跟菲律賓同學一樣因為口音被嘲笑的狀況,所以她從不覺得這個環境有任何不友善的問題存在。「Louisa, 我不明白為什麼,」她有一回跟我說,「那個白人男教授一向對我很好啊?還幫我寫推薦信,為什麼他會找你麻煩?」我沒有辦法回答她的問題,這是一個質疑我有問題的問題。我的苦痛每日每夜一口一口獨自吞嚥著,這真的是我的問題嗎?三年後寫資格考寫到  tokenism, 心裡突然亮了一回。被當成 token 裝點門面的隱義不只在職場,而在日常。Racism 短兵相接時快速地幾乎無法意會,而尖銳的刀毫不猶豫直刺入骨。Patricia Hill Collins 說壓迫者與被壓迫的角色位置隨時可能互調並同時存在。我一直相信的事情是,這個世界上,你看不到的、不知道的、無法理解的...並不表示它們因此就不存在。


想著想著 Dr. B 打開門出來了,Louisa 對不起,我今天沒辦法跟妳談話,馬上妳同學的口試就要開始而我現在要去一下系辦。沒關係我說,那我可不可以陪妳走過去?一分鐘不到的路,我快快的問我想確認一下我的口試對我有什麼要求,她很酷的說,沒問題,不要擔心 you'll be fine. 她抿著嘴很嚴肅,我也沒有再追問。

 




[待續....這是一大篇交錯現實與回憶的資格考口試記....]





1. 中文版的 word 紙張預設是 A4 美國這邊都是要 letter size. 然後 double space是要選兩倍行高外,行距那格空白,下面的「文件格線設定要對齊」那個框框不要勾選。在念書前上班不必開電腦打字的我對 word 的記憶太久遠,這種豆知識我根本不會想到是需要被考慮的問題。

2. 那些留學筆記跟我很久的讀者大概都看過,我現在都已經隱藏起來。畢竟自己就快要出師,被認出來我本人是誰的日子不遠,所以為了罪犯的人權保護(?)考慮,以前年紀小寫的東西就要藏好,我一點都不希望有人認出那此位男教授跑去跟他說原來就是你欺壓外籍勞工(指)
不過要是有人認出我 Chair & Co-chair 是誰,歡迎用力傳話說我一天到晚在網誌上講我有多愛她們這個事實,還說某人是美女(羞...我從來沒跟老師說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她好漂亮~)

3. 其實我的指導教授年輕時也很漂亮喲, Friends 裡面的 Phoebe, 我的老師年輕有一點像她,不過我的老師比較漂亮!(跩)我看過好幾張她年輕的照片,很時髦哩。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ke
  • 以過來人的經驗替妳加油
    在之後還有更多的挑戰
    我也還在奮鬥當中
    說資深好像也不對
    因為我常煩妳XD
  • 謝謝前輩"大姐" (誤)

    大家一起加油啊!!

    Louisachang 於 2009/05/03 04:30 回覆

  • Celestine
  • You are so great!
    I am proud of you!
  • Thank you Celestine:)

    Louisachang 於 2009/05/25 11:05 回覆

  • lovesammi02
  • 哈囉~~~
    可不可跟妳請教你讀是哪一所學校啊,我也是有想讀關於社會學方面 !!
    妳那program的博士大約是幾年畢業呢
    感激 給我這些資訊~~~!

    晚安
  • 你好.社會學的博士如你所知各校系規定不同,但同系所的每個人的畢業年數也相差很大.建議你查詢你有興趣的系所網頁比較準確.抱歉沒辦法回答你的問題.

    Louisachang 於 2009/06/13 15: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