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最近心情陷入嚴重低潮。我的資格考口試算是到達了整個人的顛峰極致,側面了解都過了兩星期還是幾位老師間津津樂道的事情。但從考完第二天開始,我的運勢就大江東去不住下跌。似乎我整個上半年的好運,一口氣傾注在這回口試之後便消耗殆盡後繼無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許多事情都不再是我想像以為的狀況了。


一些事情覺得委屈。但對我來說,要我開口跟別人說明自己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覺得委屈,其實也很麻煩。要說什麼就得交代前因後果,想到要交代完那些我也累了。而有時候跟別人說起傷心事(不是現在這次)別人聽完開始「好心的」提供各項建議,試圖想要開導你,或是開始忿忿不平的指責批評其中人事物。我固然感激對方的關心,但其實,我需要的完全不是在此時好為人師的行動指示,說起我的個性,真的要說該怎麼做我恐怕也很清楚;如果不清楚,如果沒有已經動手找答案的話,我應該就會開口問聽我說的人。積極正面的思考方向我也了解其重要性哪,我平常也還算樂觀進取吧,但這個當下我沒有辦法嘛。最麻煩的是比本人還激動的旁觀者,反倒變成我還得回過頭去解釋,呃,其實那個部份真的是你誤解做太多詮釋不是那樣子。然後還可能被打回來,你當局者迷安靜聽我分析...




因此想到要去對應對方的安慰恐怕更是一種情緒上的耗損,所以,乾脆就什麼都不說了。


另一個不想多說的原因,這年頭真正關心別人的少,愛聽八卦嗜血的多。否則水果日報和數字週刊就不會生存的這麼好。這既然是人性,也不是什麼新鮮事。旁人霧裡看花不明究裡,若又是牽涉範圍廣大的事情,我更覺得告訴別人只是落得他人茶餘飯後的話題而已。倒楣一點的話,自己還會變成別人眼中好戲的女主角。隔岸觀火,指指點點,輕賤別人的不幸以凸顯自己的高人一等,或是藉此模糊自卑與敗落。其實,這或許不必到講別人的八卦或不幸,幾分酸葡萄的見不得別人好的,或是硬是要殺殺幾分別人銳氣的,背後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心理。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體面耀眼的背後,又有多少掙扎痛苦的日子是外人看不見的,教訓別人不知天高地厚時應該先自省本身角度是否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吧。先前才遇到類似的事情,憑心而論當下小怒是有的,但轉念想想,對方何嘗不是陷入困境,需要被鼓勵的人呢?


扯遠了,總而言之,不論狀況是哪一種,既然我需要的不是具體的建議和確切的幫助,那麼,告訴別人又怎麼樣呢?越來越覺得低調處理乃真王道也。壞處就是不小心會內傷。一開始是難過,接著覺得不只是那樣的情緒,開始覺得很氣很怨哪,但是顧全大局又決定跟誰都不說什麼。就看著心中的惡魔一個個跑出來張牙舞爪,跟你說報復吧憎恨吧討厭吧還以顏色吧給點教訓吧讓人顏面喪盡不得好死吧。結果,因為我是好人(居然發自己卡)所以還是什麼都沒做,理智上很清楚舊仇未決結新怨完全無濟於事,決定要原諒要寬容。誰的心中沒有惡魔的存在?哪,就像前同事很阿莎力跟我說,不管妳遇到的是什麼過份的事情(像她一樣對組派很生氣)就讓人丟掉工作啊!找人去揍啊!我問,找誰揍?妳有認識流氓嗎??兩方於是一片沉默,自此無話。



最後一種,應該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會躲開在自己心情不佳時,想要藉著關心探聽我的心事,以建立原本尚未存在的深厚情誼關係的情況。我並不是指此時有平日裡的青衫至交企圖跨越朋友界限,或許有些人會在危機下一時意亂情迷,不過本人從沒遇到這樣的狀況(或者,也許有過,只是我都視而不見?)。而且,這裡指稱的朋友也可能是還沒有那麼熟悉的女生朋友。這看起來似乎是相當不友善的拒絕別人的好意,我只是覺得,在我最脆弱的時候若是跟還不到交心程度的人說了自己平日裡不會告訴對方的心事,這與利用別人沒什麼兩樣,還欠了回人情。畢竟友情是平日裡累積,並不是單一次似乎表現出體貼與理解對方立場就可一蹴可及。本來也就還沒那麼熟,何必要以此機會要好起來呢?其實,這點是我幾次的過去經驗累積,在情緒激動時沒管住自己的大嘴巴,跟其實我不想告訴對方的人說了什麼,之後我沒有一回不後悔的。猶如酩酊大醉的次日還得收拾殘局,徒增自己的困擾罷。


就這樣,最後我恐怕是誰都沒說。或者只跟很親近的人們,覺得說了不會造成彼此(新)的情緒負擔的人們,覺得是在他們面前我可以放下武裝做自己的人們。少少的幾個,在我在壓力最大的時候發洩一下。之後,更多的時間,我習慣一個人躲起來慢慢想。最後想到心窮意盡透澈到底的模樣如何,恐怕還是誰都沒說。


我覺得自己這點有些不像女生。我知道許多女孩子是生活大小事通通要拿出來跟好姐妹透明公開分享了解的。我一直都不是那樣的個性。好姐妹當然有,可是我不習慣把自己的所有心事問題情緒通通鉅細靡遺丟出來大家來討論;我一向是畫重點,講摘要,抱怨抱怨,尋求理解與幫忙,謝謝收看我們下回見。

以上,寫到這邊覺得或許是我自己機車又難搞吧。(真的嗎?其實我想問問,上面提的種種考慮,難道都沒有人與我有著一兩項呼應的感受?)跟大家說妳心情不好,又不自己說怎麼了,別人問妳妳又不想攤開來八卦,又可能拒絕別人的好意...妳到底想要怎麼樣啊?


因此很多時候我寧可做一點點情緒工作,把一些真實感受收起來。或者,也可能寫出來,慶幸我有一隻能寫的筆。這次的心情低潮實在太嚴重,我知道自己不行的,非得求援不可,我更得讓身旁的人知道我情況不好,才不會嚇到別人:不管交談的主題是什麼、正說著的是什麼內容,都會在開口後突然掉下眼淚,這會不會讓對方害怕疑惑?我或許沒辦法好好說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狀況太多也不知道該講哪一樣先哪一樣後,事實上我也不想要被多問。只想要一點點諒解,如果我不理人沒開口,如果我行為古怪,不是因為我不再是露甜心,只是我現在沒有心理餘地做不了誰的甜心。



不要問,其實就是一種體貼。這個世界上,也有什麼話都不說的那種溫柔。





安慰別人是一門藝術。當自己需要是被支持的角色時,才了解能適切恰當的給別人安慰是多不容易的一件事。對方或許不需要你聽,你也不覺得自己能幫上什麼忙,甚至,你也覺得探問細節連一句都是過份的交淺言深,但是你想要給對方一點溫暖,該怎麼做的分吋很是微妙。


前幾天填某份校內文件要寫當地緊急聯絡人,我想了幾秒鐘,寫下我指導教授的名字,我相信我若有任何狀況她和我的共同指導教授是一定會幫助我的人。但就是這樣,這回我不想哭給我親愛的老師看,知道她們一定會擔心我,這種感覺就像我不想在心情不佳的狀態下打電話回家,讓千里之外的父母掛念又無能為力更不孝哪。我也怕她們覺得有些事情因為是她們的權限可以處理範圍所以更得給我幫忙,或是因此想減輕我一些壓力而少給我一些責任。她們給我的愛與支持實在太多,再多要便是貪心自私。還牽涉了印象管理的問題,公與私,我得努力維持自己的專業把它們分開來。但是我寫了一封email給修課的老師,淡淡的提了一聲自己現在狀況不佳,偏偏第二天我要帶課堂討論,雖然有同組同學分擔但難免會要說點話,我很怕這白天發生突然掉淚的狀況明日又重演,希望老師能原諒要是我突然安靜不說話是怎麼回事。老師本就是個活潑而幽默感強烈的人,所以她以很興高采烈的語調跟我說,雖然很難過知道妳遇到不少困難,但是請放心,明天妳要是出鎚我們大家就來唱快樂的歌的給妳聽。後來課堂狀況倒是還好,或許我有點人來瘋吧?上課的時候投入就可以暫時忘記不愉快的事情們。


當愛的人們不在身邊,能在第一時間給我安慰的,是身邊的同學好友。這陣子我因為不想一個人在家,都盡可能把電腦搬到辦公室來做事。背對著他們或許邊打著論文計劃便掉眼淚,但聽見身後同學們笑語嘻鬧的聲音,對我來說是另一種陪伴。 我在美國同學們身上我學到了許多的安慰與關心別人的技巧。當我只是想要大哭一場 Georgia 看見已經淚流滿面的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抱著我。自始至終,她什麼都沒有問。Lauren 和 Jen  有些感覺到發生的部份事情,刻意找我講個兩句笑話要逗我開心,叫我過去看她們在 YouTube 上發現的好笑影片。很酷的 Will 在離開研究室時會一語不發拍拍我。Kristi 和我一起上課,下課時她來問我妳是不是不太好,妳進來的時候臉色很難看,我一時語塞掉下淚來,後來我們在教室外談了一會,她邀請我學期後去她家跟她可愛的狗玩。那,我現在可以抱抱妳給妳一點安慰嗎?Clare察覺我不對勁,跑去跟中國學妹說要她來跟我談一談,畢竟我們都講中文。學妹在公車站看到我,丟下男友跑過來說,學姐學姐,有什麼事想找人講要跟我說。



我需要的是正面的消息,快樂的事情,比如可以去朋友的生日 party一下下。另一個方法是食物。一枚可口的小餅干,都可以讓傷心的人得到一點小小的滿足。或許牆薄如紙,鄰居 Rose 大概聽見了什麼動靜,以食物為藉口,過來探望觀察我的狀況。她也是個很好強的女性,不太喜歡示弱給別人看。熱騰騰的飯菜非得趁熱吃不可,帶來的不只是元氣而已。



美國同學如果問我怎麼了,我輕輕的說  so many things going on I don't even know where to begin, 她們似乎都可以理解成我不想講細節而不追問。但是在台灣朋友身上,想要以類似的方式帶過,十個有八個會開始問下去想幫我起話頭,不然就是繞一繞又有意無意的會想要帶到想知道我為什麼心情不好的事情上去。在一個日本台灣太太的部落格上(*)讀到她嫁來台灣的日本友人總是在抱怨:台灣人為什麼這麼煩?為什麼都要問?為什麼都要管?為什麼明明是我家的事卻變成大家的事?現在對照不同朋友的關心方式,覺得這評論對民族性觀察還真是鞭辟入裏哪。但我知道兩種固然表現不同,都是對我的掛念與好意,不論如何實在很感激就是。我一直在想平常自己又是怎麼安慰別人的?或許我們大家都可以學習的,是不一定非得要知道對方發生什麼事情,或者是以毫不刻意的態度接近,都還是可以給別人安慰,這是值得觀察與臨摹的技巧啊。



也許我應該小小的感激這一個心情低潮的機會,讓我考慮體貼別人的定義和做法,還能有什麼不同。


另外藉此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給我的安慰。




情緒控制與調節其實比我們以為的更耗心費神。只是因為情緒工作有相當大的一部分是內在的、無形的、無法精準衡量的勞動,因此時常不被正視認可,轉而將需要控制情緒視為理所當然的事。


心情低潮中另一個不幸中的大幸,是我講課的部份已經結束,現在都是學生報告,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我得承認,老師心情不好,學生真的很倒楣。我固然不是會借題發揮找學生麻煩的人(專業啊不可以自毀品質),只是現在對於來要分數的,問有沒有 extra point 的,通通一律鐵腕政策一個不字,從他們不敢繼續凹下去的表情裡我知道自己臉上是沒有笑容的跟他們應答。對不起啊孩子們,現在不是我好說話的時候...



我實在是不能允許自己在學期末前兩週最忙的時刻,分神去處理這接二連三的事,我有一堆重要的  deadline  在即。偏偏遇上這一些。我不禁要想,倘若我的口試因為指導教授出意外的關係整個延後,然後現在撞上這些的話,我的口試恐怕就不是老師津津樂道的事,而是會淪落到被問「所以妳到底念過什麼 Sociology of Family 的書?」一類的問題(**)那還不知道要有多慘?要申請的研究機會也別申請了。話說前兩天我還是寄了那些申請文件,可是在這種情緒精神狀態不佳的情況下,我對嚴肅問題的思考實在不甚靈敏。把資格考剪貼回收一番,勉強補齊潤飾出一本五十頁的論文計劃,一點都不夠滿意,要是我的狀況不是這麼不好我一定會重寫,但現在時間不夠,也只能硬著頭皮寄了,不然呢?我從考完資格考到準備這份文件的時候只有一星期,而偏偏這一個星期我都在做什麼去了?我還是抱著微弱的希望但願自己能上,要是沒有上,我真不知道要恨誰該怪誰。要怪別人嗎?別人也有別人的立場,成熟的人該學習原諒別人;而且這些大可說這是個人的責任與感覺與旁人無關,你自己為什麼不好好利用時間;再說競爭激烈,你也許本來也就沒有機會。那要怪自己嗎?是自己沒辦法交出一份完全滿意的東西破斧沉舟奮力一拼,自然無法安慰自己既然盡力雖敗猶榮。在自責自己沒有盡力的同時,我也在想---可是,別人家在找他走失的愛犬襪子,我這不相干的路人感同身受就直接下去想幫他的忙了,那當我自己遇上更過份的事情接二連三,又怎麼可能毫不在意吃喝如常?我一點都不是不努力在打混,所以最後只得放棄完美的品質要求把東西寄出去。要說只能說是自己運氣不好,偏偏要在這種時候遇到這麼多事情。而且在我本身嚴重失衡的時刻,希冀能不考慮情緒的影響,甚至還要被期待我可以完美無瑕的控制它,這恐怕比受到的委屈來得又更過份了一點。也難怪,心情低潮到了最後,我開始察覺了憤怒,因為我被迫放在一個不甚公平的位置上,而且必須同時面對事件本身、專業領域、個人生活與情緒關係。尤其最後一項,是常被認為應該是自我管理的責任和能力問題,而完全忽略其不一定可以自主控制性和造成重大影響的挫折可能。它隱藏沉默,卻是不得不先妥善處理完才可能面對其他日常性或特殊性事務的關鍵,否則將要顛覆一切的根本。



怨天尤人都沒有用,但願我還能再擠出一點點好運留給這個機會。行筆至此剛又讀了一次自己的交去的文件,讀來讀去覺得似乎自己寫信給某老師簡介的數行中文都比我這一整本來的強而有力。唉,我真的需要好運,而且恐怕是要很多很多才能如願了吧,請幫我集氣祈禱哪。


這是我現在最需要的安慰。










* 想要鑽研愛妻便當技巧的朋友,在日本的台灣太太部落格們很值得慢慢挖寶。就算不做愛妻便當,看她們怎樣分裝、保存、處理大量購買的食材和烹調方式真的學到很多耶。

** 這是老師講給我聽的笑話。口試被問怎樣的問題其實跟寫的東西有關。寫的好就直接跳級往上問,寫的鴉鴉無那當然就得懷疑你到底是不是主攻這個的基本問題問起;啊不然再狠一點,就是你到底是不是念我們系的啊?

創作者介紹

Louisa 的椰林筆記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Y^.^
  • 在老師面前哭 這種事我做過耶~~~(汗)
    那時我哭完之後 我老師跟我說:
    啊啊 別在意
    之前妳那些拿到學位的傑出學長姊都是這樣過來的......(驚)

    我猜我的指導教授應該有諮商師的DNA吧
    不然怎麼會吸引了一堆案主(笑)

    印象中最深刻的是
    她很認真地對我說:'You'll be alright.'
    不知為何,那句話就像是護身符一樣
    讓當時陷入暗黑深淵的我,就這麼一路相信著,然後慢慢從谷底爬了出來
    在風暴中學會了駕馭氣流高飛......

    不過就是因為我自己曾經這麼冏過
    現在看見學生在我面前哭(不是被我當掉喔:p)
    我想我可以了解他們的感受
    就只是併肩陪著他們,就算一句話都不說也沒關係
    他們要什麼我才給,其他都是多餘的

    因為對已經很想不開的學生說:"想開一點"、"沒什麼大不了"
    這樣是宇宙無敵超級瞎的啦~~~
    (因為根本就是屁話......)

    以上是從"案主"轉為"見習諮商師"的小小經驗談......
    目前我只會在學生面前搞笑,功力比起師父來,真是差太多了Orz

  • 呵呵,我就是在老師面前哭太多次了
    這次覺得不能再哭給他們看 @@

    話說當老師的
    辦公室好像都要準備面紙才行吧?

    我很贊同你說的 對想不開的學生說想開一點沒啥大不了 這一點都沒同理心啊!!!

    請案主繼續好好練功 取得諮商師執照指日可待
    我覺得TY可以走快樂版的諮商師
    難怪學生都很喜歡妳喔 :)

    Louisachang 於 2009/04/25 11: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