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我的部落格很少出現全篇嚴肅學術討論的文章
這大概在我拿到學位前可能都不會出現

大概有些人看過我很久以前曾經在這裡 po 和我研究相關的尋找受訪者公告
後來被我收起來了
也許在我下一階段研究開始時會再繼續找人
不過在那之前
有些與研究相關的想法還是保留給自己

[所以 那篇 working paper 是不要開放下載的好?] (自言自語)

想要一步登天的人太多
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網路剽竊事件

與人對話固然可以刺激自己的多面向思考
而其中的分寸我一直在拿捏

而浪費心神跟完全不知道狀況的人解釋自己的立場
和無意義的辯論
也實在太累了...

十月在某小型的會議上遇到一個人類學的大陸男生.
做漢人合法加入回族 & 通婚等等的研究
他有張投影片講到漢人男子娶回族女性後成為回民
&全文結論是大家都想當回民 無種族問題 blrablrablra

我問他他在田野中有沒有發現任何與性別相關的發現
Ex. 漢回族的性別關係的差異性 比如影響婚姻家庭的關係
有沒有在婚姻關係裡因為是漢人丈夫而對妻子的期待要求不同 etc
(大意大概是這樣啦 我有點忘記我怎麼問了)
他的回答是

中國從文革之後 沒有性別不平等的問題
女人與男人一樣平等 女人擁有一樣的權利
所以沒有什麼性別問題

我忍住傻眼的感覺 不想拆他的台 我想他根本沒看這塊
笑笑跟他說謝謝
心裡是在謝他讓我目擊半學期來的課堂上講的
"傳統男性主宰的人類學/民族誌"實例

當天同場我和朋友合寫的做台灣的事情
他的提問方式與發言回應倒很不客氣
第二天當場的主席我同學一見到我就跟我說
她其實非常生氣 覺得對方發言實在傲慢到不行


所以後來有點後悔沒跟他好好的"對話"一番
要說我很想教訓這種認為 "中國沒有什麼性別問題"的人也行
當場顧全大局 (時間有限+不想讓場面太難看+...那天已經累了)
但是如果真的"討論"起來
我會強硬到什麼程度呢?

回到上面說
浪費心神跟完全不知道狀況的人解釋太累...
那麼
遇到這種完全無法對話的狀況雞同鴨講
到底有沒有意義呢?

要跟不了解女性主義研究方法的人辯論
一開始就說明自己的位置何以不是有失客觀公正
[是誰來決定何者為偏頗/主觀? 用誰的標準? 怎樣的標準?]
這到底有沒有意義呢?

這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要怎樣客氣的回應 或是
要辯論到什麼程度
尤其是對方是傲慢而無法以同樣語言對話的時候


*


是的下星期我要回家了
這次停留三星期

要回家自然是很開心的事
期待大學同學會
回美國前還會停久違的東京

開票前還猶豫不定 大筆花費可預期..
開票後卻無比慶幸 日幣狂漲終不悔

我需要東京
不是玩樂氣氛的那種

明治神宮前那條長長的石子地林道
安安靜靜的走一會兒
新宿的夜晚從伊勢丹往無印良品的方向走
抬頭便是一整排霓虹光亮
那一個角度

是需要, 是本能,
安心的確認了許多, 改變與未變的事
把自己的手掌放在似曾相識的掌印上
考慮著是否依然相契 吻合的程度

大概是那樣子的心情吧


*

兩個多月後要資格考
說句實話
覺得自己資格考前焦慮症候群開始
而且應該會越來越嚴重

於是回家這件事 在心理上變成一種直線狀態
回家--開會--休息--陪伴重要的人們--念書--寫 proposal --同學會--東京--美國
以往回家前會發群組信給朋友連絡見面問需不需要代買的
這次一直沒有辦法發這封信
兩年多未見的日本朋友 到現在也還不知道我要去東京的消息
慢慢理解到背後的原因是
幾乎完全失去交際應酬的心情
或者確切的說
覺得自己沒有心思處理不在直線上的事情

閉關狀態中友情的部份要怎麼做
還沒考慮好

*

之前和人談過的話
大意是學術這條路 基本上研究寫作那就是生活的一部份
不會再有上下班的明顯界限
讀什麼寫什麼做什麼 都是持續的累積

正在好好地學著對方的態度在做: [寫一個小時也是一小時]
這句話近來體會的很深
把時間 學術 人生 通通拉成一直線後
感覺完全不一樣
博士生的訓練之一 除了紀律外就是對待時間的態度吧

我以為自己選擇的職業 過去的與未來的
有著一定程度的相通
都會給我相當的時間 足夠的空間
想說話的時候有舞台 想耍自閉也能任性

不過 以前下班了
再澳的人客再討厭的咖都可以一腳踹開 (踢飛)
以後沒有那樣的開關分際
這應該是要從心裡面認同的事情
我還沒有完全甘心認份的承認它


*

辯論就能改變嗎?
意義由於資格嗎?
資格誰來定義呢?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Weiping
  • 寫論文這件事,是沒完沒了的。完全嵌入生活之中。
    關於大陸那邊的研究,當然,有很多好的研究,可意識型態及教條充斥的也不少。不過討論起來,這些人往往也很堅持自己的意見。碰到這種情況,是難有什麼對話的。
  • 哎.是的.而且寫完博士論文還會有升等用論文. 這輩子看來要寫個沒完...
    前兩天大陸朋友問起了海角七號 然後有個評論是果然台灣還是比較親日.我真不知道要接話還是不接好.
    其實不要說回應完全無性別思考的男性 就單從要不要回應 "我覺得現在男女平等啊 不必爭什麼女權" 我覺得自己就要想很久. 教育/訓平輩的女性高知識份子, 好像不是應該我做的.但我不說什麼,又覺得.很! 難! 過!

    Louisachang 於 2008/12/04 12:43 回覆

  • nihilist
  • 我自己是文學的台產博士生啦…上述的問題,我也都遇到了,博士生還是有普同性(有可喜之處?)
    對立場、定義甚至姿態的不同,我是採取很開放的心情去接受,就是傲慢來對我也沒關係。不過我很清楚自己的風格,本來就是傾向於冷淡平靜的一個人,就算對方如何激怒我,我也不會改變自己在學術場合的作風,我討厭"以為大聲就會贏"的風格。--這是個性的問題。它也將涉及往後在學界的人脈。重點是,研討會是一個表演的舞台,還有很多別人在看,即使面對無理的人,我也不想失去自己的樣子。
    而學術上的想法,還是可以被很理性嚴謹地表達出來,就算我講得慢條斯理比較小聲,我也是會講出來,抱持一種練習臨場組織與表達能力的心態。
    至於交互辯難,只要不是超過我能負荷的激烈程度(人身攻擊),我還是會加入的,當作腦力激盪也好,有時事後會發覺對方的話,確實可使我原先的想法更周延。

    這是我的粗淺想法啦,跟你分享。
  • 針鋒相對見過幾次(不是針對我) 群起攻之的聽說過. 研討會見聞錄,改天應該可以另寫一篇文來聊? [也許這也是博士的共通點? [耶 要說可喜嗎...]

    我自己的到都還好,最常見的最多就是認為亞洲/第三世界的相關研究等同於 case study的自大派,oh that's interesting...然後漠不關心.

    不過, 我這邊在意的倒不是學術上的批評那些部分.不管對方是惡意或善意的. 觀察別人會質疑批評的反應或言論,對我來說也是另一種社會學觀察.

    我在意的是,今天自許努力成為女性女義者的話,聽到對方發表的言論並未意識到性別.種族.性向等等等的歧視/偏見,而自己選擇沉默的話,我覺得自己是強化的幫兇啊.
    我在意的是這種情況.我介意的是自己變成了幫兇. 如果連基本概念都沒有的,即使用蜻蜓點水的方式點過,對方也不見得聽得懂. 連對話都是困難的事. 但實際上要從頭解釋起,許多狀況下也沒辦法做到.
    這比較與我的研究本身無關,但跟行動主義有關. 哪,人家都說我們都是象牙塔關起來自己寫. 我最近開始思考的是feminist activism...應該從日常生活裡面實踐開始吧. 然後,憑心而論能同時兼顧實情與不違原則, 我[們]到底能做到什麼程度呢?

    Louisachang 於 2008/12/05 01:27 回覆

  • nihilist
  • 我研究過程會遇到很多大陸學者,他們也都是同樣的論調:大陸自文革後,並無性別不平等問題存在。

    其實根本是階級革命的一時狂熱與政治語言,掩蓋了性別問題。

    另外,時間感啊…寫論文大部分都不分日夜,能寫就寫了。只是我還是會固定空出一週中的一日,強迫自己不寫,出門閒晃。

    之前陸續有學長,三十出頭拿到學位在大學任教,然後沒兩年就因病過世了,而系裡頭的教授們,許多在中年以後就有心臟病。我照了這些鏡子,不免有些心驚。讀我論文的人,比看我老醜病死的人,還要少啊…
    無論如何,祝福你囉~~
  • 嗯,所以nihilist正在寫論文嗎? 還是已經畢業了?
    (嘿,請教一下喔,妳做的東西跟台灣有沒有關係啊,最近有個跟台灣研究有關的CFP快要截止收件了,有興趣的話我寄連結給妳)

    謝謝妳的留言,這樣刺激對話和思考是很棒的啊.

    Louisachang 於 2008/12/05 01:28 回覆

  • nihilist
  • 學術是良心事業啊…混的人真的很多(跟外面的公司比),也有衣冠禽獸…
    不好意思,連留三言,實在很感歎呀!
  • 推--> 書念得多不表示品德比較好啊.(嘆)
    有機會八卦一下彼此了解的衣冠禽獸百態吧!

    Louisachang 於 2008/12/05 01:29 回覆

  • nihilist
  • 我上學期修完學分了,理論上現在應該在準備資格考,若考過後寫論文…似乎進度跟你差不多呢…不過,實際上我跑去結婚、搬家到另一個城市,邊適應新生活,邊想想自己在做什麼(慘了,二十幾歲時自以為很清楚,到三十多歲發現不太清楚)。
    如你上面的回文,象牙塔的情況在我的領域也很嚴重。我教了四年書,教書不是不好,滿有趣,或許也有"深遠"的影響力,只是我總覺得看不見這影響,時常灰心。有時想,除了教書,還可以做些什麼??所以在學術上停擺了半年,先讀點其他方面的書,思索自己在社會上應該有的位置(義務性的,非權利性的)是不是可以再"衝"一點,以及改良個人務虛高蹈的個性。說不定畢業後會選擇教書之外的實務工作吧…
    我做的是當代大陸小說,跟西方思潮現代、後現代、女性…多少有點關係,略知皮毛,不過我還是"初"學者咧。
  • nihilist,超想繼續跟妳對話下去啊...這幾天正在趕我的期末報告(暈).趕完再來回妳.先來貼一下這個研討會(NATSA)的CFP 到12/15 要是你的研究能有相關的地方考慮投投看吧 (其他過路的人文社科領域朋友不妨也去瞧瞧!) http://0rz.tw/b35aq

    Louisachang 於 2008/12/05 16:44 回覆

  • nihilist
  • 你提到的"行動"的部分,實在讓我感動想哭啊…我正是時常感覺自己是個幫兇。
    理想到底可以跟現實妥協到什麼具體的程度?
    恐怕在研討會之外,在生活之中,都不時地會觸碰這個敏感問題。
    比如,我結婚以後,雖然並不是不幸福,不過生活中突然多了一大塊"私領域中的公領域",然後,我比我想像中、期望中的要"認命"很多。
    到底應該要把生活中的口舌之辯(可能被視為意氣之爭或頂撞)的時間心力省下來做研究呢?
    還是生活中就該實踐理論與原則(比如兩性平權、尊重隱私之類的基本觀念)?
    如果是後者,那麼對象如果是不能完全對話的人(比如長輩親友)?
    想想如果只選擇可以對話的人來對話,那麼不就只是維持現實的原狀,大家都在的象牙塔…
    可是,底限是什麼?我們可以為原則犧牲到那裡?付出生命?還是友誼決裂?夫妻失和?
    嗯…我也不知道。
  • 終於可以來回nihilist了...
    對,就是幫兇的感覺,但就像妳說的,如果對象是不能對話的人,或是對話可能完全沒有用,只是傷和氣的話,到底有沒有必要"行動"?
    這是很微妙的,得應時地物事人改變調整的吧.我也暫時沒有答案,哎.
    nihilist上次說的實務工作大概是什麼呢? 其實我想知道,其他的博士生不(完全)走學術的話,還有什麼路可以走. 如果不方便透露也沒有關係喔.只是我的好奇而已啦.

    Louisachang 於 2008/12/22 01:24 回覆

  • nihilist
  • 收到了,謝謝!!
  • TY^.^
  • 啊 露大人要回來啦
    期待中~~~(本週四我們要召開最後一次同學會會前會)
    論文也加油喔
    給妳熊的爆發力加持~~~

    東京之旅應該是要留給妳自己的
    別管那些友情債了
    只要看到妳開心 鄉民我就很樂啦 呵呵呵^^
  • nihilist
  • 先跟妳說,看到你回程的語氣很開心,恭喜暫時放輕鬆了!
    我後來想想,對於無法對話的人,或許,我會用更間接的方式去行動(完全不行動實在很不開心),例如有機會就影響對方週遭的人(尤其是下一代)。正規的方式大概就是教育了吧…
    實務方面,教育也是重要的實務…只是我教了四年以後,可能個性中求變動的因子發作(怎麼克服?是否該克服?),有點想要轉行,最"經濟"的方式,應該是進公部門或基金會,如果可以的話,很希望從事基層的文史工作(台灣很美好,可是面對世界,詮釋還不夠,我想在這方面,做一些基礎建設)。
    至於學術研究,我總是忽冷忽熱的,有時候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歡做研究,論讀書寫文,是很快樂充實,但要應付趕稿期限、篇數要求,日後也要面對在期限內升等、做學校行政等等,總是會感到一種"永無止盡"的煩躁。此時就會失去自信心(覺得自己好像不適合走這條路,缺乏某種情緒能力),而親友師長給予的期待,就會變成最後一根稻草。不知你是否也會有這種失去信心的時候?
    無意中因為查王安憶的資料連上你的部落格,結果竟然習慣每天來看看呢:)

  • 嘻嘻 沒錯 很開心的咧~
    你說的或許這是每個博士生都有的焦躁哩,我也有哇,雖然現在暫時不敢想太多,一步一步來.Publish or Perish. But am I publishing rubbish?? 像是升等啦,發論文的壓力,我看我的老師也是有的.

    覺得台灣的下一代其實是幸福的,和我接觸的美國大學生相比,我覺得我們的孩子更有國際觀,更常出國所以"比較不會"以為我們的國家就是世界的中心.但是思考靈活與沒有定性是一線之隔的,英文不見得好到哪裡,中文卻零零落落,我自己覺得很多人寫作說話,都很少用成語了啊,注音文就更不用說了. 很贊同你說的"面對世界詮釋還不夠" 這是要花很長的時間與許多人的努力,一點一點的改變 自覺 和開創的.

    沒錢難辦(大)事,這是我這兩年多和NPO牽扯的感想. 公部門大概也有官僚體制的難處 [這邊潛水的公務員讀者 如果看到要不要浮出來說說?]

    原來是以王安憶連過來的啊,話說在美國長待,能大量看免費的/便宜的中文書(小說)變成奢侈的事. 這是我說什麼都想回台灣發展的重要原因呢.
    nihilist有部落格的話要告訴我喔.

    Louisachang 於 2008/12/26 12:19 回覆

  • nihilist
  • 原來你想回台發展,真是太好了,台灣需要人才呀!希望大家都為台灣而努力!!!
    我的blog是http://blog.yam.com/nihilist
    多半是我幾年來自以為懷才不遇的牢騷之詞,看起來是個可悲可笑的三流文人,反映本人內心無聊的黑暗面。不過這個缺點我也自省了一番,將會力求改正。
  • 啊,希望屆時有棲身之枝才好!畢竟現在經濟....又少子化....一位難求. 我有跑去妳家偷偷逛了一下,謝謝妳的分享,妳太客氣啦,是很有趣的網誌啊~網路不太穩,回美國再來好好讀:)

    Louisachang 於 2008/12/30 11:1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