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沒什麼八卦,不過也不想搜尋引擎一查這篇就浮上水面,所以還是低調一點好了。

第一次見到這位作家吳小姐是大三升大四時去聽演講遇到的。那時候偶爾會從北市圖借她的書來翻翻,她寫的書,內容大抵不出什麼男女愛情一類,演講的內容已不復記憶,印象就是跟她的書大同小異。後來幾年我很少再看她的書,算是我不算特別喜歡,但也不至極討厭的作家。

再次見到她本人是多年後的飛機上,也許是 2003或2004吧?從巴里島回台灣。Airbus 300-600的飛機,她坐在沒有客滿的商務艙,獨自一個人,很安靜的用她的小電腦打著東西。我那天打2R 賣促銷的免稅品,推車經過她,她雖然沒有抬頭和我目光相對,不過微微笑著輕輕搖頭示意沒有需要。近看她發現還是一樣皮膚白細,氣質也不錯,至少我個人覺得比她當主持人為了節目效果的感覺所表現的樣子來得好。表情放鬆恬適,給人的感覺就是去了一趟巴里島放鬆心情,度假充電後神清氣爽的樣子。

我推著我的小半車,往個個磨拳擦掌,準備大開買戒的喧鬧經濟艙旅行團過去。女生,獨自一個人去旅行的幸福,安靜地專心與自己對話的幸福,要體會才知道。


不過,她倒是跟我們家3R 妹妹買了一盒八九百元的Godiva巧克力。

大家免稅品賣完回到廚房,Chief來了,帶著那盒Godiva。吳小姐說,這是要請我們組員吃的。哇,大手筆,近千元的巧克力刻意買下來請素昧平生的空服員。Chief 說,對啊,所以你們等一下吃了,要記得去跟她說聲謝謝喔。大家一人挑了一顆,七嘴八舌的說她人還真好啊。


吳小姐似乎沒有跟座艙長說她為什麼要請客,好像也沒提因為妳們服務良好工作辛苦一類的客套話云云。我想我可以了解幾分她的心情。

今天為什麼想到要寫這篇呢?因為昨天和人談到我的學生剽竊事件。也許吳小姐的書和人一樣是毀譽參半頗有爭議的,也許不喜歡她的人讀到我這篇會酸酸的說九百元可以收買到這麼多人心,真是高招。

不過那一年的後每每看見 Godiva 會讓我想起那樣一個恬適安靜的女子,不吝用這樣的方式,與錯身而過的人們分享她心中許多無法明述的那些快樂。

而我一直記得那個定格。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