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離開空服工作之後,反而對擦指甲油這件事不再那麼痛恨,反而開始有點興趣,是頗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事呢。




進華航前對化妝技巧略懂皮毛,但指甲油卻從來沒出現在我的知識範圍內。因此報到第一天上華航與我的時候,聽到第二天正式受訓開始要擦指甲油當場大驚失色,那N年前的時代不要說水晶指甲,連指甲彩繪都少有人聽過,所以慘叫連連的不只我一人。當日一出公司大門便直奔屈臣氏買指甲油,我的第一罐是露華濃,按標準規定選那最老氣的深紅色。在上線前又在雅芳的目錄上添購了幾罐,依稀記得還是回台大在正門跟直銷商取貨的。



大姑娘上花轎的頭一遭擦指甲油,成果自然是:慘不忍睹、不堪入目...技術拙劣所以常常會厚厚的「ㄍㄡ′」成一團,加上毫無耐心等第一層完全乾而第二層又上太厚,每晚都會重覆上演指甲油「外乾內溼一碰就花」的慘劇(這個大概女生才能領會我在說什麼...)。上線的第一趟,還因為指甲油擦的太慘烈,Chief還特別請姐姐來教我怎麼擦...畢竟總不能每個指頭都裹上OK繃,以「傷遁法」矇混過關吧? 哎,一雙紅酥手,錯、錯、錯!



受訓時某早已離開空服界的嚴格惡魔學員長,對我們的要求是口紅的顏色要跟指甲油的顏色相配成套,她解說時還把她的手指放在唇邊,要我們大家好好觀摩學習。這種老派的的配色法,跟妝容一定得「藍的夠藍、紅的夠紅、滿臉都是重點」的「豔光四射」(?)要求一樣,都在拿到見習員名牌後,漸漸在線上姐姐們潛移默化循循善誘之下導回正途。不過我有幸恭逢其盛,趕上某短暫時間全體華航組員不管穿什麼顏色的制服,都只能擦正紅色口紅和正紅色指甲油的黃金年代。那時只要敝前公司組員所到之機場免稅店,架上不管是什麼品牌的正紅色口紅指甲油,當場如蝗蟲過境一掃而空,店員看見某大姐大手筆的一拿就是一打當場傻眼。會變成這種慘狀,據傳言是某旅客抱怨被某空服員的綠色指甲油嚇到(註一),辦公室震怒因此下令,要開始效法只准擦紅色指甲油的新航空服以整頓組員服裝儀容。ㄟ,可是人家的制服夠花俏豔麗,配紅色指甲油當然好看,我們要當東施,也得先惦惦自個兒什麼長相吧?人人一張血盆大口再伸出一雙血豔豔的手,配上該是優雅秀麗的經典旗袍,別說民怨四起,連客人都看不下去。日本姐姐還轉述她偷聽到兩位歐吉桑的對話:真像跟A片裡面的一樣的小姐呀...(沒有,那個時候長X茜還沒有進來)。後來據(一樣不負責任的)小道消息指出,公司收到太多客人抱怨空姐的妝太可怕、「你們公司小姐們都變醜了」的信,終於開會檢討,不再強制要求。雖然那些抱怨信中想必也有不少來自組員親朋好友的贊助,但仍可作為「成也人客,敗也人客」的註腳啊。




雖然不再硬性規定,但天性吝嗇節儉(不願意再為了上班用物品花錢)的我,不肯把才開封沒多久的大紅色指甲油打入冷宮或丟進垃圾桶,穿藍色制服的時候還是會用。後來看久了,覺得藍色制服配紅色指甲油還挺順眼的,就算指甲短短的也拙得很可愛,手也顯白。在不知不覺中,我的「指上塗鴉」駕輕就熟,不會再動不動便以傷遁法耍賴,但私底下還是不擦的。所以指甲油一向只買能配制服的顏色,而且要顯色,之前講化妝包時也有提過類似的意思,
不希望因為座艙長一眼看過去,覺得可以拿這個來作文章找我麻煩。




曾經信誓旦旦的說,等老娘不飛的時候我就再也不要擦指甲油了。此語當時可說是發自內心,誠懇的肺腑之言。因為我七年來一直始終如一的極力減少指甲油停留在我手指上的時間,就算是少一分鐘也好。我常常是在梳妝打扮完成,全身噴得香香的下樓等接車時,躲在我家樓梯間大門後開始擦指甲油。我覺得等指甲油乾的時間什麼事都不能做實在很浪費,反正等車閒著也是閒著,不擦指甲油要幹嘛?有時早班怕會來不及所以前一天先擦好,等車時沒事做還會覺得怪怪的。



卸指甲油自然是我最期待的時刻。有時下班在派遣等還沒回來的接車時等太久的話,我就會毫不遲疑的拿出去光水開始幹活兒。 不管飛長班、短班、當天來回班,我是每趟一下班就卸。再強調一次,是每個單趟而不是每天喔,連日本過夜睡覺血拼都快不夠的班也毫無例外(註2)。進了外站旅館,第一件事不用說是洗手拔隱形眼鏡,第二件事就是卸指甲油。有時跟其他組員約了進房後十分鐘回大廳集合出門,時間緊迫,就會發生我還沒卸完,手裡拿著沾著去光水的化妝棉等電梯的情況...對我來說,當手指恢復素淨,我才真正能感受到完全下班狀態的輕鬆快意。寫著寫著,在洛杉磯旅館的昨日時光眷眷襲上心頭:踢掉高跟鞋,戴回普通眼鏡,卸著指甲油,大口地喝著剛從超市買回來的純品康納...



當然一定會有人問,去光水不是很傷指甲?一直卸不好吧?因人而異的狀況固然不能以偏概全,只是我自己因為嚴格執行減少指甲油停留時間的龜毛,飛行幾年間指甲一直都在相當健康的狀態而且完全不泛黃。我的指甲油品牌一向都是開架產品,唯一的一瓶OPI還是好友送我的。上班唱戲時要用的東西,有時不必太好也沒關係。不論擦哪一個牌子的指甲油,只要上了飛機到了高空,都無法讓我擺脫手指無法呼吸的悶窒感,就是因為這樣我不喜歡擦指甲油啊。



我也不喜歡留指甲,我覺得指甲半長不短的階段很容易藏污納垢,但我又不可能熬到變成長指甲。動作粗魯的我連銀戒手表都照顧的不太好了,漂亮的長指甲實在沒辦法在飛機上存活太久。雖然到空服生活後期飛曼谷時會去修指甲,也只是修而已,貼甲片也不曾考慮。事實上工作本身讓我覺得把指甲剪短的是必要的,飛機上太多細菌,污垢藏在美麗指甲的縫間,不一定能看得見還能即時洗淨啊。我個人以為這不僅是敬業的一種表現,也是保護自己健康的方法,至於本就先天不足,不夠修長的手指美觀度,就算了。既然自己希望在外面吃飯時不想吃到不乾淨的食物,那將心比心也不希望客人因為我生病,而且我一直深深相信,不管做了多小的壞事都一樣會有報應的...所以什麼直接用手挖冰塊啦,麵包掉在地上撿起來啦,在便當裡面加料的啦,這類大可舉一反三的恐怖傳聞,通通不可能發生在我經手的食物上。喂喂,我可沒說我看過別人這麼做...也沒說我沒看過就表示別人沒有這麼做...


雖然不留指甲,不過指緣油還是會加減用一下。人見人愛的 Burt's Bee 的檸檬指緣修護霜造成我手指嚴重紅腫過敏,夏威夷的香噴噴的花瓣指緣油跟我比較有緣。嗯,好不好用?有擦有保佑啦。








最後一項但是是最重要的本文主角:去光水。它當時是有專用包的,是個防水質稍厚的半尼龍半人造皮拉鍊小包包,裡面還有化妝棉、棉花棒、和備用指甲油。我一向放在半圓的衣物包 (Garment Bag )取用方便,長班時丟進大箱。在此務必請各位美女們注意!出去旅行時指甲油和去光水一定要有專用的防水包裝起來,不可以用束口袋、塑膠袋,當然更絕對不可以把它隨便丟進行李箱什麼保護都沒有就托運!要是用完沒鎖緊,或是因為氣壓或碰撞的關係瓶蓋鬆動,就算只是漏一點點都可能是空前浩劫。什麼?妳說妳一向都這樣沒事?真的是妳運氣好。我曾經用布質束口袋裝,袋口打的結微微鬆開,不知怎的去光水漏了一點出來,行李箱的什物都有難聞的味道。某位姐姐則是打開大箱映入眼簾的赫然是被鮮紅色指甲油肆虐過的制服大衣,遍地橫流狀,慘慘慘!




與指甲油的愛恨情仇,卻在離職以後有了微妙的變化。或許已經被制約,在出席重要場合前盛妝穿戴完,此時看著十指光光的禿樣,總覺得全身不對勁,最後還是認份的去買了瓶指甲油。現在上指甲油不是為了上班,可以買亮晶晶的金色橘色,也可以開心的把以前只能在腳指上玩的法式試在手上。不過,我還是不太常擦,當玩耍而已。長指甲偶爾會留留,可是常會半途而廢,一時忍不住就剪短。 最近為了女人味的鍛鍊習作以調解無趣的念書生活,對指甲認真起來,雖然不知道在學業壓力下能維持多久?前陣子因緣際會買到超便宜的 OPI ,原價八元左右以稍低於半折的特價入手。三瓶各有特色,尤其有瓶淡紫,氣質色澤都讓我愛不釋手,擦完左右端詳,心想這若以前上班時就買來用該多好,配紫色制服一定很好看。此念一出才發現,挑選時雖然沒想太多,但這三瓶拿去配制服通通都合適哩。



自個說的話,「等老娘不飛的時候我就再也不要擦指甲油了」言猶在耳,但或許就跟男人的誓言一樣,不一定總是能堅守。就算,說時當下是真心那樣以為的,彼此相信著,而且努力想要去完成那些承諾。人事變遷,結果誰也說不准呵。以為結束的故事也許轉了一個彎,又會以不同的段落重新開始,這一次更自在也說不定。曾經讓我窒礙無法呼吸的指甲油,在離開天空後才知道,喘不過氣的感覺並不源自指甲油本身,而是因為我在高空加壓中的客艙內。有些事與去光水也無關,深色的指甲油若放了幾天才卸掉,明顯的會留下痕跡。愛過的人也一樣會留下證據,不論看不看得見,不論主角們誰人回頭不回頭。甲面的瑕疵終就會在新陳代謝裡慢慢退離,所以哪,再生的能力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容許被奪走的,這才是真正必須在意的底限。



寫指甲油寫到最後,卻帶出了最近對許多過去與未來的一些體悟,也是頗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事呢。幾個月前就寫的喲,「走到有一天我會開始跑;跑著跑著便能飛。」那個踢掉高跟鞋,卸掉指甲油,大口地喝著純品康納的女孩兒啊,妳一直都知道要怎麼做。











還有故事要交代
1. 這是當年的小道消息,準確度不可考。
   害的大家人仰馬翻的罪魁禍首更難以查證...
2. 飛福岡住的高檔旅館是一定要泡澡才算值回票價啊。
   不把指甲油也卸乾淨一起放鬆的話,怎麼對得起自己的指甲哩?
3. 自己留個底..我已經不會背的釵頭鳳,得靠Google找出來:
     陸游和唐婉的故事

 

《釵頭鳳》(一)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
莫!莫!莫!

《釵頭鳳》(二)

世情惡,人情薄,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倚斜欄。
難!難!難!

人成個,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詢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ake
  • 我這星期才去買了紫色的指甲油
    還沒擦過紫色的~~

  • 呵 我喜歡紫色說 那你平常都擦什麼顏色?


    (妳動作好快喔 我才剛貼完耶:p)

    Louisachang 於 2008/09/06 18:10 回覆

  • TY^.^
  • 學校同事擦指甲油的好像還沒看過
    可能是少數吧
    我從來沒留過長指甲耶
    總覺得敲鍵盤很不方便
    而且現在因為拉琴
    左手指甲更是得時時修剪
    不然老蘇會唸哩(冏)

    有次在網路文章看到
    太長的指甲男生其實不愛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有阿娜答的女性網友可以查證一下喔
    (偶爸不愛啦 不過老爹的話作不準 老媽的指甲倒是沒留長:p)

  • 是不是練樂器的話好像指甲都不能留...?
    不然美美的指甲拉著琴 對聽眾來說是多美好的享受啊~

    待學校的人擦不擦指甲油
    這或許因人因地因科系而異?
    因為某位有名的美妝格主就是某大學老師

    前陣子在我本科的大拜拜年會的觀察結果
    擦指甲油的人並非異數哩
    我自己老闆還常去做
    不過我很少看過有人做水晶

    太長的指甲...若是不小心恐會造成家暴事件
    (西斯點下刪一百字....)
    自己留得開心最重要啦 :)

    Louisachang 於 2008/09/07 21:12 回覆

  • TY^.^
  • 對了
    花瓣指緣油的瓶子很口愛喲
  • 嘻 是啊我很喜歡喔

    一連兩篇留言...可見
    TY確實已經養成把在我家的留言當自己網誌寫的習慣!!

    身為妳的老同學我要大義滅親
    為了廣大的讀者群福利著想
    我我我....我要把妳踢去開自己的網誌啦~
    妳再不開格我就要下逐客令不准妳留言了 XD

    Louisachang 於 2008/09/07 21:10 回覆

  • 綠兒
  • 那瓶指緣油跟我的一樣耶,
    好像也只有這個香味比較OK,
    其它的都.....有點怪怪的...= ="

    我一直很喜歡指甲油,
    Chanel跟OPI我都蠻喜歡的,
    夜巴黎也不錯....
    不過現在比較少擦了,
    大學時期有陣子很迷,
    買了三四十瓶,後來都送人或是乾掉了,
    現在擦來擦去都是那兩三個顏色,
    不過也習慣了....
    姊擦過Chanel的71號嗎?
    很漂亮的紫藕色喔。

    我挺喜歡長指甲的,
    加上我的指甲是瘦長型的,很適合留,
    不過我也都會受不了那種藏汙納垢的感覺,
    最後又通通剪掉,重新開始......


  • 嗯 這罐味道還不錯啊
    不過我記得好像還有罐也是很ok~
    買這個如果不是現場買 大概只能靠網拍?
    味道確實是不小心就會買到地雷啊
    三四十瓶妳真是太厲害啦
    我最高的收藏量也只到十瓶而已
    而且超有罪惡感的...
    CD 的顏色確實很漂亮 很多組員也很喜歡
    只是指甲油我從來不買專櫃的耶
    連OPI都捨不得
    這次OPI一下多了三罐創紀錄啊
    因為我不常擦又常卸
    喜歡買便宜一點的換顏色才不心疼

    Louisachang 於 2008/09/07 21:10 回覆

  • TY^.^
  • 唉呦
    我能在妳家耍賴的次數
    一年十隻手指應該數得出來耶
    這種頻率開網誌會倒吧......
    對了
    我剛從小琉球回來(出關了)
    在那裡上網不方便
    手機訊號也弱
    或許正是因為與世隔絕
    所以工作效率比過去兩個月加起來都高
    台北人多事雜 似乎不宜久留 看來三不五時出去放放風
    才能常保身心健康

  • 我不管我不管~
    妳有網誌才可以有我去妳家撒野的機會啊 (打滾)
    再說 拖稿啦 懶得更新這種事 這裡不也常發生
    但它還是好好兒的活著沒倒(咦?)

    我連妳可以考慮寫的題目內容都幫妳想好了
    從學術/創作/台灣各地遊歷紀錄
    通通都可以寫啊


    看到妳過得很快樂也很替妳高興
    也祝妳一切順利身心健康:)

    Louisachang 於 2008/09/11 03:45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