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年許多年,這一個午後他們意外地見面了。相錯擦身而同時回頭。



她如他記憶中一般的潔白小巧。歲月把奪目閃爍一點一點的沖去,留下最後的珍珠,微微釋放著動人的光澤。


 



他如她...她怔怔然望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只覺百感錯紛之間無法辨明到底有什麼情緒。她下意識撫住下腹。那裡有過她不打算告訴他的秘密,及再也與他無關的秘密。



*      *      *




那個時候啊。
在一起的最後的片段啊。


*      *      *




我沒有變心啊,他急道。



你是沒有,她淡漠抬頭。



但是你動搖了。我傷心的是你的動搖因而我的城牆傾頹。 動搖的那一刻便開始滲血。



可是可是,那些都不要緊了。都沒有關係了喲。她又趕在他開口辯解前搶下。我已經傷心過了呀。



裹起來再炸就不會痛了。用麵皮裹著餡料,像餃子、鍋貼、湯圓。再燙再滾都不要緊。用繃帶包起傷口。這樣子就不會痛了喲。



她仔細感知著,沉甸甸的在胸口下墬,那個默默的滲著血水的黑洞。她出門前認真的貼上了OK繃。只是黑洞的範圍不停的擴大,OK繃濕透了就要剝落。



然後笑咪咪的溫柔地跟他這樣說。



*      *      *



她覺得她不愛他了。喔不其實不是這樣覺得,她搖搖頭更正自己,是還愛著但是不應該愛了,因為他或許就要開始不愛她了。他們最後一次做愛時,她淚流滿面連出聲討他歡心的力氣都沒有的時候,他眼中滿是不解,腰下卻從未停住動作。而後想起她盡是心酸。你怕是不知道我正想著就得要離開你了呢。我哭成這樣你還能做的下去呢。



其實他以為,極至親密的結合正是他能夠安慰她的方式。她的眼淚滴在他的胸口灼燙的懾人。他按奈著自己的真實情緒,希望能讓她少流一點點淚。一滴又一滴,成了滲血的黑洞。他心疼得不得了。

 


但她說,你竟這樣好冷淡的離開我了呢。


 


 


*      *      *




若存在先於本質,她想要知道是不是非得有實際的感知之後,存在的意義才能真正的被理解呢?愛這件事情,也是一樣的嗎?是先感覺了愛,才能夠理解彼此的存在,還是愛的存在的意義這件事被了解了之後,彼此相依的存在才是有必要的?



但是相依這件事真的存在嗎?她非常非常疑惑。兩個不同層次的女人該如何選擇這件事情,在傾圮磚瓦之間,她一點一點的架構理解了起來。實際生活的麵包與愛情的問題沒有這麼簡單,紅玫瑰與白玫瑰的選擇,好像也不盡然能完全概括的所有的情節轉折。當她可以半開玩笑的對他說出,你知道怎樣讓女人離不開你嗎?床上要厲害啊。她的自我表述成份或許遠小於藉口。



是的這只是藉口她離不開的理由。她知道她其實可以才是。至少她可以先從這樣說做起:呀。不會痛的。但這只是她的保護色。餡料若是不小心露了出來流進油裡會開始劈哩叭啦作響,不過幾秒間便焦黑無法辨認。她害怕自己會受傷,當發現她擔心的動搖這件事或許實在的存在著而他的承諾或許會被他自己收回,就算現在看起來好愛好愛,不管是他對她還是她對他,她忍不住想逃走。





於是她以滲血的藉口逃離,說那之後或許血流成河。但也不是那樣的才是。她在逃避自己,那個流淚的萎縮的跛足的不堪的自己。她不知道若、是、發生的話她要逃去哪。出路哪,不是在沒有出路的時候才找的啊。她從來不是賭徒,最少她會一再和她引以為傲的直覺反覆確認。因為怕開不出她要的牌,只是因為有那樣的機率她便乾脆逃開。




*      *      *



但這樣卻會給他壓力。他讀不出字裡行間的謎一般的那個女人而無比焦慮自責,於是乾脆就字面意義解釋順舟而行。她知道這一點,所以留下了線索待他尋來。只是,只是陰錯陽差之間她不知道的是,他以為她已經有了別的男人,願意給她幸福快樂。




*      *      *




有年冬天她曾跟一個男人說,我現在要離開你。因為離開了你,我便有機會等到,某一天你想起我的好而我不再在你身邊的時刻。那樣你會一輩子牢牢記得我,後悔不捨又心痛的記得。那樣子對我來說或許更幸福也說不定。



她想,希望自己不會有必須告訴他同一句話的一天。


那個男人後來果然回來找過她。一向任性自我的人似乎頗是悔悟,對她無比體貼憐惜。看著她靠在自己肩上,為著卻是另一個男人哭時無比震動。可是有些事來不及了呢。她輕輕的跟他說,我也曾經很愛很愛你呢。可是現在沒有了。我們誰也不欠誰了。對你有些東西不見了啊。他頓悟往事如煙,於是安安靜靜的接口,我知道。我可以理解。




*      *      *


你要害怕的是我完全放下了,那就是我開始往前走,越來越快然後就離開了你。



她已經往前走去了。她好痛好痛。可是秘密不只是硬生生從她體內流失的那一個而已,還有這一個:你知道這個時候還來得及嗎?火車剛剛起動才要出站。這時從後面追來抱緊她說怎樣都不讓妳走請妳絕對絕對不要離開我還來得及喲。她對那樣的場面有著與生俱來鄉愁般的期待。



所以同一句話那一天她沒有告訴他,暗暗等著他能給她值得的幸福快樂。


 



*      *     *




四目相接該說什麼的卻兩人什麼都沒說。





他想問那個時候為何離開我?
她想問這麼多年你懂了沒有?





卻什麼都沒說,她頷首,他應允。然後轉身繼行。



 





 






 




* 這篇當成 嗅覺性動物的,之後,也可以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