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個不停的雪中,可以看見一隻白色的鳥朝南方飛去."
                                                          
 
 
我想有一部分的我大概回來了. 喏. 那個年少的我. 還不能夠飛行之前的那樣清湯掛麵喏. 我日日夜夜不得不用著熟悉又陌生的扭曲蝌蚪文字掙扎否決沉淪的可能,終於地我感到困惑起來. 我實在無法壓制阻擋這些的不屬於孤獨的或是寂寞的無法歸類的情緒一點一點的從我的心裡鑽出來. 然後不得不把我櫃子裡挪威的森林和它旁邊的星球一起掏出來. 原來那一刻的我知道我現在會想念.
 
想念我
 
 
 
 
 
表我重複的書寫與母體的隔絕我極度渴望著母體的語言,書寫.所以我開始
現在我混雜著複雜的情緒和不知道從何而來的氣味重新起來. 我不能不書寫
 
 
 
 
"然後只留下我踏著雪的格吱格吱的聲音"
 
 
 
 
----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