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然後她於水底下沉。
 
 

 
 
她並沒有游泳的習慣。只是這日午後,她立在落地窗前遠望社區裡的游泳池,在炎陽之下正微微起著煙。水霧無聲的蠱惑,襯著知了一聲聲的喚呼格外鮮明。她心念一動,頭也不回的向背後出聲道,我要去游泳。


 
無人應答。
 

她毫不遲疑,輕巧的換好了泳裝。全白連身的一套,在腰間綴著幾朵藍花相當雅緻。某年夏日她與當時的戀人前往南國小島渡假前購入的。嗯,那一年應該是他。依稀記得那北國男人有一身秋日颯爽的氣質,沉默時連一絲真正的情緒都不容人窺視溫度,平直潔白的夏天畢竟不適合那樣的戀情哪。在那之後她又經歷了許多,記得住與記不住的,面容。上一個夏天之後她便十分掛念的那個人,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她常常默默擔心著。但是又沒有勇氣去打通電話。某一年夏天、上上個夏天、前一個夏天。這一細想她豁然開朗,又,啞然失笑。不經意間她的,秘密的與不秘密的,故事們常在夏日來臨之前開始或結束。以自然循環的態勢迫著重覆交錯、對望、偎聚、散落、歸零一次又一次。


 
水涼沁心。空無一人的泳池兀自映照著的是這一個夏天,一樣是平直潔白的那一種,該適合無瑕的戀情。不一定每個人都會同意就是,到底,無瑕的完美也仰依著遺忘的成全,直至最後歸零的結尾。她以為遺忘最好的方式該是以生死攸關程度的事物轉移注意力。比如寫作。
 

還有游泳。或許這更是公認的生死交關。她就在深深的水底喘、息。在最後一口氣之間呼喊不能出聲就要昏迷般的自虐行為。只是若把自己緊緊逼入了沉沉的水底深處聽不見任何聲音的那般的寧靜的水鄉底處,日光還是毫不留情著透明的侵入包圍,挑戰著成全的儀式。她曾和屬於久遠前那夏日時光的他說起,她每游泳必頭痛。他說妳應該不要一口氣憋到底的呀,就是練習啊沒有氣就起來了。但教練不都每次叫你們再忍久一點,再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他愛憐的拍了拍她的頭說,那最後幾秒間都是缺氧的狀態咧,不要逼自己這麼緊。他給予她的溫度迅速地在心底甦醒過來。她回身在水裡飛快的踢著,想燃起更多身體的記憶,此刻她是這樣需要取暖,即使是和久遠前的夏日也可以。同樣的身體它有著許多秘密,是纏綿的或是心痛的,是緊縮綣伏若胎兒,或是酒神歡快的片刻,水都一視同仁的攬括了她。 



最近她常大吼大叫,然後事後為她的態度感到懊喪。心想自己總不是這樣子沒有耐性的罷,氣憤的處遇也不是十惡不赦的程度吧。這到底是她隱壓真實情緒這樣多年的習慣,在深潛意識的狀態下被刻意破四舊的大刀闊斧?還是那些糾結難明的事實與預言?是她極度厭惡著那些她膩倦的人事物?或者,當真是為了生氣而生氣?她到底在生誰的氣?生別人的氣多一點還是生自己的氣多一些?


 
她覺得自己失衡、失序。可能就是最後幾秒間的缺氧那樣該立刻仰頭呼吸的態勢前,就要迎接欲裂頭疼的狀態。頭疼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未知,無法預期的會以怎樣的程度、節奏、方向襲擊。或者一切都是心理素質戰。她這般討厭不確定的事物,或是在漫無頭緒中非得撐下找到定錨點,所以她害怕的漂浮就如同陰影隨著黑暗一體共生的緊隨著。
 

她做了一個水母漂。想起他說,放鬆放鬆,妳的腰繃的太緊了。漂的時候不論是睜眼或閉著,終究是就樣,一、點、一、點、地,漂開了。每每頭疼開始她討厭著就乾脆不游泳了,自己爽剌剌的起身,感受從池畔拾階而上時,水從腰間至腿一路往下洩流,更有幾分牽拖的重量,或許是池戀著衣更多些那樣的想像,於是她便在離開前找到了心底的定錨點,然後不回頭。哀莫大於心死。或許這樣說也不是不可以的。只是喲,沉到了水底其實也沒關係的吧。所以這次她想試試看,逼著自己昂首面對的感覺。嘿,不知道硬是要頭痛會是怎麼樣啊。
 
 
 




 
於是她於水底下沉。樹葉漂開。她開始一口一口嚥著肺中僅存的空氣。水並不深,不過四呎多她只消一縮身直起腰便能立起。但她執意泅沒,一口一口喘著這樣會忘記心底缺角的,無法說明清楚的那些什麼與什麼。



 
 
 



 
 
*         *           *
 
夏天我想寫作,心裡有話想說的時候要寫。靈感先轉了一圈兒再出來於是徹徹然的不同了顏色角度氣味。七月裡寫了一半,但沒能寫完的稿,後來也忘記了想說的還有什麼,八月裡再讀,自己卻成了喃喃的無聲金魚,更不明白那些神來之筆的貼切字句從何而來,只知那日的十分鐘,便凝結無法重塑複製的氛流。
 
決定這就到此,或許另起新篇再寫。
如果還想寫什麼的話。
 
 
我敘說,是為了我自己,不是為了讀者。
所以不要憑以解讀批判心理分析。
不然,要命,這樣,我會很累啦。
 
 
寫的不必是實情(小說家不一定都在寫自傳吧?去屈臣氏買肥皂也沒就要在那裡出浴吧?)而實情也不一定要寫給別人聽。讓我安安心心的寫吧。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exlu911
  • "然後她於水底下沉"... 嗯... 剛剛看到的時候, 想到才剛中元普渡... 以為是鬼故事... XD

    我很難在那種失重的空間裡放鬆的漂, 總是會想驚恐的抓住什麼...
  • 這樣一說標題還真有點那樣的fu,不過我沒打算寫那樣的習作啊.

    Louisachang 於 2008/08/17 0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