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消失了這麼久要復出
,總是得交代一下.
 
所以交代來了. 關於「神秘的」(?!)五月與六月. 不想說的或許比想說的更多. 大概是這樣吧.
 
 
 
坐長榮果然比較有新鮮感. 餐點份量變少. 這個長航段總覺得少了什麼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沒泡麵味. 已經取消了….
 
 
一回到家爸媽話都變多. 怎樣的小事也拿出來只是為了想跟我說話而說. 爸爸在寫書,整個電腦前都是各種資料. 我把從學校圖書館幫他借到的參考書目翻出來. 媽媽愛唱歌的程度遠勝以往,在卡拉 OK 錄歌曲 CD 厚厚的一大本,一片一片變出來現寶.還撒嬌(!)的埋怨別人可以跟女兒合唱她都沒有. 好吧,下次回去就豁出去了: 鄧麗君的千里共嬋娟. 讓我先練練
 
 
很神奇,居然一點時差都沒有. 像以前 05 回來一覺起床第二天正常作息開始. 這算是寶刀未老的一種嗎?
 
 
站前三越. 光南. 南陽街覓食. 屈臣氏. 7-11 裡隨便揀起一罐優格和優酪乳. 讀到一整份中文書報雜誌. 所有的銀行存摺拿去刷一次. 行天宮拜拜.
 
這樣說或許有些矯情. 有幾個地方,幾樣食物,幾件事,非得在我去行走,品嘗,和親歷後才算能,真實的確認, 我在台北存在著, 這樣的實質. 在那之前我的肉身於此行走而我的魂魄尚未歸來. 這些兒個說來也沒什麼. 或許講起了還會臉紅. 微不足道或與外人道見笑的家常糙鄙. 而我如此這般著迷其中的儀式意義我渾然不覺這般深刻的對平凡生活的情感. 直到這次陰錯陽差的繞開了固定的行程而覺得不對勁. 我膜拜的或許該是, 對氣味與身體交錯的記憶的眷戀中點.





 
想下的結論, , 大抵上, 鄉民們確實自有道理:
嘴巴說不要, 身體倒挺誠實的嘛.
 
 
 
前陣子和人聊到才說,以前有賺錢能力的二十來歲買服飾配件時,總喜歡投資那些實穿基本款, 都會想要到了三十歲還能穿用不覺奇怪的. 很好,現在我已經到了那預想多年的年紀. 在衣櫃裡不但翻出了想穿的裙子,還翻出了一.大.堆.漂亮衣服皮包配件們而我全然忘記它們的存在哪. 尤其現在有的衣服在美國有的在台灣, 這種完全遺忘狀態有些令人焦慮認真考慮通通照相建檔處理. 雖然這必要會是個浩大的工程....
 
 
每天的黃金時段都有滿滿的行程. 我以為自己已經比較不忙了這一回.
拔智齒就一個星期哀到沒了….
 
 
家裡無線網路一直在斷斷續續的狀態. 下載一個防毒軟體得重新下載二十來次還載不完! 後來便完全掛掉. Gmail 一封信得重新整理好幾次才看得完. 手機收訊似乎有些問題, 簡訊似乎晚上好幾小時才會傳到,甚至不見.
 
於是,我在島上, 便真真正正成為了一座孤島. 物質平淡無妨, 精神勉強滿足. 在陪伴與被陪伴間的空隙裡窺見了以為不會有機會存在的自我對話質疑於是有了完全的脆弱片刻. 在繃緊的弦上清脆著彈跳著極限. 原來我這般熟成. 遠遠跑在前面.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 那個聲音大喊著, 我.一.點.都.不.要, 耍賴著打滾著千金小姐般的用公主的任性語調說著
 
 
不能上網這件事, 照我對友人的說法, 是個地獄. 如果被問到被放逐到孤島只能帶一樣東西時要帶什麼, 我應該會說電腦的吧. 但我現在會對這個答案保留一點, 抓得到訊號但是連不上線, 就像把香噴噴的骨頭放在餓了三天的小白狗前面卻不准他啃一樣的殘酷.
 
但是禁斷症狀的幾天過去後, 不知不覺間我竟然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除了對不能及時回覆學會幹部的正事感到著急外, 一整天也不會想起沒辦法上網而感到痛苦. 所以,很多事應該都只不過是習慣而已囉? 那麼還有哪些我以為丟不掉其實丟得掉的習慣呢?
 
 
原來我是有著悶憤的. 一直都有, 以不同的形式洩流著. 轉身逃離的計劃正在醞釀. 有一點不安. ,是一開始只有一點,後來便發現是許多. 你以為米袋只破了一道小小的口, 拿起來才發現底下暗潮洶湧。這樣下去不行的, 會把自己逼到極限然後傾斜的喔. 我嘗試溫柔的對自己說. 我想, 如果對自己還有能量可以做到溫柔的話, 應該還是可以對別人也做到吧? 至少我會盡力而為, 在日落之前.
 
 
有時候我想說, 請不要與我交淺言深. 但是又怕因此傷害了脆弱的情誼和善良的關心. 掏心掏肺與低調行事難免相互矛盾。而有些話, 或許會有想與人說的時候, 但若到了想要開口的當下,才察覺難以從頭解釋, 或是解釋交代故事背景本身便是一種負擔, 不管對聽者或,說者.
 
話說回來. 如果能夠三言兩語便能釐清來龍去脈的, 那又哪裡足得稱上心事?
 
於是到了最後, 所謂的心事倒也不是非得要說清楚道明白不可了. 放在心裡自己審視思考著吧.
 
 
我一直很掛念著你. 你過得好不好呢? 新工作怎麼樣呢? 我讀了你的新文章. 然後心裡的擔憂又深了一點點. 後來發現文章們消失了. 心緊緊收縮著. 就要一年了. 拿起電話按了兩鍵又掛下了. 打開一封新郵件寫了兩句又一一刪去. 我能說什麼呢? 許多事情哪, 或許連安安靜靜聽著的心意也未必會被收下呢.
 
有時也會想分別之後你還會不會來看我的部落格你會關心我過得好不好嗎?你覺得我過得好不好呢? 你會希望我遇見什麼人嗎? 如果有一天, 我身邊有人留下陪著我走, 會告訴你嗎? 怎樣告訴你呢? 若該人陪著我走了一段又離開的話, 那又要怎麼再說呢? 
 
在那之前我更想要的或許是, 你先來告訴我什麼吧. 幾個月前的某個清晨, 在醒來之前我不知為何看見了你的背影, 而隨你身後的是個綁著公主頭,溫柔嫻靜的女子 . 這非夢似幻的情境, 是不是曾經相知的緣份在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我可以安心呢? 起身後很是希望它是事實. 固然光是如此起念便覺心痛遺憾., 但還是希望, 有人照顧陪伴你呀.但是我到底可不可以安心呢?
 
今天在很晚很晚的台北街頭我一個人等著公車要回家. 不會有人照顧我. 所以我會好好自己照顧自己.
 
 
在台灣, 每天要出門都會很自然的切換到愛漂亮無罪模式, 頭髮乖乖弄捲, 妝容齊整, 打開衣櫃專挑裙子洋裝小外套, 首飾皮包高跟鞋一樣樣拿出來戴用. 會想翻美妝雜誌研究搭配. 很奇怪, 這些事情回到美國便完全提不起興緻. 我個人的詮釋是回到台灣的(重新)社會化過程, 便是改變()外表, 以求順利融入環境. 若要說這是我的保護色也行. 總之. 走在台北街頭, 不想被一眼察覺只是短期過客遊子歸鄉, 這是就我個人來說最速成的方式. 自我的認同身份化繁為簡的是: 台灣的女生. 不是像日本女生的台灣人, 不是在美國念書的留學生.
 
 
雖然我不小心的露了餡 (?)
 
等我回美國的家之後….
 
一個. 父母聽了該會心驚哪.
 
 
 
臨上回美的班機, 這次我哭的少了一點點. 因為很快的還會和來自故鄉的人們在西岸會合. 心理上感覺很是不同. 若是去大城市念書, 這樣想念台灣的心情會比較能得到緩解嗎? 我沒有答案. 隱約覺得似鄉非故鄉的地方, 說不定反而會更帶給我許多愁悶呢?
 
 
我開始覺得快要失去平衡了. 有殺氣. 我這個人. 這可不是兇不兇的問題而已現在可不要問為什麼了, 該問, , 怎麼辦呢?
 
旅行. 休息. 宅著一處不動幾日之後飛回西雅圖, 意外的毫無玩心. 很是掛念著學會的事情. 比擔心我下週回校後要緊接面對教書挑戰更甚幾分.
 
我認為, 要不就不做, 要做就該做好.  這樣的執拗應該會造成別人的困擾的吧. 有很多時候, 應該更是讓我變成怒吼獅子的原因吧?
 
現在這樣,會讓我想念上班時的我, 客人再討厭, 氣完就下班,下班就不氣 ….
, 當空服員的眼不見為淨, 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居、然、被、讀、者、認、出、來、了
 
(那位和我一起倒數感恩節Sephora 八折的美女聽到呼喚請揮手~)
 
後來自以為小小聲的和人講到這件事, 哪知冷不防身後幽幽冒出一句:”其實我也有去看過妳的部落格
 
(這位知名不具的人士, 不要再潛了, 出來換氣!)
 
好吧, 我就知道,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我的意思是說, , 我有想過講到背景就有可能會被認出來, 不過沒想到這事來得這麼快 = =  
 
本小誌計劃繼續走八卦歡樂沒營養路線, 見過本人就知道是怎麼人如其誌.  只拜託, 那個, 要是以後懷疑我在靠夭什麼人不要跑去告密就好了. 大家行走江湖,基本道義總該有的,您說是唄?
 
 
從西雅圖一路轉機回家我就這樣哭了一天眼淚的根源沒有辦法說清楚. 不經意間聽見的對話是刺進指甲底下的木屑, 看不見的存在微微滲血必須笑咪咪說著才能不失態的事情, 聽著像埋怨又不像的. 別人能懂與不能懂的事情說又如何不說又怎樣. 似乎是看清楚準備好的預感著的而先流的, 補著離開台灣時沒能流盡的也不一定. 我在這裡穩穩的努力向陽長著的土地, 它終究不是我的家. 讓我心喜自在的許多人們都不在我身邊.
 
或者, 或者, 最最根源的只是我好累好累好累. 那種發自心底深處的厭惡與疲憊. 失衡失序與失速衝撞連成一氣, 所以最乾脆的方法是眼淚.
 
所以請不要為我擔心. 很長很長的旅程之後, 暑假結束了. 假期裡開心的片刻還是大於其他的情緒起伏, 不過, 休止符就跟眼淚一樣, 是非常乾脆的事情. 接下來的工作, 讓我先回神, 然後好好想一想….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Alex
  • welcome back~! :)
  • Thank you! Long time no see :)



    (你終於棄暗投明到來痞客邦了啊?)

    Louisachang 於 2008/07/22 08:58 回覆

  • TY^.^
  • 真的好久不見ㄟ~~~

    喔喔喔~~~頭香!!!!!
    終於就在我要離線睡覺的前夕
    看到露小莎的部落格又活過來了
    LUCKY~~~^o^

    最近很忙吧?
    累了就多休息 不要管偶們這些鄉民啦XD
    也希望妳那邊夏天涼快一些
    祝妳暑假愉快喔~~~^^
  • 啊 就是天氣熱 整個人大當機 所以要花很久的時間修復 Orz....

    Louisachang 於 2008/07/22 08:59 回覆

  • TY^.^
  • 不是頭香???


    剛才留言打太長
    結果頭香飛了......(冏rz)
    Anyway, 還是祝妳暑假開心啦
  • 多謝TY桑不離不棄哪
    妳也暑假開心 話說 妳現在真的是在暑假中耶!!

    Louisachang 於 2008/07/22 09:29 回覆

  • icep
  • 據說是要留言

    在不斷地抽離和投入間 才能感覺存在吧
    (呵呵,我只是留言要紀念品而已)
  • 如果說存在先於本質
    我想要知道是不是非得有實際的感知之後
    存在的意義才能真正的被理解呢?

    (嘻嘻,你終於出現了,歡迎! 紀念品啊,話說明年好像是你負責挑選的 嘿嘿~)

    ((對了! 留個你家地址換我去討賞吧?))

    Louisachang 於 2008/07/22 09:34 回覆

  • 綠兒
  • 姊姊總算是又有新文章了~

    這次妳回來正巧碰到我新工作最忙碌的ㄧ段時間,
    還有嫂子的事....沒有見到妳真的很可惜,
    疑似臨上飛機前的電話也沒有接到,
    (我不過就是去洗個澡嘛.....)
    不過先跟妳預約年底!!
    12月不是忙碌的季節.....

    看了妳的六月記,也讓我默默回想起我的六月,
    壓力超大,沒有很開心的ㄧ個月,不過都過去了,真好!
    我現在的心情有點像妳文末所說的,
    接下來的工作,讓我先回神,然後好好想想.....

    姊姊是個有勇氣又溫柔的女子,
    我希望再過幾年我也能到達妳這般水平....

    *^__^*


    祝妳一切都好,
    關心妳的小綠兒
  • 啊 是啊 終於有新文章了...
    我自己也覺得 終於...

    跟妳說聲對不起呢
    沒有辦法見到妳 真的很可惜
    這一次 卡到我們兩個都太忙啦,
    (嫂嫂那邊還好嗎?)
    沒關係 來日方長啊 等下一次囉
    先幫我祈禱年底我有錢買機票回家
    油價這樣漲.....

    我們都算走過了六月的不開心/壓力大
    七月 會越來越好的:)

    小綠兒是個有愛心 又善良的聰慧女孩兒
    妳一定會比我更棒的呢

    也希望妳一切都好

    Louisachang 於 2008/07/22 09:38 回覆

  • Kelly
  • 趕快把書讀完吧

    親愛的, 讀妳得這些久違了的文字, 彷彿讀出了裡頭濃濃的鄉愁......畢竟還是要生活在自己熟悉的城市, 骨子裡流的血才會沸騰啊; 所以, 趕緊把書讀完, 回來吧!!(:p但書: 除非找到好老公嫁了, 才有理由留在那個新大陸喔~~~)
  • 是哪, 中醫說我血熱,這在台灣才會發生~
    (笑話太冷 請忽略)

    找到好老公嫁人這件事 我不抱啥指望
    留在鳥不生蛋的地方要遇到好男人又更難.

    還是清心寡欲書念完再回台灣相親比較實在,哀.

    Louisachang 於 2008/07/22 09:43 回覆

  • 悄悄話
  • petitenono
  • 仔細讀完妳的文章,沒事就好,上回有點擔心過度,真不好意思。

    妳被讀者認出來了?這種事我還挺害怕的呢,
    不過目前為止還沒發生,幸哉。

    看到樓上的留言,似乎妳也沒和另外的小妹碰上面?
    看來大家這次好像真的無緣,不過也還好,來日方長~

    留言距離妳這篇發文時間差不多一週,希望妳一切都已慢慢上了軌道。^^
  • 嘿,Eveline,不要這麼客氣,妳的關心我是很感激的呢.

    被認出來我是嚇了一跳..不知道這邊的旁人還問妳有放照片的關係嗎? 呃,沒有啊.只能說世界很小啦. 話說回來,那位讀者是個可愛又聰明的美女,我最喜歡跟美女交朋友了 (大心)

    希望年底 我有錢買機票回家-->回家停夠久能見朋友-->我們有緣見到面 三者差一不可...

    保持聯絡!

    Louisachang 於 2008/07/22 09: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