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要寫遊記時翻出來找到的這一篇。應該是去年十二月時在旅途中寫的,
 似乎有沒有寫完的話,不過,就不改了。
 
 
旅途中收信時順手連上奇摩。
看到那篇剛生產的小黑狗從三樓工地被拋出摔傷,
還急著拖行回窩去想餵小狗的新聞。
 
每次看到流浪動物或是虐犬事件,心情就很沉重,
本來要回些 email 的心情都沒了,把視窗關掉。
 
 
人類身為萬物之靈,擁有其他動物沒有的高度智慧與能力;
但很少自我檢討,擁有這些能力的我們,如何傷害著其他和我們一樣,
同樣有在這個地球上生存權利的生物。
無法為自己出聲辯護的,無力為自己掙脫困境的,是真正的弱者;
不管是人或是動物。
只是我私心更偏動物一點兒。
 
台灣人不常檢討心裡如何看待動物的意識。
凡是可以入口的是美味的食物,不能入口是下等的畜牲;
不懷抱著任何尊重的心情,
更別提什麼動物權的觀念,以為世界上唯我 (人) 獨尊。
動物被虐的新聞我常不忍細讀,
畢竟真實世界不總是有南極企鵝快樂腳的歡樂大結局。
我多半跳過圖片,速速看過事件,
自動搜尋有沒有能幫忙的部份後努力安慰自己:
老天有眼,不公不義之事必有報應。
 
發現自己能做的往往最多只有出錢而已,
出力的部份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住家公寓環境養狗不便,父母也無力無願照顧;
飛來飛去的工作,如果沒有家人的幫忙,對於寵物也不是負責的主人。
 
忘記在哪裡看到的,網友對他人送養寵物的原因的揶揄:
 
「我家小嬰兒對我們家狗過敏 所以我要把小嬰兒送走」

 
自己也是超過敏體質,所以對這種寵物送養的情況我能夠理解;
不得不的送養和惡意的棄養也大不同。
只是從那隻狗或那隻貓來說,他的生命無依無靠,
你是他唯一的親人哪,它並不比小嬰兒強到哪裡。

 
小時候我家裡有隻土狗兒叫來福,兩個月大抱來養的。
那時還住在有院子的環境裡。
來福陪伴我長大,直到我小學四年級搬到現在的家前,
給了租下我們舊家的房客。
小孩子對父母的決定和堅持,能起多大的改變和作用?
不甘不願也只能認份。
 
小孩兒和大人間的權力關係,這和人與動物的強弱關係不也很像?
 
幸運的是(或是,也該說不幸),
新房客一家也是愛狗人士,也帶來了他們的幾隻狗兒養在地下室,
我的來福還是在她的大院子裡跑來跑去。
他們的狗兒不少,吠叫難免吵到鄰居,
然後,不知道是樓上哪一家,往一樓院子丟下了老鼠藥,
於是那不會叫卻貪吃的乖狗兒就倒了楣...(註)
 
小小心靈傷痛之餘早熟的想:我再也不要養狗,因為和她分離特別痛。

 
搬到公寓住家後還是養過不少寵物:
兔子、白老鼠、天筑鼠、金魚、
還有兩隻蝸牛(你沒看錯,從菜葉上搶下來的)。
但狗貓這樣靈性特別強烈的,卻從來沒跟父母吵過要養。

 
這當中,還有個,我幾乎從來不提的靈異事件。


 
剛搬來時我家隔壁還是塊空地,圍起來準備要蓋房子。
傍晚寫完功課,還是小女生的我會開窗子看風景,唱歌。
小學五年級的一天黃昏,我在窗邊吹泡泡。
泡泡水沒了,我轉身往書桌上探去。
就在抬眼回頭的那一瞬間,我清楚的看見,鐵皮圍牆的間隙,
出現了半年前就不在的來福。
她在奇異的金色陽光裡哀哀地望著我。
我驚叫一聲再看,她就不見了。


家裡附近的流浪狗就那幾隻,花色也大不相同。
我確信是我的小狗來跟我道別。
一點都不害怕。
只是年紀小還不懂,只是愣在那裡很久很久。
 

陪伴我那麼多年的小白狗啊,
她一定很埋怨在她痛苦的最後階段我沒有去看她吧。
對她來說,是她的親人很少很少在她生命裡出現了。

 
因小時候的,沒辦法去改變只能依著大人去做的事,
長大了對狗便有著分明強烈許多的情感連結,
就像高中時本來要餵小狗的小塊肉掉進水溝裡去,
讓她好失望切切看著我的模樣,多年依舊耿耿於懷。
在自己終於變成了大人以後,想要彌補一點,自
己當時沒能做好的遺憾吧。



當覺得繼續單身應該會變成一個選項了以後,
我跟自己說好有一天我要養隻狗,
曾經在外面流浪的狗兒。


童年裡的那隻小白狗,
和長大的我相依為命。



美國的貓狗常升格為家中一份子,學期初跟學生討論家庭的定義,
還談到「無親無故的老婦人和她的貓」這種例子算不算家庭?
乍聽這樣的舉例未免太過無聊,
事實上寵物對於老年人來說也許是唯一與他們情感連結相應的對象,
重要性不小於真正的血親戚屬。
 
有些人點頭了我再問,那如果是老婦人和她的一條魚呢?
別急著搖頭,
這可是她深愛的,會以擺尾搖頭、躍游歡騰回應她餵食逗弄的魚兒呢?
剛剛說視她養的三匹小馬如她兒子的女孩,
對同學的哄堂大笑似乎有些不悅;
現在她說認為魚就不算家庭成員的時候,頓時好像有點明白,
她的「兒子」,不也是別人眼中的荒謬家人嗎?
 
 


在異國的深夜裡為什麼會突然在心裡浮現了這麼多事情呢,
好像有什麼原因又是沒有的。


 
 
每次都會把好好的一篇靠夭文寫得很嚴肅,哎。






[ 偷偷的想 ]

這是小時候我媽告訴我的版本,只是長大後回憶,我媽善意的謊言那麼多,這版本是不是其中之一,我也不想深究太多。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lly
  • [札記] 童年裡的小白狗

    下午剛好看了一部電影叫做"極地長征"(Eight Below),就是講狗狗和人的故事,好感人喔......
  • 嗯嗯 真實故事改編的那個對嗎?
    我不敢看 我會從頭哭到尾....
    (年紀大反而善感的要命啊)

    Louisachang 於 2008/04/20 0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