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露甜心,是好友木開始叫起的暱稱。
 
木自己才是顆大甜心。個性豪爽大方,海派熱情,和誰都可以做朋友,什麼都能聊,人緣好到不行,沒有人不喜歡她的。比起來,我實在是愧對這個暱稱。畢竟,我常常只有對自己願意親近、覺得喜歡的朋友,才會敞開心胸的當起她/他們的甜心。




換句話說,對一般人只做到禮尚往來的程度,當然稱不上是每個人的甜心。若是覺得彼此不對盤,更是二話不說離的遠遠的。我和說話太直,愛吐人槽的女生一向處不來,遇見了立刻能避則避,免得心頭火自燃撩原。在職場磨鍊之前,遇見這樣的人是有可能直接槓上的,多少遺傳了爸爸的牛脾氣。磨了那些年下來,開始學著以退為進、以柔克剛的手段和心機,只是還沒有學到爐火純青之處,被激到怒點時仍會如火山爆發,排山倒海而來。因此知我甚深的老師才會論定,我該練習兇悍一點的評語。不過對方的性別會影響我的態度。國中時在補習班走道上和一位男同學客氣的說聲借過,對方問我「借過?那什麼時候還?」我立馬反應「現在就還你,拿去!」當一口機車語流利的對方是異性時,我會二話不說頂回去,大概是心裡覺得,我就是要教訓以為女生就好欺負的男人。

 
另一種讓我很不舒服的是,沒禮貌又聽不懂暗示的愛管閒事派。這就不論對方是男是女,一定會給對方軟釘子碰,如果我沒有來得及拿出鐵鎚先釘根硬的話。也許是個性使然,或也有幾分職業習慣,和不熟的陌生人常常要自己以親切活潑的態度,外加幾分人來瘋脾性,希望以能和大家打成一片的心情來面對。但這不能抹滅我的本質,是寧可安安靜靜過日子,不想混進什麼社交場合的繁文褥節的。因此要到談心事的程度,重隱私的我還是會有些兒保留,端視我與對方的交情,或之前對對方的了解與觀察而定。但偏偏有些人是見了別人的菜就一定要湊上鼻子來聞香,口沫橫飛評論一番,到最後還不忘打聽私家食譜秘訣帶走。在我對對方的口水感冒之前,一定會委婉暗示,沒聽見再明示。要是再不上道,立刻翻臉拂袖而去。泛泛之交到底有多少其實並無所謂,只想著保護自己還是很重要的事,確實有些話是不想誰都說的。
 

這些個性跟從小家教重人我分際有關,長大後的性情又比較自主,認為尊重是很重要的特質;而且我是個講好聽叫細心,講難聽叫龜毛的人,對別人是不是能夠理解到那些未說的言語,明白我的用意,甚或有彼此行事有著一定程度的相似,自然對此類共鳴相當有感覺。回顧以往經驗,當露甜心遇見了山外有山的細膩男人,道高一尺的甜心魔王,常常會被直接好球封殺出局..這是個致命的大弱點...
 
 
所以啊,我確實還有點兒不馴個性與意氣之擾,根本就不是每個人的露甜心。像我的好友木甜心總能按捺個人喜惡,做到人見人愛人人誇的地步,堪稱甜心教主啊,我甘拜下風。


 
兒時我從來不覺得寂寞,每每人家聽到我是獨生女,都會問小時候沒有伴很無聊吧?不會啊,一點也不,我總這麼說,要做的事情可多著啦,忙得咧。國中的黑暗時期常獨來獨往,媽媽管得很嚴,重視我的課業遠勝過其他,五育中以智德為首(沒錯,德還排在智後面),日子總在上學、補習、家教、念書中循環;跟朋友出去玩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我還曾經不知道為什麼被班上同學討厭排擠過,忘記是因為我不夠合群?沒有同流合污?還是因為得罪了哪個大姐大而動輒得咎,不可考。國三時家裡不讓我留校念書,硬是讓我成了唯一的特異份子,老師看我不順眼常找我麻煩,我還記得我總是好乖的,被老師叫去罵完了,要回座位前還會跟她說謝謝,唉。
 

從高中開始,日子就漸漸好過起來,在友善的環境裡,那種莫名其妙被團體驅逐的陰影漸漸淡去,當然,考上好大學還是家裡覺得,最重要的事。回想我的少女時期,如果沒有小小的寫作敘情之趣,和偷偷談的 puppy love, 日子不知道有多沉悶哩。我了解母親望女成鳳的心情,也是彌補她自己年少時不能完成的念書夢。但不管怎麼說,應該和朋友共遊瘋狂的快樂時光,在記憶中幾乎不曾出現,實在是很可惜的事。那失去的三育要撿回來是很難的了。

 
只是這些高中畢業時還不明白。我的人際關係與社交生活的養成過程,是靠自己在大學時代慢慢摸索拿捏,累積晚熟的。還是很習慣一個人行動,就像從小我就不會上廁所一定要跟別的小女孩手拉手一起去。不一定常跟同學在一起鬼混,也不是跟每個人都很熟 (註1)  但好朋友當然還是有的。每年寒暑假總是排滿了各種營隊活動,漸漸也累積了不少聊得來的校外好友。只是說起來還是大學同學們對我來說最特別,畢竟是看我「從小長大」的青梅竹馬?總之啊,是知道我從哪裡來(喔,Louisa啊,那個愛翹課的,考前都嘛靠年年拿書卷的TY的同學借她筆記過關的啊)走過什麼路(我們那屆就我一個考空服員)然後,現在,往哪裡去(聽說還有一個同學曾在清大轉念社會學?)。同窗之誼僅僅四載,長成至三十而立之際,憑藉著過去的友情基礎,網路讓大家還能夠保持聯絡;有些還真的是靠著MSN上三不五時的閒聊,甚或彼此的網誌開始重新認識了解,再續前緣。雖然大家不常相聚,但總不覺得陌生。(註2)
 
 
畢業馬上開始飛。敝前公司的組員兩千多人,這趟遇見與誰不合,下一趟再一起工作說不準會是幾年後的事,如果還會排到一起的話。但同樣的,聊得來的好朋友,若是沒有刻意換班同行,三不五時講電話約喝下午茶,或是偶爾互留小紙條,友誼要延續非常困難。一趟航班出去好不好飛,決定的因素往往是一起工作的咖是誰,這比有沒有客滿、座艙長是誰、或客人難不難搞定來的更重要;到今天我都還很難忘記那些個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一整個星期的紐約安克拉治班:有時是 747-400  的 G3 後半  galley 超歡樂四人組對照前半 galley 死氣沉沉的愛睏團;有時是回頭到了安克拉治睡五六個小時後,整個經濟艙全員到齊,座艙長領軍,一起拼上冰河團;當然還有客人全部睡昏在客艙裡,組員在廚房裡狂玩爆笑自拍嗨到不行的時候。一整趟飛到融洽處簡直像是一群好朋友一起出去玩了八天,到了台北的清晨,有個感性的組員在客人下機後拿起 PA 麥克風, 大喊各位經濟艙的夥伴們我好愛妳們。那幾年真的讓我認識到友情的可貴和價值,離開時最捨不得的也是那些曾經共事的同事們。當然,如果我有那一點點,雖不算多還算可自給的幽默感,也是多虧了許多耍寶的可愛同事朋友們耳濡目染的結果。
 

我的指導教授則是一個標準的美國甜心,她的為人處世又更不簡單,風度、大方與寬容我是打心底深處景仰著的,希望自己若能有她的十分之一就好。於是乎現在的我,在進入一個新團體、新場合的時候,或是在面對人際上緊張關係時,常常會問自己,如果是老師的話,她會怎麼做呢?她會說什麼呢?她會怎麼處理呢?青少年時期的氣質養成階段,我未曾充份領會的事情從大學時期開始學習,在過去快樂職場生活裡一一重新咀嚼磨練;而現在則是幸運的有了一個模範形象在前指引啊。


 
這一個月間因為種種原因,直到這個星期我才重拾之前在圖書館念書念到很晚的習慣。前日到家已經十一點多,把在園藝系特賣買到的草莓,分送一盒給在同社區,和我一樣單身獨居的女生朋友 Monica, 順便把前陣子買的一大包蔓越莓帶一點給她分享。我打電話說我要過去時沒多說,她開門發現到我的來意時,感情激動的幾乎跳起來抱住我。她不說中文,不過我知道那刻她若說的話也會叫我露甜心。
 

年紀越大,越重視人與人之間,或短暫交會或並肩同行的時刻。我的情況是,小時候的朋友沒有長大的多,就算有聯絡,也很常一不小心便生份了。但長大了交到的朋友,還能真心並且長期來往的不是很容易。只要交到了,邁過了那些送往迎來的交際場合階段,當成是自己的朋友的時候,我想我都要好好努力當他們的露甜心吧。
 


這樣才不枉費木甜心對我親親熱熱的那一聲呢。







還有故事要交代:

1. 敝系有一百多個人啊,如果必修課沒分在同一班見都沒見過是正常的。前幾天才知道我兩位同學在畢業十年的小型同學會上才開始相互認識。說真的,我想我也一樣很多同學都還不認識。
 

2. 換句話說,TY, 妳不寫網誌對不起我們不說,還可惜了妳那一手好文筆啊。要不然就快把妳的故事們貼一貼啦。否則...我就把「某正妹叫獸」在「*航前空姐」威脅利誘之下的自拍(豔)照拿去貴班獻寶...

某前全獎高材生,這不是你想的那種「女生玩親親很漂亮」的照片...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Y^.^
  • 網誌很難耶

    蛤~~~偶實在不會寫網誌啦......
    故事是可以連載,可素很多都寫了一半而已(而且是結局先寫了),嗚嗚嗚~~~>.<
    而且人家有"作業"要寫,不然三年評估要是沒過,會被主任打屁屁的說......

    p.s.人家以前沒有年年書卷啦,其他同學有更厲害的......
  • 好啦,沒關係...我會癡癡地等的,不要讓我生根啊

    就算你沒有年年書卷, 但也是偶爾才缺席而已好咩~ 我是個知恩圖報的好孩子,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啊,所以現在會好好回饋您當年大方的出借筆記之恩....

    Louisachang 於 2008/03/27 06:26 回覆

  • Weiping
  • m...

    是誰跟誰在十年後才相見歡啊?會不會我也不認識!?(驚)

    出國前在台大對面七里亭附近那個全家商店,遇到某大學同學。我們兩個很激動,都說:「你你你...是我大學同學...可我忘記你的名字了...」「對對對...我真的記得你,可是我也忘記你名字了...」,然後兩個人各自愧疚地分手,但到現在我還是想不起來同學的名字。
  • 嗯,這兩位妳應該都認識啦,TY & 趙帥哥啊 :)

    好想知道那位神秘的不知名同學是誰啊 ....

    Louisachang 於 2008/03/31 04: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