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文寫在 MSN分享空間裡,這裡是修改過不太相同的 blog 版。
 
 
很久之前我就把MSN的分享空間權限鎖起來。昨天開了權限給一些朋友,於是進了我很久沒進的分享空間。

 
其實,寫作的重心也沒繼續放在那,大多的事都寫在這邊了,尤其是開始寫日記之後。MSN 是我來了美國後才開始用的,分享空間自然也是。只是,現在的我,不,或許是從去年六月後的我,心裡隱隱的不想登入自己的分享空間,面對自己寫過的文章和過去的照片。短短的兩年間,從離開上一份工作到變成研究生,覺得該是沒怎麼變的自己變了好多。現在看自己剛來那年寫的文章會臉紅,有一種自然而生的驕氣,雖然知道要謙虛也有謙虛,至少我覺得我有,可是寫的東西就是會有那樣的感覺:無心的帶刺的優秀感,會讓比我弱的人害怕或討厭吧?我想就是這樣讓我自己覺得臉紅。前陣子聽到某人在背後如何說我壞話,惡人先告狀我實在啼笑皆非,因為對方的顛倒是非內容其實與我的專攻領域有關,將來資格考會被考的那樣的領域,最好我是自己專攻這方面的東西,還會因為不了解而排擠人家啊,那就直接包袱收收回台灣不用念了,(親愛的蚵仔煎臭豆腐們我回來了...)要攻擊別人前就算不檢討自己,也要先做點功課吧?
 
我一直相信日久見人心,只是有時短暫的接觸中所留下的印象,不及等得到日久去改變。就像某人說著不實的流言,我不見得有機會能辯解一樣,讓別人發現所謂的事實如何的啼笑皆非。偏偏我又是戈夫曼的印象管理的信眾,愛惜著自己的羽毛。同樣是這樣的邏輯,我真是不想讓這邊那些,覺得自己不夠沉穩的文字,恐怕會讓人不快的文字被看見。
 
照片又是另外的故事了。我一直捨不得把分享空間關掉,就是因為那是我唯一放在網路上的有本人模樣相本。不想看自己過去的照片的原因,知道的人大概都知道了。只是沒辦法把不願翻見的分開來,要不就是全部收起來,要不就是這樣放著若無其事一般。這天底下有多少,是分明著沒法兒清清楚楚,卻又得一翻兩瞪眼的事情,我也許知道的不多,但只要有一件,這樣的情境就算是體會了,用肉搏著以牙咬著的那樣的程度,以身以髮的去經歷著。一件就夠。
 
但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我有一個分享空間,在 MSN 上,裡面有著我為學識而遷徙,落居異鄉後的回顧,自省,與點滴。就算有些不希望別人看見的缺點,或是自己還無法溫習的片段,那都是我的歷史。我的論文裡有一段寫著,我的過去,沒辦法,不應該,不可以,我也不願意,與我的研究生涯分割成兩半。行動派的女性主義著要從生活裡根本的日子實踐。
 
*  *   *
 
為什麼每次我動念想寫輕鬆(沒營養)的文章,然後到最後就越來越嚴肅?
 
另起一段看會不會好一點吧。
 
繼續最近的話題。今年學期一開始,整個人都變調了,一整個積極向上行動力強。雖然還是有靠夭打混的時候,不過自己都很驚訝自己的認真程度。不是曇花一現,維持到現在進入三月了,我本來想大概就三星期了不起,哈。看看自己能不能夠...繼續撐到五月生日時吧?我不太清楚到底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會讓我沒事就在圖書館裡不小心待到十一點半,逼自己一定要回家不然太危險:或是一整天下來完全寫東西找資料投入到忘記吃飯。是我潛意識終於覺悟,絕對要靠自己嗎?也許等到幾年後的某一天回頭看現在,才會以全知的角度看到原因。
 
就像也許有一天我會懷念,這個無趣的,藝文氣息(相對)貧瘠的小鎮,是個念書的安靜好地方;雖然現在還是稱不上喜歡,但也沒惡化到厭惡的程度。
 
也許有一個原因,這個我最近理解為什麼我能夠還能忍著留下來的原因,是友情的關係。系上有很多相互支持的好朋友,只是暑假過後我一口氣要面對三位好友離開這裡的事實。從同學會幹部卸任之後,我跟台灣人的關係變成了游離外圍狀態。我並不是不願跟台灣人打交道啊,只是在日常生活裡,大家各忙各的,如果沒有特別相約,我是不會遇到同校的台灣同學:沒有室友,系上沒有其他台灣人,不會去教會,然後我又沒有去打球。這大概是最近想來比較遺憾的事情吧。
 
最近承蒙我的鄰居,一對斯里蘭卡夫婦的照顧,幾乎每個週末都找我 Sam's Club去買菜,我的飲食補給毫不缺乏,還試了很多新料理新食品。唯一的困擾就是,我家的垃圾袋常常用光,因為 Sam's Club 沒有提供塑膠袋,而我又再也不必跑去我們隔壁的超市買菜,沒有補充免費塑膠袋的機會...她們對我像妹妹一樣的愛護實在很感激,我現在甚至有點不想在她們離開這裡前搬家,房租漲就讓它漲吧。鄰居太太喜歡貓,餵養社區裡的流浪貓,每次去 Sam's Club都買一大袋的貓食。也許我也是被她撿起來的流浪貓一隻吧,在這個沒有人會照顧我的地方。是啊,沒有人照顧我的地方。我沒什麼機會照顧新生,也沒法開車帶人家去買菜什麼的。如果將來可以的時候,換我看顧路邊的野貓吧。
 
說到友情,當然要說 MSN。如果沒有網路,我的人生不是黑白的,而是根本成了沒訊號的電視?我不管有多專心工作,MSN 常常都是登入著的狀態,就算是裝離開後又裝忙碌魔人(或是遇到不喜歡又不得封鎖的,只好變成裝離線魔人)。(註)不見得跟朋友聊天,不見得有朋友敲我,但就這樣開著縮小在開始列的一角,累的時候就打開來看一眼,看看誰在抱怨老闆機車、客人難搞;誰想飛雪梨、誰跪求好心人接待命班、誰情人節要休假;誰換了一張耍寶的圖案、誰更新了相本;家有喜事的快去道恭喜,今天心情很差的送一個加油的表情符號過去。也許別人看我每日一變(或多變)的暱稱,也是一樣默默的,關心著我的近況。雖然不見得說上話,這樣就夠了:沒有什麼完全過不去的事情,不是只有自己陷入困境,許多人,都一樣,在為自己的生活奮鬥著啊。我們都有著快樂與悲傷,只是不同的時地處境而已。這世界這麼大,可以做的事情這麼多呢。
 
我不是堅強的不流淚的女強人;雖然看起來,或是給人的感覺,或是自己行事處理的方式,有時候是這樣;但我,其實從來都不是啊。只是時局勢態逼得我不得不如此。或者是覺悟實踐著,有沒有男人在身邊與我能不能獨立自主應該無關的,應該要無關的。雖然不見得會是如此的結局,但沒人逼著我卻是自己逼得自己要這樣做的。Robert Frost  的詩人人記著  the road not taken,  只是不管是不是走了比較少人走的那一條,都是一樣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的。
 
*  *   *
 
哎,另起一段好像還是一樣的嚴肅,我放棄啦。
 
最近話題的結尾,談我的香水新歡好了。最愛的  Chanel No.5  用完後買了一聞難忘的 Fendi  新出的 Palazzo. 大概喜歡清淡口味的會覺得它濃吧?但中後味特別好聞,橙花的基調特別明顯,會覺得自己很性感  很有女人味的香水,我實在好愛好愛。我已經把它的用香心得寫完待修,還附上諾弗勒友情贊助的義大利相關知識整理,等周末春假開始了再來貼文吧。
 
是的,最近最期待的事,就是春假了。暫且停筆工作去也,放假前最後衝刺啊。

 
 
 
一定要加註的事實:
有時懶得去圖書館就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待。這裡其實也很好,冰箱微波爐都有,
要起身去洗手間還不用大費周章的把所有貴重物品帶在身邊,只要記得鎖門就好。抽屜裡藏了一堆餅乾點心糖果調理包,椅子上披著連帽棉外套和厚毛毯;買了電茶壺隨時有熱水喝,上星期還把拖鞋都帶去了,我的小桌子是個舒適的小角落啊。
但是還是有壞處。最大的壞處就是無線網路訊號很差,但是公用電腦不能看/打中文,還是只能用筆電。所以一定要和各位現實生活裡的朋友們澄清一下:MSN 上和我講沒兩句就見我變成離線魔人,別急著懷疑我討厭你,很有可能是因為人在辦公室的關係啦。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