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在是太常發生... 留悄悄話問我事情 但是!! 沒有登入的話 我的回覆你們是看不到的啊~~ 決定公開Email看看好了 louisachang06 at gmail.com 可是不要寄垃圾信給我喔^^




是啊,不過就昨天的事。
 
惺惺相惜的 5R 跟 4R,一趟 008 飛完依依不捨,落地前躲到 747-400 尾端的隔板後,用小小的方杯墊交換了e-mail 和電話。
 
*  *  *

 
星期一美女老師來我的課堂做我的教學評量,沒多久我親愛的老闆也進來看我。一位是我的論文委員,一位是我的指導教授;教室後面有著讓我安心穩定的力量,今天的課教起來似乎也特別順利。
 
今天跟老師會面討論時談起了那天的情況,不知道她會在我的紀錄上寫什麼。老師說,很好啊。只有一點她有點兒擔心:可能是妳的個性,可能是妳之前的訓練,總之啊,妳人太好了。老師希望我繼續努力的是,除了學生覺得妳是容易親近的之外,還要建立權威感才行。後來不知講到什麼,老師開玩笑說,「現在他們可是要聽妳的喔,花生掉在地上就叫她們回來揀!報紙不可以亂丟在腳邊!廁所弄的滿地都是水一團糟叫他們回來自己清!通通都要聽妳的喔!」(註 1)
 

 
我聽見心裡喀答一聲響,什麼斷開的鍊環,勾對了角度便再次連結起來的樣子,

是那樣的事喲。



 
*  *  *

 
飛行生活的最後兩三年裡,我暫時放下自己沒事不亂換班的迷信(註 2),想飛什麼班就盡可能丟紙條喊換班。 那時預感離開這份工作的機緣已至,決定要好好把握青春的尾巴,盡情享受飛行帶給我的幸福時光。我偏愛在外站單點停留時間長的班,所以雪梨、布里斯本、西雅圖、夏威夷這類飛時不太長,在當地又停留兩三天的班都是我的最愛。這些熱門班當然不一定搶的到,所以就算是洛杉磯這種「組員基本配備」班我也能接受,不過一定要停留 48小時的 008,如果排到只停 24小時的 006 還會特意去換成 008,雖然同樣都是洛杉磯,差一個數字,整個心情處境直從走在客艙裡劍拔弩張大噴火,跳至雲鬢花顏金步搖的優雅。


於是就在那某一趟的 008,我得到了全經濟艙組員公認最爽的 duty 5R(不用排報紙、不用點餐、還躲在全飛機最後面的好位子),附帶一個看來青澀可愛,目光中卻又流露幾分慧黠的小 4R。當時還不知道,這小 4R可是那全空服網路界大名鼎鼎就我還不認識的 Rita,(而且當時不知有還更勁爆的在後面,乖乖看下去你就明白了。)整趟打工的情況在近三年後的今天,在讀了當年那全經濟艙最小的 4R 的文章,勉勉強強的想起來,喔,好像有那麼一回事,某個姐姐不知為了什麼看我們家妹妹不順眼,開口 K了她幾句,我心裡當這芝麻綠豆沒什麼,後來趁著 4R 不在廚房從中緩頰說合一番。ㄟ,再說,我都沒說話了,要 K 應該是我這個跟她打工的先 K 吧?(Rita:驚!原來當年跟我打工的那個才是大 K 姐?!)一起打工的咖相處的融洽有默契,整趟都很順利,對我來說,那次的 008 就是一個愉快順利的 flight。
 

*  *  *

 
老師對我的觀察如此一針見血,如她讀我寫的東西時總能馬上找出我的弱處,點出我想說但是沒能說,或是說不好的地方。師生兩個笑了一會兒,我認真的停下來告訴她,在這一秒之間我明白的事情。在過去的工作裡,客人不會有所謂「做錯」的地方,只有源自「不熟悉」所造成的結果:「不知道」為什麼班機會延遲起飛;「不會」按沖水的開關;「不懂」為什麼吃不到雞肉飯...不論乘客如何,身為空服員的我們就是負責默默善後輔助的角色,倘若膽敢「教育」客人,極可能被冠上服務態度不佳的大帽子被處份。就算他們真的不按規定來,絕大多數的時候,我們也要用同樣諒解體貼的語氣婉言規勸,不管心裡有多生氣多想發火,表面上還是笑咪咪的親切空服員。

 
現在我的角色轉變成了教育者,面對那些十八九歲的美國大學生,進了我的教室一切都要聽我的,跟進了客艙一切都要聽空服員的一樣。我的容忍度也不算多高,被激到怒點也是會火冒三丈,只是,在我過去的工作場合裡,我沒有受過專業的裝嚴肅訓練,又哪裡有機會練習對自己看不下去的客人大小聲發脾氣?

 
原來,教室之於我只是另一個客艙,我把我的學生們當乘客在對待著。回顧我的課程大綱,我給了他們許多自由,如我身為空服員時不可能去干涉太多客人的喜怒好惡一般。所以現在開始我要練習大聲開罵:閉嘴閉嘴!通通聽我的!Hey You! Shut up! SHUT UP!
 
我們又咯咯笑了好久。在這個沒有華航組員進駐的大學小鎮,溫暖的冬日午後。

 
*  *  *
 
溫暖的 Santa Monica 午後記憶。旅館旁的 Ralph 超市。組員愛訂的泰國小綠屋便當。斜對面的 3 號公車站。閉上眼深呼吸,它們一直都在,甚至浮出了組員置物間的密碼。

 
已不存在的 Furama 旅館樓下,一年之後,是我和 Rita 最後一次同以組員身份相見的地方。兩千多名空服員中,能留下不只擦身而過的記憶,後來還由網路相認,也是緣份呢。我常想如果沒有早年因為飛喵喵而有的許多不愉快經驗,自己會不會對在網路上對自己的真實身份保持低調這件事,不再有許多堅持?認識 Rita 的那時正遇上了我平順人生中的第一個挑戰,最後決定放棄早稻田轉戰美國,除了愛更還有更實際的,錢的理由。當遇到了從東京來的,本來會是學姐的女生,才察覺羨慕並不等於遺憾,彷彿當時的的不甘從未存在;或者是,也許我現實的明白了,有些東西不值我傾盡所有、不計停損地去爭取,轉個彎若是我的便會回來。要說這叫自私不如說是成熟了點。這些年裡,發生的事,好多好多。愛不能繼續了之後,我在自己曾經最厭惡的,最不想要久待的國度裡,靠著系上給我的獎學金,設法、想要,好好兒的在這個圈子裡,找到一個新的位置。
 
以為我漸漸忘記過去生活的時候。
 
 
*  *  *
 
用空服員的心態模式對待自己的課堂與學生,在另一個角度上來說或許可有第二個層次的解釋。我以為現今的大學教育體系猶如服務業,非但有各式各樣的福利措施以饗各方口味不同的學生消費者,教師更搖身一變成為知識的服務生;當然有熱忱、能力、和持續不倦於專業領域精益求精的,同時可稱得上為知識的生產者,知識的生產過程有哪些可能與規範暫時不在此篇討論,而不論是否具有生產者的能力,也一樣被寄予服務生的工作職責。這些嬌貴的學生和直昇機父母消費者,都對服務生端出如何的菜色有著諸多期待與要求,菜色要豐盛,更要切細切碎;太難嚼嚥的菜色便是不夠生活化應用性低;菜單選擇若是無法提供畢業即能謀得職位的養份,便舉箸不前。若是服務生沒能成功討好貴客們的胃口,輕則大名上了Rate Professor. Com 被批鬥(註3)重則全家總動員,求爺告奶的拜託網開一面。大量的學生與大量的知識產出,即便是所謂自由開放,個人主義風的美國校園,或多或少仍然可見此一雛型。身為小小的研究生,拿 TA 的薪水,做講師的事,也參與了福特主義的教育分工體制,甚至極可能一輩子參與下去。

 
姑且不去想自己能夠在哪裡找到這樣的機會,去參與。

 
能順利離開空服員工作的當事人大都有個共同點,會去想三年後、五年後、十年後「我在哪裡」這類的問題。如果我從未認真考慮這樣的問題,以我對該工作的熱愛程度,應該還在飛才是。離開後的現在,尤其最近,倒覺得,不必想太多。什麼都不必想啊不必想。步入婚姻的機會曾那樣的近,卻沒辦法把握住,不也是想再多也料不到的事嗎,所以就也同樣姑且下去吧,原來單身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成了選項。寧可不嫁,不能嫁不好。很多事情,真的,都不必多想。


 
*  *  *
 

當時那全經濟艙最小的 4R,如今早也常常坐到資深的 5R、4L 的位置了吧?
 
十九歲的第一次美國行,從洛杉磯入境。大學時喜歡過的男生,在洛杉磯攻讀他的博士學位。空服生涯第一個 OJT 大長班,動輒得咎的除夕夜,是洛杉磯。此間幾年內班表常出現的機場代號,是 LAX。與他在此淚眼相對的分離或許早已預示了日後的結局。補不到回台灣的機位,去服務台找到旅館暫住一夜。去夏威夷開會,莫名其妙遇見一張從洛杉磯出發的機票硬生生少了兩百元。同一個洛杉磯,也常是我現在回台渡假的中轉點。美國從來都不是我的家,如果要說,有哪一個機場,我對它有一點點兒熟悉,有一點點兒想念,走在裡面不會太慌張的話,這裡的航站大廈,有我滿滿的,昨日回憶。
 

*  *  *
 

 
而種種微妙而陌生的細調轉變的,還有不變的,以為遺忘在角落的,翻出到拾起的,事情們,回頭這才聽見心裡喀答一聲響,勾對了角度,便再次連結起來的樣子。
 
是那樣的事喲
 
 






 
 
還有劇情要交代:

1.      老師會知道這些,自然是因為之前跟她閒聊時說過的事情。花生那個部份我沒講過,我猜想是她自己很介意。我注意過小餅乾掉在教室地上她會馬上撿起來「不然踩碎了會到處都是很難清」,花生也是一樣的道理。

2.      以前就算明明全勤能換班也不太這麼做,除非有事情,不然一向排什麼飛什麼。說來話長,簡單解釋就是一切看老天爺的安排、個人造化,免得不動則已一變就糟糕。

3.      評鑑教授表現的網站,所有的學校科系都在上面,學生自由上去評分留言,內容大約不外乎這堂課好不好過、老師教得怎樣之類,中西各國的學生關心的都差不多吧,台灣好像沒有類似的網站?
 
 
 
 
*  *  *


 
都看到最後了為什麼都沒看到所謂的 4R 的勁爆八卦? (翻桌)
 
 
八卦啊,八卦就是…(對不起 Rita 為了本台收視率我要爆了)



 
多年之後我才後知後覺發現,這小妮子一點都不應該用什麼「可愛」形容。

 
對啦,一 點 都 不 可 愛...

 
是性感,性感,超級無敵的性感啦!!



 
 
上次見面她穿了件低胸小背心,走在那個敦化南路忠孝東路那個十字路口有沒有?人超多車超多的那個十字路口有沒有?厚,以秒殺的速度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對殺一雙,路人無不東倒西歪個個噴鼻血而亡,當下沒有女生想出現在她方圓數十尺內免得自曝其短,不怕死如我的基本上是呈現沒人注意到的透明狀態。連我們趕著在紅燈亮起的瞬間才開始急奔要過馬路,車子沒叭叭叭不說還停下來讓我們先過,各位,請自行想像那個畫面...

 
等坐下來要一起吃飯,那才是我食不知味的開始哪,不知道是應該大大方方超想看就給她用力看(羞),還是要低頭(...啊...平的!)想想,為什麼人家能,我就不能?(哭著跑開)
 

什麼?沒圖沒真相?...本來聽說這次部落格大獎有網友票選活動,想以爆乳照來幫她集氣一下,剛連去官方網站看似乎取消,所以啦,圖不要跟我伸,請大家用力、努力、拼命的以意志力操縱評審的心向,只要她得獎,我一定會以「前資深 5R 大姐」的身份出聲教訓這 4R小妹(師有明訓:妳不夠兇!要練習兇悍一點!弟子這就遵辦!)「喂!妹子!還不快把妳【身為女人的致命吸引力】秀出來給大家瞧瞧!」
 
*  *  *
 
【身為女人的致命吸引力】,當然指的是【智慧與知識】啊,再怎樣我可不能愧對女性主義,光跟著鄉民敲碗搬板凳哩。(謎之聲:明明就是帶頭起鬨的~)


 
 
 

Loui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uscake
  • 有好多術語我看不懂
    不過妳把空服員生活和學術交叉一起思考反省
    很能舉一反三喔
  • 嗯 看來有必要寫個術語表 FAQ~
    那個4R/5R 是我們在飛機上的位置
    每個位置要負責的有點不一樣
    008/006是航班代號
    新分類 打算放這類交叉思考的東西哩

    Louisachang 於 2007/11/23 15:37 回覆

  • TY^.^
  • 台灣的大學也有評鑑喔

    現在台灣大學教師也要受到評鑑
    成績列入教師考評當中
    例如敝校期中期末各有一次評鑑
    學生評語五花八門
    有溫馨感人的 有讓人笑到不行的
    也有讓老師看了陷入長期憂鬱的(汗)
  • 推最後一句^^;;

    rateprofessor.com有點像是..妳記不記得我們大一剛進去(喔天,不敢想那個是幾年前...)有份學長姐傳下來的非官方教授評鑑啊?通識要選誰啊之類的,非常有”參考價值”啊~現在自己當了老師才能體會,自己的名字如果上榜壓力有多大啊!

    Louisachang 於 2007/11/24 08:13 回覆

  • 小綠
  • 我非常喜歡這篇文章,姊姊妳寫得真好。 :)
  • 不敢不敢 小綠過獎啦~

    Louisachang 於 2007/11/26 14:06 回覆

  • tapli
  • 我有意志力,意志力! 意志力! 意志力!
    請賜圖(伸手)
  • 快用你的執念
    逼迫評審拿獎來換吧~喔耶

    Louisachang 於 2007/11/26 14:08 回覆

  • Weiping
  • 我們大一的時候有那種非正式的教師評鑑!?我怎麼都沒看過 :~~~~~~~~~~~
    大一啊...唉,都可以用兩隻手數了(好可怕!!)
  • 小平應該是忘記了? 是本薄薄的小手冊或是在小手冊的附頁裡...年代久遠該不會一切都是出自我的幻想? (我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我老了的關係)

    Louisachang 於 2007/11/26 14:16 回覆

  • 悄悄話
  • makoto
  • 嗯就算沒有流紙面(通常是放在社團或系上的迎新手冊吧?)有會口耳相傳啊.什麼劉福增的理則學啊, 還有寶石學啊...
  • 劉福增這名字有熟到雖然沒去修, 寶石學就沒印象哩,是地質系的課嗎?

    我比較想上孫維新的認識星空啦 (TY去幫我要簽名啊)

    Louisachang 於 2007/11/27 14:47 回覆

  • makoto
  • 認識星空是後來才有的啊,至少我大一的時候沒有. 孫維新去參加天文社就有機會跟他熟啦! 不過我雖然是天文社的, 但我跟他不熟~ XD
  • 啊~來不及啦..

    Louisachang 於 2007/11/28 10:31 回覆

  • foxrose
  • 嘿嘿嘿 我有上過認識星空噢
    大一的人不容易認認星空吧
    都是高年級優先啊
    我是大五才終於修到的!!

    我上過一個森林系老師開的地雷通識課
    還要買他的書 真是邪惡
  • 好好喔!! 羨慕~
    那麼"賞心悅目"的課~

    那位邪惡的老師
    要是不叫他學生買書的話
    他的書就賣不掉了對吧!!

    Louisachang 於 2007/11/28 10:34 回覆